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洪水破堤之际,

这个连队接到命令:

“必须守住30分钟!”

(文:王正兴)

  九江城区长江大堤,从乌石矶到赛城湖,全长17.46公里,共有84个闸口。1998年抗洪斗争中,自8月1日起,长江干堤交由军队防守。当时,这段江堤由解放军驻浙某师两个团、驻闽某部和武警某部守护。

1998年8月7日,是九江历史上难以忘却的一天。

中午时分,炮兵团反坦克连指导员胡维君带领刘意、刘松波、徐俊在距离城区4公里处的4~5号闸口之间的长江大堤上进行例行巡查。

下午1时10分,胡维君突然发现4号闸口以东200米处堤坝底部有一个泡泉,冒出的水是浑的。胡维君暗叫一声不好(在抗洪一线拼搏了近一个月,这些军人都快成专家了),马上命令刘松波和徐俊分头向部队和地方报告。3分钟后,在反坦克连蹲点的炮兵团副参谋长王耀和连长贺德华全连赶到。他们接到的命令是:必须顶住30分钟!

这时,是下午1时13分。

反坦克连全连分为三组:一组下长江找源头堵漏洞,二组在堤坝内侧堵泡泉,三组搬石料、沙包。

连长贺德华率13名突击队员一头扎进浑浊的江水找源头,试图堵住漏洞。一名战士高喊:“这里有吸力。”贺德华不顾死活,脱掉救生衣就往3米深的浑浊水底扎进去(后来,贺德华还下令全连把救生衣脱了,给附近的居民送去)。可淤泥布满水底,无法确定位置。于是他们决定抱来自己的棉被,用沙包压着进行大面积覆盖,所有的突击队员都像疯了一样接沙包,传沙包,压沙包(指导员胡维君带领第三组)。

而另一侧,王耀带着第二组在堤坝内侧堵泡泉,眼看着水流变小。但突然间,大堤腰部近底部间喷出一个直径1米高70公分的水柱!

管涌!

只一瞬间,水柱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一下子就变成一个大水塘。

王耀怒吼道:“跟我跳!”率5名战士冒着生命危险跳进了管涌中。这么大的管涌,大堤随时会塌,这6人随时可能会被埋在堤底。他们并不是不爱惜自己的生命,只不过穿了这身军装而已。

13时50分,洪永生和王申东率全团大部队赶到现场,反坦克连完成了任务,坚持了37分钟,等到了团主力的到来。洪永生立即指挥部队装运土石袋展开抢险,王申东带5连党员突击队直接跃入长江,与反坦克连并肩作战。

可是,在突然爆发的天灾面前,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几分钟后,一股激流喷出,王耀等6位勇士被瞬间冲出。倾刻间,进水口处形成巨大漩涡,堤坝顶部出现的空洞已经有一间房那么大,再一会,堤坝整体开始塌陷,口子已经有5米。此时是13时58分。王申东被迫命令在江水中的部队立即上岸。可洪水的速度是惊人的,官兵们被洪水冲散,一个个撞在墙上树上,有的还漂流而去。包括王申东在内多人受伤,其中2人骨折重伤,所幸没人牺牲。

情急之下,王申东不顾伤痛,命令部队把一辆停在堤下的卡车推向决口处,可一眨眼,卡车在洪水中打了个滚就消失了。随即,10多米长的水泥防浪墙轰然倒塌。

九江长江大堤就此决口!

该炮兵团在决口处修筑围堰

背景音乐:祖海 佟铁鑫《为了谁》

延伸阅读:

《那年八•七,那惊心动魄的一天》

https://www.meipian.cn/1i7dizzw?share_from=self&share_depth=1&v=5.0.1&share_user_mpuuid=51e034c59c69fbb7010ed3f2ceb3bcc1&v=5.0.1&share_user_mpuuid=51e034c59c69fbb7010ed3f2ceb3b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