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呀 爬呀 爬到一个山腰腰
爬呀 爬呀 爬到一块清凉之地

在这里匍匐着
重重的喘口气

这是最恰当的位置
不用再虚伪的迎合

这个海拔也不能太低了 
太低了 连太阳的阴影都看不见了

现在还能感受到一点点地表的震动 
还能听到一只蜜蜂的嗡嗡声

再深一点 
可能连狼的影子都看不见了

我想蚂蚁也会害怕这种黑暗

会在这完全的黑暗中迷失

有一两只壁虎爬过是很幸福的事情
我决定不告诉他们我的名字 


一定要让她彻底的忘记

就是看着墓碑也一无所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