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有的一切都只为找到它”
古代没有高德地图,无法判断路况,那么,在繁华的明代苏州城,如何快速吃上一碗鲜鱼面?
我们通过一幅画,规划出了两条路径。
清明上河图仇英辽宁省博物馆藏
这是明代版本的《清明上河图》,画家仇英大致遵循了宋代张择端版本的景物布局结构,描绘则是明代中期苏州景象以及江南民众的生活图景,画中共有2000多人——市民、商人、农夫、艺人等各色人群神态各异,栩栩如生。
这幅约10米的长卷,像是电影中的长镜头,从右至左将苏州的村郊风光、田园景象、市区街道和宫殿城池尽收纸上,而最引人注目的,是占据最佳位置的一家...面馆。
面馆
这家面馆主营鲜鱼面,店面不大,只有三两桌——它邻近河边,便于获取最新鲜的食材;它靠近人头攒动的虹桥,客源十分充足;它紧邻主街道和城门,往来的疲惫商客,定会闻香而来。
明代的苏州,社会安定,城市繁荣,商铺众多,但《清明上河图》中的鲜鱼面仅此一家,相信它的辐射范围一定很广,我们以城郊马场中的两位公子哥为例,分别规划出两套行程,看谁先到达。
马场中的公子哥
城外马场是年轻人们的娱乐场所,然而,画中两位兴致正酣的同学并不清楚我要安排他们去吃一碗面...
着蓝色衣服的同学事事争先,抢前一步,选择了最为常规的路线。他先是经过了一个“套圈”地摊,与牵牛的牧童擦肩而过后,来到了进入苏州城前的主干道上。
“套圈”地摊
这条路已初步显现出了苏州城的拥挤:卖酒的地摊儿,运货的挑夫,外来的商旅,往来的商船...这里似乎是贸易的天堂。
酒摊儿
之后,蓝衣同学进入最为繁华的地带——虹桥。它是连接两岸最大的一座桥,这里不仅客流量大,小商贩更是遍地可见,原本宽阔的桥面,被占用后,只剩一半,若你是打车...骑马而来,必定会堵在这里,鸣笛都没有用...
虹桥
半个小时过后,蓝衣同学可能还在桥头处,他只能望着近在咫尺面馆,动弹不得。
同时,浅衣同学寻了另一条路,他春风得意的穿梭在树林间,经过羊群,走过河边,踏上木桥,转角处搭一艘小船,渡河而来。
春风得意的路线
下船后,浅衣同学悠闲地看了10分钟的摔跤表演,也朝面馆悠闲地走来。不过,此时的蓝衣少年也许还在桥上生闷气。
摔跤
从仇英的《清明上河图》中可以看出明代苏州城的繁华,这里贸易兴盛,不亚于张择端画笔下的汴京。但北宋末年的汴京城,已算是“危城”,金国即将入侵而来,对此,张择端做了较为含蓄的描绘。仇英笔下的苏州城则完全不一样,这里有熙熙攘攘的人群,也有眼花缭乱的商铺,但没有“危机感”入画,只有城市、商业和民众。
这或许是两幅画最大的不同。
更多精彩内容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L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