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罗晓军

  2019年8月8日,即将一叶知秋的立秋日。我和朋友相约湖北潜江楚章华台一游,现场触摸古云梦泽的沧海桑田,见微知著楚文化的历史沉淀。

  在楚文化发源地之一的湖北潜江,有一个可与西方空中花园争奇斗艳、并与西安秦兵马俑一起辉耀华夏的奇观——楚章华台。楚国,一度是世界第一大国,它不仅是华夏大地上文化最灿烂辉煌的诸侯国,也曾经是全世界文明的最高峰。章华台是中国帝王园林化宫殿建筑和离宫建筑的鼻祖,也是中国最早的圆明园,是楚文化重要代表作之一。公元前6世纪,章华台与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古巴比伦空中花园,并驾齐驱,交相辉映。从世界古代同时期园林建筑艺术成就看,章华台更胜一筹引领风骚;“西方有空中花园,东方有楚章华台”,实至名归。就国内而言,从2500年前春秋战国至秦朝时期历史文化遗存的扛鼎之作看,“北有兵马俑,南有章华台”名副其实。

  章华台位于潜江西南30公里的龙湾国家考古遗址公园。遗址公园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目前主要参观景点是章华台基址展示馆和龙湾遗址博物馆。空中花园和巴比伦文明一样,早已淹没在滚滚黄沙之中;章华台也湮灭在战火的尘埃中,但楚文化却成为中华文明的积淀和延续。和现在的兵马俑相比,章华台遗址,已没有了2500年前立体建筑群首屈一指的大气磅礴,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先从博物馆中,去感知她历史厚重的华美壮丽。

  吃完早饭,趁天高气爽,我们驱车沿省道S219一路向南,过后湖高速行18公里,首先抵达第一个景点——龙湾遗址博物馆。博物馆位于龙湾遗址放鹰台遗址群重点保护区西侧,占地面积3公顷,建筑面积6000平方米,建筑风格为夯土台基造型,是龙湾遗址出土文物典藏、陈列和研究重要场所。其馆内有《天下第一台一一章华台》大型文物主题展览,展览分“非我莫属、发现龙湾、章华之胜、任重道远”四个部分,再现早期皇家花园与离宫的巅峰面貌。

  步入博物馆序厅,章华台遗址主题浮雕扑面而来,

王者风范、霸气侧漏。

  序厅左拐,是展览的第一部分是,非我莫属。春秋时期,古云梦泽湖退沼缩,江汉平原成为楚国粮仓和天然猎场。

  步入展厅,左侧橱室和右侧大气开阔的中庭活态微缩景观呈现云梦之泽,给我们带来震撼的视觉冲击。

  观众靠近时,屏幕自动感应,中心玻璃上古代水系贯穿全屏。

  氤氲(yīnyūn)湿地、曲水流觞(shāng)、色彩斑斓、飞鸟翔集;江离、泽兰等植物随风摇曳,犀牛、麋鹿、野猪、原鸡等野生动物灵动穿梭;屏幕上远处的宫苑群落若隐若现,仿佛置身数千年前江南之梦、楚王游猎的原始古境。

  驻足细看精美的图文展板,春秋初期江汉间的地缘政治格局、春秋中期以后楚国的疆土变迁一目了然。吴晋结盟之后的向戌弥兵,调整战略后的灵王兴霸,需要一个载体,既可做重要外交礼仪场所兼狩猎练兵军事基地;又可做歌舞悠扬别馆离宫来张扬楚人文化性格。章华宫适逢其时,应运而生。有意思的是,这里还运用微缩模型场景,栩栩如生地还原楚灵王大兴土木,动八万之众修建章华台的壮观施工场面。

