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萨蛮·人人尽说江南好》

【唐】韦庄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

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一首韦庄的《菩萨蛮》高度的概括了江南的美,词里描绘了江南的春水蓝天、孤舟细雨、水墨佳画、似月佳人;迷得“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

江南之美,甲于天下。

江南的美,美在水乡,美在古镇,也美在江南众多城市的老街里。

南京古秦淮。

《泊秦淮》

【唐】杜牧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六朝古都金陵的古秦淮河两岸历来是达官贵人们的游乐之地,诗人杜牧夜泊于此,面对秦淮美景,又见灯红酒绿,触景生情,感概万千,写下了这首诗《泊秦淮》。

《泊秦淮》诗行世后,秦淮河之名始盛于天下。

  入夜,月色下的秦淮河温婉静谧,优雅娇羞;两岸华灯,泛着金色的微光,点缀着秦淮河的夜色;小船轻轻地飘在绵绵的碧水之上,驶向那灯火阑珊处,这情这景足以让人缓缓地坠入梦里的水乡。

镇江西津渡。

《 泊船瓜洲 》

【宋】王安石

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

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

一街看千年,镇江西津渡。在古时,这里曾经是长江的一个渡口,后来河道走偏了,泥沙慢慢的堆积,形成了有着千年历史的古街。

宋熙宁元年(1008年),王安石应召赴京,在西津渡乘舟北去,写下了著名抒情小诗《泊船瓜洲》。

西津古渡依山临江,风景峻秀,登上山顶云台阁,远眺长江两岸,北岸的扬州、镇江的金山、北固山、焦山等尽收眼底。

走在古街,青石板路面上那深深的车辙印,足以证明这千年古渡、千年老街当年的繁华;老街上随处可见的六朝至清代的历史踪迹,耳边似乎传来了千年的历史回声,使我情不自禁地激发出无限的遐想和幽古之情。

  无锡古运河.南长街。

在高楼林立的无锡市中心,有一温婉绵长、古色古香的南长街,古运河与其作伴,它被誉为“江南水弄堂,运河绝版地”。

走在南长街上,河路并行,古民居清新典雅,时尚的生活已完全融入了南长街中;而走到河岸边,小桥、流水、人家,又让我恍如隔世,这不就是梦里的水乡嘛!

有谁会想到,有着浓郁江南市井风情的南长街,曾是马蹄哒哒的古驿道。

南长街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10世纪,这里是北宋开设的驿道,驿道南连苏州,北接常州,与水驿古运河平行。

南长街所烙刻的历史印记众多,如今这条古街已成为无锡古城数千年吴文化、水文化凝聚而成的一个缩影。

扬州东关街。

东关街位于大运河旁,古城门楼与大运河东关古渡相连。

在唐代,扬州就赢得了“东南第一商埠”的美誉,东关古渡码头是当时扬州最繁华的交通要冲,有了码头就有街市,舟楫的便利和漕运的繁忙,催化出一条商业密集、人气兴旺的繁华古街一一东关街。

东关街上集中了众多古迹文物,有逸圃、汪氐小苑、街南书屋等,更有“中国四大名园”之一的个园。

一提起江南,便会想到扬州;一提起扬州,便会想到她那迷人的身姿一一瘦;扬州也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文人墨客追逐刻画的对象。

《忆扬州》

【唐】徐凝

萧娘脸薄难胜泪,桃叶眉头易觉愁。

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

诗人的忆扬州,为人们完美的展现了扬州的月色之美;在诗人的眼中,天下三分之二的美,竟都是扬州的。

然而扬州迷人的美,不仅仅有月色之美,更有古城之美。

《纵游淮南》

【唐】张祜

十里长街市井连,月明桥上看神仙。

人生只合扬州死,禅智山光好墓田。

诗人张祜在诗中描绘了扬州城内繁荣的街市,展现了古时扬州城的繁华,同时也描绘了明月夜里桥上观赏诗情画意的景色,从侧面展现了扬州城的迷人姿色。

诗人写到动人之处,发出了感叹,愿渴望死在扬州,身边的绮丽风光就是最好的墓田。

可见,诗人对江南的热爱已如痴如醉,诗人更是被扬州的迤逦风光所深深地打动。

苏州山塘街。

山塘街位于苏州古城西北的阊门,至“吴中第一名胜”虎丘,全长3600米,约合七华里,故称“七里山塘到虎丘”。

  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来到了山塘街,让我知道了唐代诗人白居易与苏州的深厚渊源。

