只有当人挣脱了所有各种可能的期望,从而返回赤裸和冰冷的存在本身,人才能领会到精神上的安宁,而精神的安宁却是幸福的构成基础。

身体的健康是幸福的首要因素,其次重要的是一种独立生活和免于忧虑的能力。

那些避免与同类过往甚密的人才是幸福的人。

虚荣使人健谈,但骄傲却让人沉默。

人的合群性大概和他们知识的贫乏,以及俗气成正比。取悦我们所需要的思想深度刚好就是我们自己的思想深度。

只要我们有机会认清古今多少伟人曾受过蠹虫的蔑视,也就晓得在乎别人怎么说便是太尊敬别人了。

如果一个人能享有自己卓越的、与众不同的精神个性所带来的乐趣,那么,普通大众所追求的大部分的大部分乐趣对他来说,都是纯粹多余的,甚至是一种烦恼和累赘。

一般来说,你与他人的关系越密切——无论这种关系是工作关系还是私人交情——你的生活就越糟糕。

我们应该牢牢记住时间的作用,以及事物昙花一现的本质。所以,对任何正在发生的事情我们都要清晰地想象到其相反的一面。一个明智的人就是一个不会被表面现象所欺骗的人,他甚至预见到了事情将往哪一方向变化。

由于主观和客观的条件,一个人越不需要和别人打交道,那么他的处境就越好。因为孤独是幸福、安乐的源泉,只有那些依靠自己,能从一切事物当中体会自身的人才是处境最妙的人。

一个人在其人生旅途中随时准备做并且能够做到以下两件事:防患于未然与豁达大度。前者使他避免损失和伤害,后者使他避开冲突和争吵。

每个出色的人,当他过了40岁以后,他就很难摆脱掉对人的某种程度的憎恶。因为,很自然地,他通过自己推断别人,而逐渐对人感到失望。他看到人们无论思想还是感情,都不是与他同处一个水平线上,而是远远逊色于他。他因而希望避免与这些人来往,因为一般来说,每一个人对独处,既有与自己为伴的喜爱抑或憎恶,又由他自身的内在价值所决定。

别人为了想表示自己的重要性,也不得不根本忽视你的存在。

我们用不着抱怨世俗目的的卑下,因为不管人们说什么,它们却牢牢地统治着世界。

越是高贵的力量所带来的快乐,其再现性就越高,所获得的幸福就越稳定。

每种快感的产生都只是一种需求的缓解,因为需求的消失而导致快感的消失,是丝毫不值得抱怨的。

美的享受,与对智慧、真理的追求密切相关。

朋友都说自己是真诚的,其实敌人才是真诚的。所以,我们应该把敌人的抨击、指责作为苦口良药,以此更多地了解自己。

普通人耗神于如何打发时间,精干的人却耗神于如何有效利用时间。

尘世间的每一朵玫瑰都是有刺的,如果因为怕刺扎手就此舍之,那么你永远也不能得到玫瑰的芬芳。

人们在这个世界上要么选择独处,要么选择庸俗,除此之外,再也没有更多别的选择了。

患难之交真的那么稀有吗?恰恰相反,我们一旦和某人交上的朋友,他就开始患难了,就向我们借钱了。

每个人都应该以他人为镜,从这面镜子可以清楚比看到自己的缺点、恶行及其他的不好之处。

憎恶和发怒的关系,就像慢性病与急性病之间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