  展览的第二部分是,发现龙湾。

  章华台遗址发现者,是原潜江博物馆馆长罗仲全。罗老先生今年93岁,在当今中国考古界;北京大学考古系教授邹衡称赞他“为中国考古学立下大功”。章华台的发现,是文献研究的成果与考古发现完美的相互印证。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历史学家、历史地理学家,中国历史地理学科主要奠基人和开拓者谭其骧,在他之前编著的《辞海》和《中国国家地图集历史地图集》中,都将章华台定在潜江西南。原湖北省农科院黄红军《何处三国周郎赤壁》里面提到,章华台与古华容城在今潜江熊口附近。这些文献研究成果,坚定了罗仲全寻找章华台遗址的信心。在罗馆长锲而不舍的努力和世界级专家的权威考古发掘下,多年来关于楚章华台遗址的众说纷纭,终于尘埃落定。

  章华台土坡上面,以前有个巨大的香碗,谁都不敢在那种庄稼。附近水章台的村民都姓章,华家台的都姓华。每年清明节和鬼节,这两个村庄的人,都要到章华台那个土坡上去烧香祭拜。为什么要祭拜?土坡上为什么不种庄稼?村里人概不知晓;只知道先人是这么交代的,千百年来延续至今。1984年,罗仲全根据相关文献记载,考古发现龙湾遗址。大家这才明白,两个村庄数千年守望的,居然是赫赫有名的古章华台,这跟成吉思汗后人留守神秘村庄的故事如出一辙。

  从罗仲全发现章华台在龙湾的历史线索,到初步的考察,再到著名历史地理学家谭其骧先生的论证一锤定音——章华台遗址在潜江龙湾!其间,揭开龙湾遗址神秘面纱的过程,历尽千辛。

  展厅设置沉浸式考古场景。

  观众在温暖黄晕的展厅,足踏大片的承重玻璃,近距离俯看考古发掘地面。

  展厨里展出黄罗岗、放鹰台、郑家湖等遗址出土的精美文物,

讲述龙湾遗址的考古发现和研究成果。

文物碎片散落其中,

文化记忆在此沉淀,

历史故事在此唤醒,

考察龙湾遗址过程中的轶事趣闻俯身可得。

  展览的第三部分是,章华之胜。

  章华台,又称章华宫,是公元前540年至535年,楚灵王举全国之力历时六年修建的离宫,是我国发现年代最早、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高台园林建筑基址;占地方圆四十里,以章华台为主体的22个宫殿建筑群富丽堂皇、气势雄伟,蔚为壮观,史称“天下第一台”。史料记载,章华台“台高十丈”(约23米)“基广十五丈”(约40米),“以金玉装饰”华丽壮观;台周围修建了大量亭台楼榭,极尽魅丽。章华既是台名,又是宫名。章华台是章华宫的主体建筑,是章华台其中的一座。只不过,章华宫以章华台而名扬天下,她本身的光泽,基本被章华台取而代之。

  章华台遗址(章华宫)面积中心地区东西长3华里,南北宽2-3华里,除了被当地人称为台子的22个层台式宫殿,还有古河道、古楚湖、古墓葬群等,总面积280多万平方米,是北京故宫面积的整整4倍。楚灵王曾幻想将周天子才能拥有的九鼎置于其中。章华台有比潜江张金黄罗岗郢都更豪华奢侈的宫殿,更幽雅美丽的环境;楚灵王流连忘返,与美人日宴夜息于台上,管弦之声,昼夜不绝,鼎盛之时,万人共欢。“灵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殍”,宫女曲栏拾级而上,登台途中需休息三次,章华台又被称为“三休台”、“细腰宫”。

“楚腰纤细掌中轻”,诗人杜牧诗句背后,哪里知道宫女们过度瘦身的心酸可怜。一些宫女怕腰粗失宠,甚至过度节食致死。现在,在章华台遗址,还有一种翠红色的花草,犹如宫女斑斑殷血点染而成,叫宫女草。唐代诗人李商隐游章华台后,曾愤然赋诗:“梦泽悲风动白茅,楚王葬尽满城娇。未知歌舞能多少,虚减宫厨为细腰。”

  “楚王好细腰”的典故还衍生出了一个经久不息的时尚词汇“小蛮腰”。当时楚国所处地理位置,被中原王朝其他诸侯列国及视为“荆蛮”之地;楚国宫女们楚楚动人的杨柳细腰,也就被列国称之为“小蛮腰”或“楚腰”;这一带有浓郁地域文化色彩的词汇,一直沿用到了2500多年后的今天。时至今日,“小蛮腰”已成为现代女性追求健康与美、梦寐以求的时尚潮流;不过此腰非彼腰,现在的小蛮腰,是运动健身和科学饮食的结果。