唐代时,苏州的阊门一带已是十分的繁华了,名著《红楼梦》中就有描述: “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 其实,唐代时候的山塘街路况很差,路面非常狭窄;河面上没有桥,百姓必须淌水过河;去虎丘的道路迂回曲折,艰涩难行;沿途河道多有淤塞,常有水涝发生。

唐宝历元年(公元825年),白居易到苏州任刺史,游览了山塘街和虎丘,白居易下令凿河修路建桥,葑土筑岸,间植“桃李莲荷数千株”。自此以后,苏州就有了美丽的水街一一山塘街。

白居易非常喜欢山塘街景色,“不厌西丘寺,闲来即一过”。

公元826年,55岁的白居易因病卸任,离开苏州,老百姓垂泪相送,不忍别离;白居易站在船头,望着久久不愿离去的百姓,写下了《别苏州》: “一时临水拜,十里随州行.....怅望武丘路,沉吟浒水亭。”

古往,山塘向来是帝王国君、文人墨客的钟爱之地;无论是康熙乾隆,亦或是伯虎秋香,都曾流连于山塘河两岸。

乾隆皇帝特爱江南,在位期间曾六次下江南,美其名曰南巡。乾隆对山塘分外青睐,他写的诗中,直接提到山塘的就有9首;乾隆游山塘尤喜骑马,兴致起时吟道: “山塘策马揽山归”、“策马山塘不用船”、“马嘶小步出金阊”....。

也有民谣唱道: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杭州有西湖,苏州有山塘。两处好地方,无限好风光。” 这便是对山塘街的最为生动的写照。

绍兴仓桥直街。

绍兴是一座诗情画意的城市,在这座城市里有多处远离喧闹而又具有生活气息的老街,那就是仓桥直街、书圣故里、八字桥老街。

它的里弄小巷、粉墙黛瓦、小桥流水、沧桑多情般的浓缩在绍兴的老街里;旧民居、青石板、摇曳的乌篷船等江南印迹随处可见。

  绍兴书圣故里。

千年书圣唯一人,王羲之,生于山东临沂,后迁居浙江绍兴。

走进古巷,墙上遍布着书圣的墨迹,这里的一砖一瓦、一石一桥、一景一物都似乎有说不尽的与王羲之的故事。

墨池,相传这里是书圣王羲之的洗笔池。

偌大个池子,被书圣洗成墨池,可想而知,当年的王羲之是多么的用功和勤奋。

绍兴八字桥街区。

小桥流水旁,破败的绍兴老房子,仍散发着独特的韵味,在现今的都市中是很难再见到了。

在绍兴,鲁迅故里、沈园等景点游人如织,而这几处老街则被人们冷落,三三两两的游人,让我很是感到冷清;但它展示的是江南老街最真实的风貎,来到绍兴,不妨到此走一走。

湖州衣裳街。

湖州,典型的江南地,它东邻上海,南接杭州,北濒太湖,古时称湖州为西吴。

衣裳街位于湖州繁华商业区,依傍河水而建的古街,街上因有众多的估衣店而得名“衣裳街”。

衣裳街历史很是久远,可追溯到1600年前的东晋。在宋代称衣裳街为州治大街和市街,明代称府前街和小市。街内最为有名的历史遗迹有: 东晋谢安故居旧址;南梁吴兴太守肃琛建的白苹馆;唐大历九年颜真卿建的霅溪馆。

