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8

  撰 稿: 孙 勇 胜

制 作: 白 刺 果

本文图片采自战友微信群。特向图片提供者致崇高敬意。

  七月流火,难奈激情。格尔木市委市政府关于兴建“一园一馆”的动议传到齐鲁大地后,原青海农建师山东老知青们的心顿时沸腾了。


鸟无头不飞,杨永东副师长,前新华社高级记者、青岛分社社长张荣大、谭泽、王沛东、李和印等兵团战友率先响应、认真对接。陈刚勇挑重担,为《一园一馆》担负征寻“纪念文物”的动员和收集工作。


期间不少战友积极建言。二零零二年李和印、石忠州等战友多方筹资率先建成的《山东知青林》业已走在全国知青纪念活动的前列,已经产生和正在产生着不可估量的积极作用。故建议市委市政府在原有知青林的基础上,进一步巩固和加强《山东知青林》的后续建设,使其在原有基础上产生更高更远的积极作用。


此建议一经提出,兵团老知青热烈响应。从四月二十四收到格尔木市关于《农垦博物馆陈列物》初步规划和格尔木农垦集团希望山东籍青海军垦战友捐赠物品,共同打造农垦“一园一馆”的倡议后,战友们立即行动起来,七月底之前,已经登记和收到各类捐赠物品五百多件。


为了促进农垦“一园一馆”建设早日开工,战友们不断向格尔木市委市政府建言,起草建议书并征集战友签名。自七月十六日开始到十九日晚,三天之内就有近千人在微信群里签名接龙。七月底前,仅在青岛一地中心微信群签名者就达一千八百多人。


足以见得,这些青海农建师的山东老知青们,对在曾经抛洒青春与汗水的地方建设“一园一馆”的愿望何等渴望何等强烈!


下边是此次应邀前往参加昆仑文化旅游节的部分战友的活动花序,特发布如下,谨供参考。

  八月三日,部分战友代表应邀前往格尔木参加昆仑文化旅游节等系列活动。

  格尔木火车站和市区主要街道悬挂出“欢迎军垦老战士”的横幅标语。代表们所到之处均受到当地群众特别是军垦后代的热烈欢迎。

  市委市政府领导亲临火车站迎接。

  欢迎宴会气氛热烈。

  杨永东副师长即席发表热情洋溢的讲话。

  

  市领导向知青代表逐一敬酒。

  席间,吴开先战友即兴献舞。

  春雁深受感染,献上京剧唱段。

  与市领导合影。

  纪念青藏公路青藏铁路双双开通。格尔木历史上最具纪念意义的雕塑。

  青藏公路之父——慕生忠将军雕像。

  慕生忠将军工作生活过的地方。这是格尔木历史上最早的一座青砖楼。

  山东知青林的主题雕塑群。他们是山东八地市八千名知识青年的化身。碑文语重心长,言词恳切,让人回味。

  亲吻这棵大树,它和我一同长大。

  漫步在林中小道上。

  老师部,现在的格尔木农垦总公司。

  被我们称作“小岛”的地方,工程团驻地。师部医院,师面粉厂和汽车连都在这里。这条路现在叫“宝岛”路。

  小岛的历史陈刚最清楚,但听他娓娓道来。

  师部面粉厂,当时小岛上的最高建筑。面粉楼即将拆除中。

  工程团水泥厂,早年为铁路西进而设。移交青海农建师后,工程团曾派出部分人员到毛家寨水泥厂学习培训后开工试产水泥。西大滩煤矿在其背后。

  师部中学,师资主要从兵团知识别青年中选抜。时值今日,当年曾经接受过知青教育的学生印象最深刻的还是这些老师。他们扎实的文化功底和宽泛的知识面直到今天还让这些学生赞不绝口。

  格尔木是一座重要的盐化城。济南战友李和印在山东知青大批返城后依然坚守在格尔木,一手创办盐化工业“瀚海集团”,支撑起格尔木财税来源半壁江山。

  昆仑山祭拜大典八月六日在东昆仑玉珠峰山脚下进行。

玉珠峰是”万山之祖”昆仑山的东段最高峰,海拔高度6178米,山峰顶部常年被冰雪覆盖。

玉珠峰位于格尔木市以南160公里,昆仑山口以东10公里处,青藏公路青藏铁路从山脚下经过,是昆仑神话和道教文化,的发祥地,承载昆仑文化的核心区域。

每年的昆仑祭拜大典都在这里举行。

  祭拜昆仑山祖仪式开始。

 看看吴开先战友虔诚和不凡的身姿。

  吴开先以其扎实的舞蹈功底和佛教修为展现山东知青的多彩一面。

  短促的几天紧张而热烈,即将告别的时候,每一个人都有一肚子话要说。孙勇胜按奈不住内心地激动,写下了这样一段话:即将离别的时刻,我的眼眶盈满了泪水。不愿意就这样作別,因为我依然爱得深沉!

  八月五日下午,汪山泉市长从繁忙公务中抽身接见了杨永东、张荣大、李旭三位代表。汪市长深情地对他们说,“在那段艰难岁月里,你们一腔热血,越是艰难越向前,把青春年华奉献给军垦农垦事业。你们的经历与奋斗,我们要充分体现出来!”


汪市长郑重承诺,我们充分认识到文化建设的重要性,一定要把两路精神,农垦精神打造出来并打造好。这是我们一项长期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