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秋潭孤月

歌/ 胡 艾 莲


 

时光荏苒,纵然指缝拢紧,光阴依然穿行,一指流沙不见,夏已匆匆更名。夏虽不忍离去,秋却欲说还休,不经意间,朱夏尽,秋暗来,四季轮回。秋天一到,五谷飘香。“由热转凉,凉渐转寒”。

  立秋,秋之始也。秋,素有“暑去凉来”之意,尽管当下,天空依然骄阳,大地依然燥热,花木依然葱笼……,但终究无法停下岁月脚步,阻止四季更迭。拆字析义,“秋” 由禾、火相伴而成,禾乃谷物也,暑过成熟耳。自然,秋熟亦是收获季节,为传统农耕重要节点,难怪说,“一年之计,尽在于秋”。

  据了解,太阳运行到黄经一百三十五度时,谓之立秋。其为秋季首个节气,也是传统习俗中,重要节气。古籍《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云: “七月节,立字解见春(立春)。秋,揪也,物于此而揪敛也”。立秋,意味着:酷暑慢慢消散,炎热缓缓降却,秋高气爽,步步临近。即便秋雨亦一改夏季狂暴,平添羞涩,斯斯文文,雨添几分凉意,坊间故有“一层秋雨一层寒”之说。当然,若遇海上风暴,或沿海流域遭遇强台风,自不在话下,另当别论。

  一候,凉风至。古时,常把西方凄清之风,谓之凉风,温变而凉气始肃也。《周语》曰,火见而清风戒寒。立秋后,南方热风退居幕后,偏西北风粉墨登场,故风变清凉也。据记载,宋朝,立秋是日,宫中,会把盆栽梧桐移入殿内,待“立秋”时辰一到,太史官便高声奏宣:“秋来也!”奏毕,梧桐叶子,应声烟黄枝落,以成报秋之礼。立秋,梧桐树落叶始发,故有“西风凋碧树”、“落叶便知秋”之说。

  二候,白露降。昼,日照依然强烈,高温延续;夜,却凉风习习,昼夜温差,相去甚远。凌晨,温差极致,气冷凝华,植物叶片,水雾浸润;若秋雨过后,清凉风来,气温下降,一片茫茫而白,尚未凝珠,故曰白露降,示秋金之白色。

  三候,寒蝉鸣。寒蝉,《尔雅》曰,“寒螿蝉,小而青紫者”。古人把寒蝉,称之螗(táng)。体小荧绿,叫声尖锐、短促。立秋始鸣,故称“寒蜩”,为有别于“知了”,古时又称“都了”。马氏曰,物生于暑者,其声变之矣,因秋来感阴而嘶鸣。

  “叶斯它----叶斯它----”,听就心烦,不禁想起儿时,暑期临近尾声,蝉鸣频催,赶补假期作业之冏态。无怪乎诗人们,多闻蝉而愁,想必也有心中不悦之事吧。因蝉鸣入时,蝉是诗画作品中,不可或缺元素。白石老人就酷爱画蝉,若写意,意趣横生;若工笔,轻盈透明。方寸之间,极富变化,尽透灵性。笔简意赅,初秋意象跃然纸上,夏随蝉鸣而结束,凉意渐浓。

  俗话说“早立秋,凉飕飕;晚立秋,热死牛。” 如是说,立秋,倘若在十二点前,则天变凉爽;十二点后,对不起, “秋老虎”还要折腾,热上数日。但事实上,立秋早晚和天气凉热,并非明显对应。尤其是平均气温和极端高温,各地差异很小。今年属“早立秋”,立秋后,天气些许转凉。一场秋雨一场凉吗,适时增添衣物,谨防感冒,仍是必要。

  立秋节,古称七月节。早在周代,就已重视。是日,天子亲率三公九卿、诸侯大夫到西郊迎秋,并举行祭祀少嗥、蓐收仪式。汉代延承此俗。于西郊,祭白帝蓐收,车旗服饰皆白,歌《西皓》之曲、舞《育命》之舞。还增加天子入圃射牲,杀兽以祭,甚为隆重。到了唐代,立秋祭祀五帝。宋代,众戴楸叶,以应时序。立秋节祭祀,一直延续至明清。

  秋天乃收获季节,为备秋忙,民间集镇,都会迎来“秋忙会”。顾名思义,乃秋忙农贸庙会,主要交流农副产品、秋忙相关农具,变卖牲口,交换粮食以及生活用品等,与“夏忙会”别无二致。庙会发展至今,早已名过其实,商贸所及,无所不包,五花八门,三教九流,江湖郎中,卖老鼠药,售“大力丸”……鱼龙混杂,应有尽有。过会期间,还有戏曲歌舞,魔术杂技,耍猴练功等,助兴演出,好不热闹。

  自古以来,民间流行在夏、秋之初,以悬秤称人。相较一夏,得知人变胖瘦。进入署天,上蒸下煮,胃口全无,清欲寡欢,两三个月下来,因 “苦夏”消磨,体貌大都清瘦。古时,人们不懂保健,更不知健康标准,身子骨好坏,以称重定夺,以胖瘦言之,瘦了,乃偶染微恙,自然要 “补养”。