  章华台在歌舞表演艺术上以细腰为美,在世界文化史上留下美誉。在展厅提供的全息成像表演的歌舞中,小蛮腰婀娜多姿的细腰美学,可窥一斑。据说,章华宫内数千细腰美女保持身材窈窕的秘密之一,就是宫廷晚餐吃一种叫焌(qū)米茶的细腰茶。因为可以清心养颜、瘦身美体、降脂抗衰,这种美人茶从章华宫传到民间,在潜江等地流行至今,现在还是江汉平原老百姓夏天特有的解渴消暑最爱,在大部分餐馆和早餐摊点都有免费提供。

  展厅提供虚拟现实技术和幻影成像技术。巨幅呈现1号宫殿的基址四壁,观众带上VR眼镜后,章华台黄色台基夯实矗立,朱红色立柱拔地而起,视觉盛宴震撼人心。

  观众拾级而上,三维动画再现章华宫的建筑漫游动画,灰色板瓦简瓦屋面,紫贝鱼鳞为饰的楚宫御道,

  宏伟壮观的登楼台阶,气势磅礴的大型廊庑,仿佛穿越时空来到春秋时期,感受章华宫的建筑之美,全面具象表达建筑群落的整体规模和宫苑布局。

章华台存在的时间为 257年(公元前535-公元前278年),郢都为秦军攻破,章华台被付之一炬,基本化为灰烬。展厅采用影像投影的方式,演绎了章华台毁于大火的遗憾过程,以及通过实物展品呈现了大火烧过的痕迹。

  芈月的玄孙秦始皇嬴政,横扫包括楚国在内的六国,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封建王朝。然而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自古至今没有不灭之王朝。秦朝建立后在短短16年,就被楚人项羽、刘邦所灭。章华台比秦帝国号称天下第一天下宫的阿房宫先建300多年,当年白起火烧章华台,谁料想72年之后,阿房宫以及秦始皇陵的地面建筑被楚将项羽毁之一炬。兵马俑一二号俑坑也被焚烧塌陷。冤冤相报的结果,却永久地对人类文明遗迹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毁。综观数千年来的东西方兴衰史,哪一场战争不是对文明的破坏呢?

  展览的第四部分是,任重道远。

  考古学家认为龙湾遗址由两部分构成:除了章华台,还有已被史学权威确认为楚国城址中第一个春秋城——黄罗岗遗址。

  原中国历史博物馆馆长、著名考古学家、中国楚文化研究会会长俞伟超教授考察认为:黄罗岗遗址是春秋中晚期的楚城,早于已蜚声海内外的荆州纪南城,是迄今为止已发现的楚国城址中第一个春秋城;为探索早期郢都遗址提供了重要线索。章华台和黄罗岗相距5公里,二者之间连片地方,在2500年前都是楚国繁华的都城,也是后来西汉华容县城所在地。

  楚国八百多年,都城曾多次迁徙,其迁都之频繁,是其他周初诸侯所难以比拟的。楚人有将都城命名为郢的习惯;对于郢城,史籍大多语焉不详,说法也不一致。《史记》记载,楚文王始都郢;司马迁并没有具体论及郢都在何地。比纪南的郢都城大好几倍的黄罗岗横空出世,会不会就是楚文王在江汉平原建的第一个郢都?春秋晚期,楚昭王十一年,楚都会不会是由黄罗岗迁到江陵纪南城的?始郢都的千古之谜,还有待专家学者们进一步挖掘和研究去破解。但不管怎么说,作为曾经的楚国最早都城、古华容城所在地,二千多年前的潜江,曾经是楚国文化的中心和楚文化的发源地之一,毋容置疑。

  文化遗产保护的最终目的,是为了人类的永续利用。

  其实,现存的人类历史文化遗存,多源自当年执政者的奢侈糜烂;

