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春秋 《诗经·国风·周南》

美妞,生日快乐!

这是25年来第一次你不在爸妈身边过生日。此刻,你在江苏,你爹在青海,为娘我在湖北。以后,由爸妈给你买生日蛋糕的机会越来越少,我们要学着慢慢适应。

你今年的生日正巧赶上“七夕”。因为牛郎织女的神话传说,人们会在这一天的晚上向美丽善良心灵手巧的织女乞求智慧巧艺,赐求美满姻缘——为娘迫不及待,一早就替你向织女姐姐祈祷赐福了。

  半个月前,看见你在婚礼结束时的轻松开心,爸妈从心底里为你高兴——你能在最美的年华心有所属人有所依,这是我们最想看到的样子。

  忙完你的婚礼之后,我翻出了你以前的“成长记录”。你知道的,为娘习惯于随手记录你每一个成长瞬间。

  你的生日总逢酷暑。在生活拮据的日子里,娘亲用半个西瓜做生日蛋糕打发你,你也一样乐得手舞足蹈。

你随遇而安知足常乐的好心态,大约是从小打下的底色吧?

  你的生日,你爹大多数是缺席的。他总有学不完的习、开不完的会、出不完的差、忙不完的事……

而娘给你过的生日,在物质上总是这么简单朴素,但你总是开心到笑眯了一双月牙眼。

  老照片已有些泛黄,墨迹也开始变淡,但你的一颦一笑,举手投足之间串起的成长足迹,浓缩着你渐渐长大的故事。

  为娘觉得,所有能用金钱买到的东西,都不足以表达我们对你的生日祝福,唯有陪伴你共同成长的收获与快乐,才是最有意义的生日礼物。

  美妞,谢谢你25年前选择与我们一起建立了血浓于水血脉相连的缘分。

  仿佛突然间,你就长大到了可以谈婚论嫁的年龄。娘的观念很传统:在合适的年龄做该做的事,才是顺应天时,道法自然。

还记得去年此时为娘的唠叨催嫁吗?有男朋友了没有?有男朋友了没有?你总是没有男朋友说明为娘我把你培养的不成功啊!你本科不谈恋爱、硕士不谈恋爱、博士再不找男朋友,好好一棵大白菜错过季节就要掉价下市了呀!你没听过老话说的“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愁”啊?你可不能愁死妈呀!

    当今这个时代,其实刚满24周岁的你年龄不算大。但妈不知道为什么,每每听到别人夸你“三高”,我就不由自主变成了当年我自己的妈,见面就为闺女愁嫁。

同一片天下同一个妈。无论时代如何变迁,无论生活背景如何不同,所有的妈在对待闺女的婚姻大事上,情感总能保持高度的契合一致。

 

去年十一,妞说:爹!娘!国庆节普天同庆之时,在家等着我送你们一个大礼包啊!希望您二老能喜欢。

  妞带回来的“大礼包”是个紧张到手足无措、满身学生气、一脸青春痘的毛头小子。一眼看上去,身高般配。1米78的女博士,能遇上一个身高相当、年龄相当、学历相当的男博士,在我看来,视觉上已经成功了三分,心里上也满意了四分。还剩下三分,等着瞧吧!

有人戏言:准女婿初见丈母娘,谁更慌?嘿嘿,反正我没下厨,更没有烧糊了拿手的红烧肘子,足以证明我没慌。

  倒是一向不喜游玩的妞爹破天荒安排了全家人去游寿县古城。

钱钟书老先生不是说了吗?“旅行中的细节,最能考验一个人”。老理科男考察小理科男,竟然惊动了文科男钱钟书老先生。

寿县一行,考察初步合格。

 之后,爹娘借去徐州矿大看闺女之名,见了毛头小子的双亲;毛头小子的爹娘又籍儿子到安理大开学术研讨会之名,登了我家的门槛。

一来二去,皆大欢喜。两人从此走到哪里都是十指紧扣。

  人生路上,能遇到彼此喜欢的人,牵手一起看风景,为娘一颗愁嫁的心,就此踏实了许多。再看闺女的眼神,为比以前柔和了。

而当爹的则每每长吁短叹,让我想起余光中写的《我的四个假想敌》:养女儿的爸爸总觉得那个毛头小子是半路杀出的程咬金,要拦路抢劫横刀夺爱连盆端走他精心养育了24年的玫瑰花。

  转眼到了深秋,美妞说要订婚。为娘心里顿时也慌张起来,拉你到小树林里一通审问:这就定终身了?谈一次恋爱就认准了?你俩吵过架没有?有了矛盾是怎么化解的?不狠狠地吵一次架你怎么能认清他的真性情呢?……

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开始莫明其妙地八卦,突然有些理解了那些漫天开口要彩礼的丈母娘:也许,丈母娘们是因为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对闺女的不舍,才有意制造难题来延迟一点女儿嫁到别人家的时间吧!

