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汉晋斋

那天,我静静地望着山野间的一种青草,由于斜坡被雨水冲过,露着匍匐弯曲状的根须,呈着乳白、淡黄色。那碧绿细长的叶子翻下伸展,形若兰草,优雅秀气,心想,若能单独种在一块,既可绿化,又可欣赏,多好!


原来这种草叫麦冬草。最早结缘于少年时期,那时,常常是“手拿小镰刀呀,身背小竹篮来。放学以后去劳动,割草积肥拾麦穗,越干越喜欢。”


这时的五哥,我的好友,虽然比我大一岁,知道的东西却很多。他能够在众多的灌木和草木中准确地分辩出各种野菜及花草,并能叫出它们的名字。

比如丹参、远志、防风、地黄、柴胡、益母草等等,而且,这些草本植物一经五哥的晾晒处理,便能换来铅笔和笔记本。有时,还能得到五哥换来的冰糕,凉凉的,甜甜的,成为少年时凉爽的味道。


记得一次,是在八月的一天,我嗓子疼伴着咳嗽,五哥领着我去了山上,在一片草下刨出一些白色的草根,根较粗,中间或近末端有椭圆形或纺锤形的小块根。

五哥说,这叫麦冬,可以泡水喝。也就是喝了五哥的麦冬泡的水,嗓子疼和咳嗽奇迹般地好了。于是加深了对麦冬草的印象。


其实,在我的家乡,大家基本上都达成共识。一则这是一种常绿植物,形象美,尤其冬天万物萧条时,麦冬草耐寒,依然发绿,有着顽强的生命力,给人以希望和力量;二则食医兼用,是较好的日常保健良品;三则是绿化的价值。城区草地、园林、河道、路旁、均可以大量种植观赏。而荒山荒地种植,以收麦冬创收,具可观的经济效益。


此三点,是家乡人们喜欢麦冬草的原因。而五哥则把其绿化的功能和经济效益化有机结合起来,实现双赢的局面。

结合麦冬草喜潮湿的生长习性,他在承包的一片荒山的背阴处,加以种植和管理。多年来,形成以麦冬草为主的山地景观,五哥称之为“一亩草地。” 每年的七月和八月,正是花期之时,只见麦冬草齐刷刷地开花了。


淡淡紫色的小花均匀排列在细长的花茎上,呈穗状花序,高出叶丛。一枝接一枝,或三五一组,四六一簇,或一顺,或交汇,连成一片片。


光线打上去,紫气氤氲,悄然弥漫,或明或暗,时而紫一点,时而白一点,虚实相生,幻影重叠。


微风过处,如紫云轻轻浮动,若紫光闪闪,像幻觉,似梦境。是进入薰衣草丛了吗?是融入紫薇花丛了吗?是紫色的线菊吗?都不是。这是麦冬草,是麦冬草开花了……

这也是五哥最高兴的时候。有心种植,无意欣赏,却收获了一片美丽。又与自己打造的果园、石榴园、桔梗基地遥相呼应,春花夏绿秋果红,冬月麦冬草色青……


这些形成了一个良性的循环过程,悄悄改变着五哥的生活,影响着他的境界和思路。以家乡绿植为依托,不断创意创收,五哥有了持续的动力和追求。

家乡山上普通的麦冬草,在五哥的“一亩地”里,尤其在八月的雨水里,此刻清新碧绿,生机盎然。


一串串的紫花挂着水珠,鲜活灵动,似在静听雨声,风声和心声……

谢谢您的浏览和鼓励!


作者其它习作:


 迷情山色

 一树白 一山白

 老屋边的枣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