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林深


路似弯弯溪,

月在悄悄寻,

枝叶筛落缕缕月光,

是娘手中的绒线,

曾都密密织在他的身上。


风在牵他衣襟,

耳旁响起叼言咒语,

是爹乞求似的劝诫,

让他避过几场人生劫难。


一块月形坪地,

悄然裸露林中,

坟冢冒出二片淡淡银光,

似飘忽的灵,

似游动的魂,

月不说了,

风也没了,

分明是两扇敞开的柴门。


爹说幺儿,

你走路怎么老低头,

不抬头看路,

先前你不是。


娘说满娃,

啥事你跟娘说说,

娘的胸衫沒扣上,

这里是你吸奶的地方。


月儿悄悄,

风儿柔柔,

黙默伸出手,

一处是微凉的墓碑,

一处是汗湿的手心。


201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