  无论当时决策者处于何目的,我们今天更应该惊叹和敬仰的,是古代劳动人民聪明智慧。

  细看“龙湾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沙盘模型,集文化遗产展示、考古发掘研究、休闲旅游于一体的楚文化保护与展示园区的美好蓝图,尽展楚韵,一览无余。

  博物馆参观结束前,在右侧出口,有一个豪华放映厅,可以在这里一边休息,一边观看循环放映的专题片《传奇章华耀千古》。我们参观章华台之前,可以通过此片,生动形象地感知其历史知识,了解了文化遗产保护、考古发掘研究的故事,对身临其境一睹灿烂的古楚文化风采充满期待。

  出博物馆,沿章华台路继续驱车向东行约两公里,便是我们此行要参观章华台遗址。顺着曲曲弯弯的青石板路,经过一个大型广场,走向9米高近百米长的正方形台基式展馆建筑,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大气磅礴的几个大字:天下第一台——章华台。

  巨幅浮雕跃然,眼前瞬间穿越: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细腰美女,在水一方。驻足拍照,思绪万千;勃然聊发我们思古之幽情。

  楚国宫殿章华台遗址通体红色,有两条参观游览路线,我们选择的是遗址底部回廊式展厅—古码头—遗迹顶部模拟复原展示区,这条路线我称之为“穿越时空”。还有一条与此反向的路线,我称之为“返璞归真”。在遗址底部展厅左入口,恰好碰到两个西安来的游客,得知我去过兵马俑,便一同结伴游玩。为淡化参观历史真迹之肃穆庄重,给穿越时空之旅添些乐趣,临时客串导游时,我把游玩分成漫步春秋、云梦风泽、极目楚天、思古之幽、历史定位五个部分。

  

  漫步春秋,就是参观遗址底部回廊式展厅。从遗址南面左入口进入,沿底部回廊式展厅徐步向前,我们依次参观了基址南面与东面的展厅,南面为宫殿基址南墙与柱子洞遗迹,东面为东侧门遗迹和贝壳甬路遗迹。

  透过玻璃橱窗,可以近距离原貌看见古贝壳路、排水管、夯土墙断面、东侧门等古遗址真迹。

  

  章华台出土了数十万件宫殿陶质瓦碎片,以及大量铜带钩、箭镞、剑、漆案足、陶鼎、简瓦、板瓦等。

  展厅橱窗有部分出土的瓦当、铜门环等古楚文物。

  

  在东展厅,有一条宽约2.4米、长约10米以紫贝缀砌径道,穿门而过,横到了宫柱基之前。这是世界上第一条用钱贝铺成的宫路,穿过数千年的时光隧道,依然能想像出她当年的银光闪闪、璀璨耀眼。在古代,贝壳就是货币;贝壳铺路,是为了尽显奢华,在全国尚属首次发现。屈原在《九歌》中写到:“鱼鳞屋兮龙堂,紫贝阙兮朱宫”。贝壳路的发现,再次证明这是一座非同凡响的楚王宫建筑遗址。

  遗址出土的春秋时期楚国的贝壳路、陶制排水管、

  青铜鼎等全国独一无二的考古发现,

  都具有极高的历史文化价值。

  云梦风泽,就是参观原地仿建的古码头。

  从基址东展厅出来,在章华台主台右侧,是与古河道及古楚湖互联互通的古码头。章华台作为离宫,有层台、殿堂、寝室、府库、武器库、作坊、码头,周边有千余间房屋,可住万人。楚灵王下令修陂挖渠,引汉水环流章华台,让楼台水榭融为一体。除了陆路,曾修人工河道来往于此;楚灵王还可以坐船走水路经东面的古码头直接到达宫殿。古码头配有亲水平台,要是有仿古楚游船,画面就灵动雅致了。

  极目楚天,就是参观遗迹顶部模拟复原展示区,登高望远。游完古码头,我们沿遗址东面走道环廊拾级而上,便到达章华台遗址展示顶部露天部分。这里是按1:1比例对章华台基址发掘遗迹的模拟复原展示区。