  秋风起时,人们胃口,也会重新吊起, “吃嘛嘛香”,乐于犒劳自己,补偿苦夏之损,谓之 “贴秋膘”。在北方,民间广为流传“以肉补膘”。立秋日,若条件许可,家家户户炖肉。家有“大厨”,更会花样翻新,白切肉、红焖肉、炖鸡、炖鸭、红烧鱼等等,色香味俱全。各种肉类食材,广受青睐。

  夏去秋来之时,正是人们开怀放纵,重口吃肉之际,炖肉、烤肉、红烧肉…… “以肉贴膘”。当然,现在生活,不比从前,平日生活富足,营养不缺,加之署天保养有方,并非在立秋之日,需特别食补。

  每当立秋,遍地果蔬飘香,谷物成熟收获,为减少霉烂损失,各地乡村,也先后进入了 “晒秋”鼎盛时节。晒秋乃是典型农俗现象。在湘、赣、皖南等山区,因地势复杂,庄台平地极少,只好利用房前屋后,自家窗台、屋顶,架晒或挂晒农产品,久而久之,演变成一种应时农俗现象。

  村民晾晒,操者无心,观者留意。放眼望去,仿佛串串宝石镶嵌于深山之中,鳞次栉比,错落有致。呈现一道道靓丽风景,透着浓浓丰收气息。怪不得画家、摄影家们,蜂拥而至,追逐采风这一难得景观。故而,诗意般“晒秋”佳作,层出不穷。最为亮眼,当数婺源篁岭古村,“篁岭晒秋”,无愧于文化部冠以“最美中国符号”,乡村旅游,一张图腾名片。每年秋天,都吸引无数粉丝,去篁岭赏秋拍摄。

  秋社,原本指秋季祭祀土地神之日,始于汉代。后逐将秋社固定,于立秋后,第五个戊日。界时,收获已毕,农忙渐闲。官府与黎民,皆有空祭神答谢。宋时,秋社,有糕可食、有酒可饮,有妇女归宁等俗。晚唐诗人唐韩偓在《不见》诗中,也曾提及秋社: “此身愿作君家燕,秋社归时也不归。” 即便现时,某些地方,如广东农村,仍有流传“做社”、“敬社神”、“煮社粥”之俗。

当然,秋之民俗,远不止此,南北地广,千差万别。只能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秋天诗意盎然,美若画展。空山新雨,明月松照,清泉润石;大漠落日孤烟,苦蝉老树昏鸦,点点飞鸿影下;祥云朵朵,青山绿水,虫鸣如歌;荷香伴月,竹影摇风,醉美江南……。放眼色彩斑斓,处处秋景秋韵。

  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看桐叶怅然飘落,听夏花含羞低吟。秋,心事满满,情思漫漫。自古逢秋悲寂寥。秋绪惆怅,是因看到美丽背后,凄风凋零之无奈,盛宴残羹之离殇。雨打芭蕉,帘卷西风,花红成泥,叶黄根落,是盛极而衰,生命陨落。睹物伤感,触景生情。

  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就像李清照在《一剪梅》中写道: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燕子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四季轮回,风骚各异,妙不可言。虽不可同日而语,但能先后品味。有了春之润养,夏之狂热,才有秋之斑斓,冬之圣洁。秋之美,至真至纯、致简致繁,非春、夏积淀而不能功。

  当你觉得“十八天地火”,依然难熬时,少安毋躁,或许一场秋雨,就会吹别晚夏风情。一叶知秋,雨霁清爽。你会发现,夜风开始清凉,山色变得多彩,湖光碧波荡漾,街景舞动青春,校园书声琅琅。静坐秋之一隅,细品秋之韵味,细消秋之愁绪,细思秋之离念,细听秋之物语……

  秋天,年中一季,人生驿站,周而复始。凡尘轶事,都会在时光隧道,留下心路历程,深深浅浅、弯弯曲曲。清风绕肩之流连,雨落心湖之眷念,在键盘上舞飞芭蕾,在微信中三生情暖。于是,时光烙印,在心灵中,烙下了对秋之情结,沁入骨髓,永生难灭。

  或许,经历了一场颠沛,心绪难以安宁,但岁月会抹平伤痕,心海终将平静。如烟往事,缥缈缠绕,唯有这静默之秋,才能像山样大气,海样宽容。把人生一路过往,五味杂陈,统统融消,尘封于某处幽谷,凝固成一道生命之景……

  秋,寂而清,清而静。翻开自清散文,沁入荷塘月色,用心感悟异样月圆,异样秋天。 “月光净水水净天,一派空明互回荡。”忆浮生若梦,人事如麻。当挥之不去,抹之不平时,耳边重现辛弃疾之词: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城楼。爱上城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时过境迁,终于明白,为何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月下禅定,旨趣益远。

  一阵发呆,一段音乐,一盏清茶,一本闲书,一壶老酒……再有三两知己,微信隔空常联。以诗书吟咏为乐,以阳台花草为伴。准时瞅瞅新闻,不时笔耕美篇。日子清而不浊,心情空而不乱。天天心素从简,风轻高天云淡。不求香车宝马,但愿清贫静欢。饮风听雨,危楼望月,闲情慢趣斟品,遗憾装于杯盏。高歌咏叹,又是天凉好个秋!

岁次己亥立秋

(音乐、部分图片选自网络,在此向原作者表示诚挚的谢意,感谢您的辛勤付出🙏)

谢谢您的驻足,欢迎品读与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