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总想在院子里种几棵果树,想了两年了,我们还没有想好种什么。

一夜雨声,睡不着了的我,没有家里大肥猫的淡定,看着它睡在边上怡然的样子,不禁有些生气,总想一脚把它踢下床去,但看着它美美的样子,终没有忍心踢下那一脚。

听着雨声,想想可怜的自己吧!牙疼得肿了,也许疼的没了感觉。半年来,每当我有胃口时,它们就会搅我吃的欲望,三个月前下定决心拔了一颗,想留着另一颗多陪陪我,结果三天来的表现,让我彻底失去信心,明天一定要拔了它,虽然它于我不离不弃,我却实在不能再忍受它的疼。

自己总想过自在的生活,于自己也就有了些克制,特别是过了四十已经有五的年龄。人生感悟没了,生气的事情也没有了,开始想过养老的生活了。一位好心朋友提醒我别人议论我的种种,刚要生气的我笑了笑,想起了躺在摇椅上神游的老年自己,咀嚼着不知道是佛还是哪位圣人说的话,已经神游的我走了半天的神,内心平静,自在自来。

本想早上起来把那院子的名字写下来,突然感觉还是要请个高人来题写,才讲究。

那天在美术馆看到一个韩国老先生的文字人生。感觉自己的墨不如他的高级,自己的文字不如他的优美,自己的字更不如他的厚重。

还是再等下那个题字的人吧!况且我的树还没有全种下。一棵杏树,一棵桃树,一棵梨树,再加上原来的那棵海棠。

怎么感觉自己在抄鲁迅先生:一棵是枣树,一棵还是枣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