  沿着周边的参观步道,通过展示区在东、南、西、北设置的五处观看平台,

  可以身临其境地观看基址挖掘遗迹。

  有一层台的排水管道、廊柱洞,二层台环绕三层台的贝壳路,

三层台的宫殿建筑遗迹等。

  春秋时期三层台的宫殿基址,在全国东周遗址中是首次发现;

  土木结合的榫卯结构大型柱洞、土木结构夯土台基,台内地梁的设置,以及贝壳路、完整的地下排水管道,在全国均属罕见。

  遗址所用的东周时期红色火烧砌墙砖,在我国考古史上,也是首次发现。

  

  登上展示区西北角约5米高木架结构观景瞭望塔楼,俯瞰章华台复原遗址全景,可观章华台典型的南国水乡离宫别馆布局,北高南低,高低错落;台内回廊穿梭于三个层台之间,台外贝壳路东、南、西三面环绕。台南是宽阔的迎宾广场,台北有回廊—天井组合的幽静庭院,台周为亭廊结合的曲廊环绕,台东直通汉水古河奔流,台西楚家湖碧波荡漾。

  举目望远,包括水章台、打鼓台、荷花台、徐公台等在内的章华宫,尽收眼底。

  与东周时期的楚灵王有关的,如上下其手、削足适履、南桔北枳、挥汗成雨、比肩接踵、尾大不掉、卖国求荣、包藏祸心等成语或典故仿佛犹在耳畔。只是那巍峨雄伟、气势磅礴的彩绘彤缕不再,陈设奢华、三休乃止的层台楼榭也无可奈何花落去,无数珍奇散尽于湖泊泥沼之中。

  时光凋落的花瓣,何以复生。千古之谜的扑朔,无解何妨?眼前貌不惊人的土堆,剥离了它曾经所有的雕饰与繁复。我们只能在古人留下的文字中,复原具象。

“章”、“华”二字,都是古代视为华美、吉祥的象征,楚人当年以“章华”来命名其最骄傲的建筑,是集实物、名称、众美于一身。好在历代以来,我国的经、传、史、赋、诗、文对于楚灵王章华台的描述不绝于书,在古籍《左传》、《国语》、《韩非子》和《史记》、《汉书》、《后汉书》以及《水经注》等大量文献中均有记载。

  

  仅唐诗就有约30首描述过章华台,让我们去具象当年的霓裳羽衣风拂槛,缠绵悱恻不夜天。李白有“狂风吹古月,窃弄章华台”,“浮云本无意,吹落章华台”的描述;白居易有“云梦春仍猎,章华夜不归”;王建有“章华宫人夜上楼,君王望月西山头”,“应向章华台下醉,莫冲云雨夜深寒”。

  思古之幽,就是重温关于章华台的历史故事和典故,还原一段历史上的曾经,让璀璨的楚文化焕发新的熠熠生辉生命力。东周时期的楚灵王是历史上有名的昏君之一,不思进取,安于享受,生活奢侈糜烂。中学语文教材中,有一个大家耳熟能详的故事《晏子使楚》;他就是故事中那个自以为是、自取其辱的楚王。

  “霸业荒残尽,虚名只细腰”。章华台打开了衰败的潘多拉之盒,盛世崩塌,瞬散繁华,众叛亲离,楚灵王最终自缢身亡。楚灵王败絮其中,楚灵王的爷爷却是三年不鸣,一鸣惊人;饮马黄河,问鼎中原的一代枭雄楚庄王。这爷孙俩做人的差距实在有点大。从楚庄王到楚共王,再到楚灵王四兄弟,他们祖孙三代有七个人当过楚王。这祖孙三代的人生和故事,给汉语词汇贡献了狼子野心、鞭长莫及、尔虞我诈、多难兴邦、各自为政、唯命是从、百步穿杨、甚嚣尘上、疲于奔命、风吹草动、天罗地网、同病相怜、同仇敌忾、倒行逆施等上百个经典成语,秦皇汉武也没有做到。

