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蝉


俗名:知了


当它还没有来到这个世上

以为宇宙是一片鸿荒

注定的孤独

在冻土里蕴藏

直到

春风吹软了池塘

树影笼葱了村庄


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年

不知道经过怎样的生长

一场盛夏的雨

一夜痴梦的凉

终于

它从地里面爬出

爬到了树上


丑八怪也会蜕变

似乎较之前添了些许漂亮

只是那黑黑的皮肤

如木炭抛了光

万幸的是

上天还恩赐它

一双透明的翅膀


有人说蝉是害虫

有人说蝉的肉香

有人说它烦人聒噪

有人说它歌声悠扬

有人将它入画

有人却压根儿没见过它的模样

其实

各自为活互不影响


从南飞到了北

从绿柳飞到白杨

从高飞到了低

从老屋飞到远方

在哪里都可以栖息

却没人知道它的家乡


如果不去声嘶力竭

这个季节会不会把它遗忘

既然没有人在意

那它该不该表明动向

其实也许不必

根本没有人在乎你是否活着

人们更在乎自己穿什么衣裳


说到在乎

恐怕会想到爹娘

无论飞去那里

是喜 是乐 是累 是忧伤

是无助 是迷茫 是奋发图强

还是坚持理想

抬望眼 是您深情的目光

拥枝眠 是您温柔的慈祥


爹便是天

地即是娘

知了是蝉

禅是原谅


___浮雲莫憂客20190808

雨舞随想


昨天落汤鸡,

今天鸡汤落,

原来我并没有什么特别,

老天不会眷顾我一个。


淋湿吧,

又奈何,

这个雨季至少我来过。

伤透了也要快乐,

大不了赤裸裸,

这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你来也没什么,

你去也没什么,

雨过天晴我依然是我,

一个更加真实的我。



__浮雲莫憂客20190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