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巴蒂效应》

上世纪曾在暗房冲洗过照片的朋友可能听说过或玩过“中途曝光”,即在只开红灯的暗房洗印照片时突然打开白炽灯对正泡在显影液里的照片闪一下白光,让照片产生化学反应和微妙变化的技术。

“中途曝光”术语称“萨巴蒂效应” 是法国医生萨巴蒂博士发现的。

出生在美国波士顿但在法国巴黎活跃了48年的达达派著名艺术家曼雷Man Ray(1890-1976年)就是靠“萨巴蒂效应”生生地将摄影推上了等同于油画的现代艺术的范畴和价位 。

曼雷的名言是:“与其拍摄一个物件,不如拍摄一个意念;与其拍摄一个意念,不如拍摄一个梦幻。”

自拍像 Man Ray

曼雷作品

我对形式的关注通常要重于内容,我曾经十分喜欢和沉溺这种摄影形式。

四十年前我在北京《四月影会》举办《自然 社会 人》影展上就曾经展出过我制作的“萨巴蒂效应”作品:

生活的旗帜 苏州

大墙上的影子 芃芃

花非花  令箭荷花

咱们的双眼异常精密。

照相机镜头拍摄的照片绝大部分比咱们肉眼看到的影像反差要大,暗部缺少层次。

近期,尼康、佳能等大牌主流相机一般都相继研置了HDR功能,你摁下快门,相机会用不同的曝光率拍摄三次,机身自动计算合并成一张减弱反差,彰显暗部微妙层次 接近肉眼观察而又稍事色彩艳丽的照片。 

大约十年前我发现了索尼的HDR功能与其它品牌不同,这种“不同”甚至索尼厂家自己在他那详尽繁琐200多页的产品说明书上都没有介绍和推广。那就是摁下一次快门显现出两张照片,第一张是正常曝光,第二张是HDR减弱反差曝光,由于有运动的人物,所以出现了重影虚影和紊乱的难以预料的(反转)影调 这种现象与几十年前 “中途曝光”- “萨巴蒂效应”近似 。

这种现象我把它比如成烧制陶瓷时的“窑变”,窑变的一般后果是废品 但也可能是可遇不可求的“珍品”,它的艺术品味难以预料、难于言传、难以复制。

我毅然抛弃伴随多年的《尼康》《佳能》,迎娶了《索尼》,我用SONY的大黑卡RX1-r相机,拍摄了下列作品:

女子内衣店

苹果手机

我们走在大路上

白驹过隙

停下来的摩托和停不下来的红帽子

旅行团

山寨山货铺

黄墙前的黑帽子人物习作 这张照片我是分两次在同一块墙前拍摄 中间隔了两个月

路遇

一见倾心

惑僧

尼斯夏格尔Marc Chagall国家美术馆 这家美术馆内允许随便拍照且每个月的第一个星期天免费

尼斯有轨电车

巴黎香榭丽舍大道

地铁里邂逅哈里斯曼(美国摄影大师)

巴黎火车东站

来去匆匆 巴黎机场通道

小提琴手杨女士的马赛演出招贴

自行车与人与狗与鸽子

马路牙子  红靴

商业中心

马赛火车站里这个大嘴塘鹅的环保公益广告看得我倒抽一口冷气 

白日里的餐宴

碧姬和她的保姆

小儿子和他的猫

图文提供一一南法国王志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