  始于荣华终于凋零的章华台,也留下了芈月和屈原的故事。芈月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太后,“太后”称谓亦始见于她;中国历史上太后专权由她而始,甚至连垂帘也不用,可见其真的是霸气侧漏了。芈月一生可谓波澜壮阔,她成为太后,把持朝政40多年。

  是她让秦国走出内乱,把弱小秦国变成雄踞六国的强秦,灭了义渠国,解决了秦国二十多代君王五百多年没有解决的秦国边患,灭蜀弱楚,为秦朝统一天下奠定了基础。她是秦始皇爷爷的奶奶;秦始皇嬴政是她玄孙,叫她太奶奶。据考古发现,秦兵马俑上有残存的‘芈月’,阿房宫筒瓦上有‘芈月’的合体陶文;连秦陵兵马俑的官兵,大多是楚军的打扮。

  

  2015年底,电视连续剧《芈月传》的热播,使芈月和章华台进入了大众的视野。秦始皇的太祖奶奶芈月的娘家,就在湖北潜江。《芈月传》的前15集就以章华台为背景。芈月出生在潜江,楚威王赐芈月母女章华台,芈月在章华台生活长大。潜江龙湾作为“芈月故里”,当之无愧。2016年5月份,《芈月传》中小芈月的扮演者柴蔚,寻访故里游章华台后感叹:“现实中的章华台,比戏中父王赐予的更美、更震撼。”

  

  屈原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位伟大诗人,也是全世界共同纪念的文化名人之一。他的《离骚》、《橘颂》、《九歌》等作品,既是我们文明史上璀璨千秋的明珠,也是世界文库难得的瑰宝。芈月给屈原和章华台带来过荣耀,也带来过毁灭性坎坷。芈月曾经是屈原的学生,芈月为秦国极大地削弱了母国楚国实力。芈月收的狼孩弟弟秦将白起一把火烧了章华台。绝望中,报国无门的屈原跳进了汨罗江;便有了端午节起源之一的传说。

  历史定位,就是放在世界和国内的标尺上,还原章华台的卓尔不凡。简而言之,章华台的重新对标,应该是“西方有空中花园,东方有楚章华台”;“ 北有兵马俑,南有章华台”。

  考古学家俞伟超说,历史已逝,考古学使她复活。章华台是中国也是世界离宫园林之母,空中花园从规模和艺术成就上,皆逊色于章华台。秦兵马俑在中国的雕塑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在专业方向领域上,不具备可比性,但就里程碑式文化艺术成就而言,二者不分伯仲、足以比肩。就像埃及胡夫金字塔、巴比伦空中花园、阿尔忒弥斯神庙、奥林匹亚宙斯神像、摩索拉斯陵墓、罗德岛太阳神巨像和亚历山大灯塔一样,他们或建筑,或园林,或雕塑,只要是人造宏伟景观,就不妨碍他们成为世界七大奇迹。

  就历史遗存的可视度而言,曾经的世界七大奇迹中,只有金字塔得以保存至今却依然在风化;风侵雨蚀的章华台当然和兵马俑不可同日而视。但从来就没有什么能永垂不朽,没有什么可以抗得住时光变迁,谁也无法停止沧海桑田,也不存在亘古绵长、永恒不变的历史遗存。现在一些可视化程度高名胜古迹,总有一天,也会抵不过岁月的风霜雪雨。正因为有了文化照耀和传承,它们才没有被风化成时间的标本,没有变成既熟悉又陌生的地名,而是活出了数千年的生命。我们没办法阻止岁月对历史遗存的侵蚀,但我们可以选择去还原和具象历史遗存曾经的卓越俊逸。尊重历史,人类文明才能源远流长。

  公元前6世纪,巴比伦王国的尼布甲尼撒二世,为其患思乡病的王妃安美依迪丝修建了空中花园,又称悬苑。差不多同一时期,为建天下最为豪华的宫殿来彰显楚国盛世荣耀,楚灵王建造了举世无双的章华台。公元前3世纪,旅行家安提帕特列举在地中海东部沿岸地区七座宏伟的建筑和雕塑,称之为“世界七大奇迹”。到公元2世纪,希腊学者在品评世界各地著名建筑和雕塑品时,沿袭了这一说法。空中花园列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从此闻名遐迩。遗憾的是,这七大奇迹虽名冠世界,却没有涉及东方;视野所限,难免以偏概全。