为娘我也开始制造难题拖延把闺女拱手送人的时间:订婚不急,毛头小子家还没正式提亲呢!闺女你要有“三书六礼、三媒六聘”,一条一件按祖上传承的老规矩来。

  好脾气的亲家极为配合:请媒、下聘、礼书、择吉、定婚……让我再没有理由拦着闺女不嫁。


  春节前,我强拉着美妞来了趟越南全景游。

以前,咱娘俩经常一起出游。从小学五年级你身高超过为娘之后,每次出门你总是挑大件的行李提起,遇到事情冲在我前面说“妈,我来!”娘也落得顺势示弱,练就了你孤身一人漂洋过海去求学的胆识。

以后,娘出门时大件行李谁来提呢?

  春节过后,2019年2月23日,米家鑫&华亦菲婚约嘉礼初成。两姓联姻,一堂缔约;白头之盟,书向鸿笺。

  米爸米妈欢欢喜喜欢亲自动手布置订婚现场。

  看到妞在布置订婚现场指挥从容的淡定和毫无做作的松弛,我似乎明白了她一心要嫁的原因:她在米家轻松自在、如鱼得水,这才是婚姻里最舒服的状态,也是爹娘最放心的状态。


  小米的爹爹奶奶、小华的姥姥姥爷四位八十上下的老人家专程从各地赶到,火红的同款围巾映照着三代同堂的喜庆。


  订婚仪式上,其乐融融的一大家谁都没有心理防备,妞爹在为两个孩子送上祝福话语时,刚开了个头,就已泣不成声。

只有我知道,自从属狗的妞有了意中人,这个当爹的在家里心里没抓没挠,空落落的,不着边际地发慌。“以后每天早上你就听不到我喊“小狗,起床啦!”——妞爹酸酸地对我说。

  爸妈知道,小时候寸步不离的那个小妞,以后未必愿意陪我们玩。这个春天,她爹对我安排的全家出游活动有着从未有过的积极配合。


  全家福合影里第一次拥有了一双儿女,成全了一个“好”字。

  5月13日,小华和小米正式领证了。


  两家人组队“小米花的一大家”一起分享这一重要时刻。

徐州市云龙区民政局工作人员说:“还没有遇到过双方父母陪两个孩子六个人一起来领证的。你们两家的孩子真幸福!”

  那天,正好刚过母亲节。俩孩子不偏不倚,给两个母亲买了同款披肩献了同款鲜花,瞧把俩妈乐呵的。

之后的父亲节,俩孩子又给俩爸买了同款礼物。

“多好啊!从此,我家多了个闺女,你家多了个儿子”。亲家如是说。

  顺理成章,水到渠成。 择定吉日良辰,7月21日,美妞在徐州大婚。

  之前备嫁的日子里,妞爹借口工作忙,从不肯与我商讨备嫁事宜。正巧赶上学校安排去北京学习,他立即像是得了特赦令,脚底抹油溜之大吉——当爹的想做埋头于沙堆里的驼鸟,逃避所有跟闺女出嫁有关的事实。

  婚庆公司的司仪安排他讲话他拒绝,我帮他把讲话稿草拟出来让他过目,他在出差的高铁上,刚看个开头便老泪纵横起来。惹得我泪点也变得特别低,在独自备嫁的忙碌中,莫明就开始泪目,失眠也愈加严重。

  很多人好奇我到底在两个大樟木箱子里装了哪些陪嫁。这是我们娘俩的秘密,让Ta们猜吧。

但有一样东西大家肯定猜不到:嫁妆里有一柄祥云龙凤雕花如意,为娘我希望你婚后的日子万般如意。

  我的职业病又范了:我想对美妞大婚作全程真实记录,可是我当天肯定无法担此重任。于是,特别邀请了各有女儿的鲍宏、陈侠两位摄影师前来跟拍。

  我想,她们都是女儿的母亲,她们与我容易共情共鸣,无须我多作交待,她们最懂得一个女儿的母亲想记录些什么。

果然,我确认眼神找对了人。她俩所拍所写,正是我的所思所想(关于鲍宏、陈侠两位的侠肝义胆,由鲍宏执笔的美篇《盛夏,赴一场“华米”之约》的后记中已有交待,此处不再赘述,再次深谢!)

  大婚当天一早,妞爹借口招待亲友,不肯到妞的闺房来,我懂得他的不肯面对。随他去吧!他只要不当众失态嚎啕大哭就好。

  我自己也带了相机,在忙碌中见缝插针拍几张。为娘不想错过你人生重要时刻的点点滴滴。

  当然,几天没睡好觉的娘,也要收拾得美美的,给大婚的美妞长脸增光。

  感谢鲍宏、陈侠两位摄影师,带着伤痛点滴不漏地抓拍到了美妞出阁前的几乎所有细节。

  我一直以为,美妞你是自己欢天喜地要嫁的,你一定不会哭。谁知道,从起床化妆开始,娘还未动声色,你就先雨打梨花哭成了泪人儿。

不用问,你一定也跟为娘一样,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可就是闸不住泪水的阀门,哪怕是说笑之间,眼泪也会无声地滑落。

回想起25年前你出生时,为娘割肉剁骨般的撕裂之痛,硬是咬紧牙关没掉一滴眼泪。今天喜庆的时刻,娘却分明感受到了骨肉分离的难忍之痛。

母女一场,你止不住的泪水中,莫非也是因为心中有了如此感受?

