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乡在三峡大坝的左岸,大老岭山脉的山脚下。我年轻时经常挨饿受冻,人们常说这里是吃粮靠供应,用钱靠贷款。早上吃的细吹细打,中午吃的是三大六小,开始我沒听懂这是啥意思,后来才知道这是指吃连皮洋芋果果!闲时吃稀,汤汤水水,忙时吃干,连皮洋芋,小菜半边粮。我十八岁时一天挣的工分只有10分,分值一角钱。一年忙到头,全家还是个缺粮户,还要倒欠集体的粮食钱。到年底,最盼望的事就是能多分点供应粮。那些年代,我家杀得最大的一头猪只有80斤,还要交一半给国家,我记得自己家只有30斤肉,那还高兴的了不得。过年那天,老妈为了让我们能多吃点肉,特意煮了两斤肉的肉墩子,我一屯吃了六个肉墩子,一高兴忘了喝水就忙着去山上弄一回柴,结果晚上肚子疼了大半夜,连肉和饭全吐出来了!

现在我的家和家乡己经大变样了!茅草屋换成砖瓦房了,汽车摩托车家家都有,吃野菜成了高档消费,细吹细打年轻人都听不懂了!万元户己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山上绿树成荫,松杉参天;山腰梯田层层,茶果满园;山下田园如画,机器轰鸣;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粮满仓,畜满圈,公路四通八达,电灯照亮山村;人民江山万年春!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梦想!今天己经实现了!

红松特产摄影制作

感谢朋友们欣赏和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