  研究表明,就离宫建筑和园林景观建筑而言,中国从古代至近代,一直领先遥遥于西方。章华台“原生山水融景观,大型水体秀园林”世界首创,景随境生,得景随形;其美轮美奂和《国语·楚语》楚灵王伍举论美,在世界上引发了第一个有文字记录关于“美”的衡量品赏标准,为中国美学史乃至世界美学史,作出来独特贡献。

  古巴比伦的空中花园,立体造园法虽颇具匠心,不过是在建筑上叠加了花园和浇灌系统。从体量看,空中花园遗址面积只有1260平方米,章华宫是它的2200多倍;仅其中的章华台就比空中花园气势恢宏。就建筑与自然环境、人工与巧夺天工的完美融通而言,章华台堪称完美的创意境界,更是空中花园远未达到、难以企及的。章华台作为中国也是世界超级庞大复杂人工自然园林景观之滥觞,在世界建筑景观史上举足轻重。空中花园能成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同时期遥遥领先的章华台,自然实际位列古代世界级奇迹;说“西方有空中花园,东方有楚章华台”,实不为过。

  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的兵马俑,1987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批准为《世界遗产名录》,先后有200多位外国元首和政府首脑参观访问,被誉为世界十大古墓稀世珍宝之一,当之无愧地成为中国古代辉煌文明的一张金字名片。法国总统希拉克:“世界上有七大奇迹,秦俑的发现,可以说是八大奇迹了。不看金字塔不算真正到过埃及,不看秦俑不算真正到过中国。”

  秦俑,是中国古代塑造艺术臻于成熟的标志。它既继承了战国以来中国的陶塑传统,又为唐代塑造艺术的繁荣奠定了基础,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被誉为“人类古代精神文明的瑰宝”。兵马俑,作为中华文明的精神标识,是传承和弘扬优秀中华文化的最佳名片。但是尽观史料,竟然无法在一部典籍中找出有关兵马俑一个字的记载,这是因为,1974年3月,当地农民打井抗旱时,兵马俑才开始被发现挖掘;古人留下的文字和诗词几乎难觅踪影,成为丰富其文化底蕴的一大憾事。

  公元前323年6月10日,地球之西的亚历山大大帝去世,他凭借武力荡平波斯帝国建立的横跨亚、欧、非三大洲的帝国,也是世界上领土面积最大的第一大国,随之分崩离析。就在同一年,楚国开疆已达方圆五千里。于是,楚国登上了盛世顶峰,成为当时世界上疆土最广、文化发达的第一大国。在公元前323年以后的10年间,楚国都是世界第一大国,比当时波斯帝国的版图还大;也是当仁不让的世界第一富国和强国。

  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十余年,楚南公“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预言一语成谶。 古老的楚文化,在血与火的洗礼中,淬炼出惊人的生命力,影响着后世。推翻秦朝,建立汉朝的开国皇帝便是楚人刘邦。汉王朝的建立,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认为是楚人的胜利。秦、汉大一统,最终完成了南北文化的融汇。国内外专家研究表明,世界四大原创文明曾经是巴比伦文明、埃及文明、印度文明和中华文明,留存至今比较完整且没有中断的只有中华文明;其他三个,早已模糊在了历史的烟尘之中。而中华文明,主要由图腾为龙的中原文化和图腾为凤的楚文化构成,龙飞凤舞,交相融合;兼收并蓄,五十六个民族文化精华逐渐尽入其中。

  著名楚文化研究专家张正明认为,就春秋战国时代而言,即楚文化和中原文化。楚文化在世界上也是第一流的,足与希腊文化相媲美。古希腊文明是巴比伦文明和埃及文明在地中海的遇合,是灿烂欧洲文明的开端,对于世界文明至关重要。楚文化和古希腊文化,二者大致同时登上当时文明的最高峰,东西辉映,可相媲美。曾几何时,章华台就是“东方的雅典”一张靓丽的名片。

