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氏列传》

 李氏者,狂之女也。一日,驾捷逛游,遇一奇瑞男而车吻,恕视掴男,恰逢烈阳高照,女带遮阳之帽,被男反击,帽飞十米之外。有好事者,摄于公众,而闻天下。惨遭网民改剧吃瓜,或文或歌或抖音无数,失妇人之颜,为援天下恶女之心,为其列传,以载史册。

李性张扬,举止粗暴,志性乖张,言辞鄙陋,识其者敬而远之。初为前夫所弃,寡居久矣,日以吟唱、麻将消遣。

时有一捕头曰童公,名小华,初任木耳,复迁石船,时亦休妻独居。见李氏,互生情,遂妻之。李氏自此腾达,曰挂职,曰荫夫。尚有承揽土石方卖买而富,置豪宅。亦买二手保时捷,并套牌。凡三年,违章二十有九,无祸。任是骄横,童公惧内,无阻挠。

李氏形短,因无姿色,常整容,每出常增高、配墨镜,俱戴遮阳帽,初见者以为貌美如仙,容其粗言粗行。恰逢无好色者之男,恕而掴其帽飞,旁人击掌庆之。

然李氏骄横,天下人愤焉,渐至沸腾。以沫掩于大祸。

李氏之横,罪得也。

太史公曰:罪女者,而如李氏也,爱女者勿如李氏,天下无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