  妞出门前,总算抓住了她爹,拍了这张全家福。这样一家三口深情对望相视而笑的定格,为25年的三口之家画上了句号,妞从此迈出闺阁,走进自己的小家庭。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这一刻娘才真正读懂了《诗经》里的这一句:25年来,你原来是米家寄养在爹娘身边的孩子。今天,我们把你“归于”米家。

  

  你被表哥背上婚车时,人群中眼神最舍不得离开她的,还是爹和娘。

千叮咛万嘱咐。

又勾出了彼此的眼泪。

  婚礼现场,爹一直紧拉着妞的手不放。

  妞的手,是爹从小拉到大的啊!

  当爹的一直以这副表情强压着内心的波涛汹涌。平日里,这爷俩的父女情深每每让我吃醋,时常会觉得我是这爷俩之间的“第三者”。

  你爹把你的手交给另一个男人的时候,瞬间仿佛万年,他迟迟不肯放手。

但当爹娘的纵有万般不舍,当你遇到真爱,我们还是会把你交给自己的幸福。


  你爹到底不肯代表女方讲话,我只好硬着头皮上。找个安静的角落,自我镇定:妞大喜的日子,娘讲话时不能哭、不能哭、坚决不能哭。


  可是,给你理婚纱的时候,娘泪水的阀门又闸不住了。

  轮到我讲话了。

我说:女儿大喜之日,爹娘的心情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百感交集”:有感恩感谢,有激动欣慰,也有依依不舍。

我说:感恩天赐良缘,让女儿于茫茫人之中,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

我说:感谢亲家教子有方,培养出这么优秀的儿子,让我的女儿心有所属、人有所依,也让我们两家从此共同拥有了一双儿女。

  我说:我们30得女,视妞如掌上明珠、心中玫瑰。从小到大,她是我们生活中的贴心小棉袄、工作上的动力小马达、精神上的安慰解语花。


  我说:我们相信女儿的眼光和能力,女儿的选择就是我们的选择。今天,我们放心地把女儿交给米家,还请米家多多关照、多多指教;

我说:……

可是我已经泪如泉涌,再也说不下去了。妞爹手里面的一张纸巾,擦了自己的泪,又擦了闺女的泪,再擦了我的泪……

  娘半辈子流的泪合计起来,也没有这一天流得多。 妞爹比我更甚。

所有不受控制的泪水,有难舍难离,有欣慰有激动。更多的,应该是喜极而泣吧?

  你爹特别交代:“不许发我哭到失态的照片。”我抗旨不遵,坚持发了。

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

  亲家说:请亲家公亲家母放心,我们一定会把华亦菲当自己的儿女一样对待。

亲家当然不会亏待我们的美妞、他们的儿媳。但养儿子的父母可能永远都体会不到养女儿的人家失控的泪水。这泪水与闺女嫁得好不好、受不受亏待没有关系。其中滋味,娶媳妇与嫁闺女截然不同。

  养育女儿25年,从来都觉得“生儿生女都一样”,但闺女出阁的这一天,感觉真的不一样。

  “生儿生女不一样”的感慨,也就是大婚当日仅此一天而已。


  闺女三天回门,妞爹像注射了兴奋剂。

  嘱咐我带着众人好好布置新房,又吩咐人冒着高温酷暑订了新鲜玫瑰,自己不会开车则叫了辆车安排人去高铁站接闺女迎女婿……


  见到闺女女婿时,大婚当天始终绷脸控制情绪的妞爹,终于在回门宴上乐开了花。

众亲友笑言:你们仨今天咋不哭了?

  龙应台说: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娘清楚明白这个道理,但到底还是怀念我们母女同行互拍的时光。

以后,为娘不便再随手记录你的成长点滴了。娘希望你永葆生活热情,记录点滴时光,感受世间美好,温暖自己他人。也让爹娘在你的随手记录里,能时时分享你的心情与足迹。

  妞,女大当嫁的这一年来,你经历了秋的丰收、冬的考验、春的烂漫、夏的火热,终于在25岁生日之前修成了正果。

  其实,为娘心里清楚:女大当嫁的这一年来,所有的规矩礼俗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你们安好,天天都是爹娘的艳阳天。你们的笑脸,胜过所有的富贵金钱。

  娘认为,女人的一生有两场出发:一是生于何家,二是嫁于何人。结婚,作为你人生的第二场出发,为娘觉得非常有必要将这一重要时段做个真实记录,故作此篇《女大当嫁•之子于归》。

为娘送给你的这份25岁生日礼物,希望你能喜欢。

祝娘的美妞幸福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