  楚文化创造了博大精深、流光溢彩的中国古代南方文化,包括历史地位辉煌、震古铄今的楚建筑文化。数千年来,章华台作为楚文化的杰出代表作和重要实证,已成为中华民族建筑艺术绚丽多姿的奇葩,成为中国古代建筑史上当之无愧的传奇。章华台在建筑领域历史性开创的建筑构思,在中国台型建筑发展史上有着重大意义。以章华台为代表的楚国宫殿园林,代表着当时土木建造世界最高水平,在我国古代建筑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为先秦建筑的翘楚,对同时代和后世的园林建筑影响极为深远。

后来的台类建筑,如秦都咸阳未建成的“天下第一宫”阿房宫,与万里长城、秦始皇陵等并称为“秦始皇的四大工程”,其建造演变的风格手法,都可以找到“章华”之影。受章华台影响最早、最直接的,是吴国的姑苏台。章华台建成仅20年,吴王阖闾命楚国旧臣伍子胥,运用章华台营造技术,倾举国之力,耗时8年(夫差续建完成),在苏州建造供他们寻欢作乐的姑苏台。

  “姑苏台上乌栖时,吴王宫里醉西施”这一洗练描述,就是出自唐朝诗人李白作品《乌栖曲》。“江南园林甲天下,苏州园林甲江南”。作为中华园林文化的翘楚和骄傲、蜚声中外的苏州园林,就深得章华台和姑苏台水影花光的血脉和神韵。即便放在两千多年历史长河的考古发掘,看秦楚建筑和艺术成就巅峰辉煌的代表作,北有兵马俑,南有章华台,也名副其实。

  游完章华台,两位西安游客感慨不虚此行。他们说,今天才知道章华台有这么多鲜为人知的故事。北有兵马俑,南有章华台,文化真宝藏,双星耀中华。

从章华台出来,和朋友说,搂草打兔子,咱顺带也去看了一下古华容道,也算是一游三得吧。在章华路口往南约500米的下一个路口,路牌上标华容路;右转,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华容道的一部分。“诸葛亮智算华容,关云长义释曹操”,是《三国演义》中的重点篇章,这个世人皆知的一个故事就发生在这里。东汉末年,曹操自乌林败走华容道时,所经过的正是华容县东,原来的云梦主体,此时步兵已可通过,只不过泥泞难走。

  公元前535年,楚灵王修建章华台。300多年后,公元前206年,西汉开国皇帝刘邦设立华容县。《左传·昭公七年》西晋著名军事家、历史 学家杜预注云:“楚章华台在华容城内”。据《资治通鉴》注释中的说法,就是“从此道可至华容也”。这里所说的华容,当然是指华容县城。华容道也就是赤壁战争中曹军逃入华容县界后向华容县城逃跑的路线。

  楚灵王建章华台时,怎么也想不到,700多年后,曹操败走华容道的故事,比他当年耗巨资建的天下第一台的国际知名度还高。三国演义中诸葛亮火烧赤壁、曹操83万人马下江南败走华容道,这个世界上以少胜多的经典战役,在英国等西方国家中小学课本里都有这个故事。由这个故事衍生出来的古老中国民间益智游戏华容道,以其变化多端、百玩不厌的特点与魔方、独立钻石棋一起,被国外智力专家并称为“智力游戏界的三个不可思议”。它与七巧板、九连环等中国传统益智玩具一起,还有一个美滋滋的代名词叫作“中国的难题”。

  沧海桑田后的华容道两侧,现在已是绿树成荫,荷叶田田,稻谷飘香;当年的神机妙算、仓惶溃逃和义薄云天,也早已成为过眼云烟。不过,感觉这只搂草打来的兔子不一般;希望没有为这篇游记狗尾续貂、画蛇添足吧。

(摄影:罗晓军、张文华、张一平等;部分相片来自网络;在此,一并致谢。)

附:(按时间顺序排列)
《今日头条》
《江汉看看》
《潜城通》
《湖北旅游》
《柬中文化》
《江汉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