以往,一提到太湖,就只会想到太湖之滨的苏州和无锡。

此次去南浔古镇顺路湖州,让我对湖州有了新的认识和了解。

湖州是环太湖地区唯一以“湖”命名的城市。湖州,一个清丽、闲适的江南水乡,让无数人选择安居于此,在这停留、欣赏美丽的江南风光;无数文人墨客在这里也留下了不少的传世篇章。

《湖州》

【元】戴表元

山从天目成群出,水傍太湖分港流。

行遍江南清丽地,人生只合住湖州。

泰州老街。

在泰州凤城河桃园景区旁,一个麻石铺就的明清小街,穿梭在深深的四合院落,声声入耳的评弹说唱,满街悠悠飘香的小吃,一条青砖黛瓦的古建筑带,绵延了近千米,这就是泰州老街。

从古至今,泰州老街已有300年的历史了。

老街旁,凤城河夜景。

泰州有2100多年的历史,寓意国泰民安,自古便有“水陆要津、咽喉据郡”之称。

700多年前,马可波罗来到了泰州,赞赏不绝,他是这样评价泰州的: “这城不很大,但各种尘世的幸福极多。”

自古以来,泰州就英雄辈出、明贤荟萃,郑板桥、施耐庵、梅兰芳等都是泰州人士。泰州是我国文学气息最为浓厚的一座城市,“儒风之盛、素冠淮南”,我有幸步入了郑板桥故居、梅兰芳纪念馆,体验那历史的书香年代。

泰州稻河古街。

近年投资复原的明清民居古建筑群,街区很大,与风城河连在一起,景致很美。

然而泰州老街游人如织,而稻河古街却.....。

宁波老外滩。

一提到外滩,人们自然而然地会想到上海的外滩。虽然它是最为有名的外滩,但它的出现要晚于宁波三江口老外滩20年。

1842年中英《南京条约》签订后,宁波被开辟为五口通商口岸之一,三江口成了欧美商船云集之地;中外商家也争相在岸边兴建店铺门面,于是这里就成了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外滩。

宁波的老百姓也正是从老外滩这一窗口,认识和看到了世界,接触了西方文明。

老外滩天主教堂。

夜色下的宁波三江口老外滩。

  宁波鼓楼步行街。

宁波的鼓楼最早建于唐长庆元年(公元821年),至今已有1200年历史,它是宁波历史上正式置州治、立城市的标志。

如今,鼓楼步行街的建筑充分地体现了宁波江南水乡的特色,小青瓦双坡屋面,风火马头墙,各种精细的外墙木装饰,既具有宁波传统街面的风貌,又具有强烈的历史文化质感。

  宁波南塘老街。

南塘老街是宁波八大历史街区之一,其历史可追溯至南宋。

经过打造后的南塘老街,古味似乎欠缺了一些,其南塘河的江南水乡味道似乎也没那么浓,反倒是商业化味过重了。

不过,商业化运作的老街,虽少了点传统历史文化的渲染,却也满足了游人们逛吃的需求。

  宁波奉化溪口老街。

到了宁波,溪口是一定要去走走的;走溪口,一定不能错过一条水和一个人。

所谓一条水,便是穿街而过的剡溪;溪口以剡溪之水而得名,这里山水如画,风景秀美。

所谓一个人,便是在民国时期,溪口出现的蒋介石。溪口,一时成为人们的瞩目之地;溪口,成为蒋介石这个风云人物的人生起点。

溪口老街,临溪而建,武岭门立于老街街口,过武岭门后的三里老街,便是蒋介石、蒋经国父子俩从小生活的故乡·····。

上海七宝老街。

说起上海,有个说词,十年上海看浦东,百年上海看外滩,千年上海看七宝。这里的七宝,就是上海人最为喜欢和常去的七宝老街。

七宝自后汉起形成,到宋初发展、明清繁盛,至今已有1000多年历史。作为历史上的松郡重镇,七宝老街有着丰厚的历史文化底蕴。

来到上海,饱览了时尚魔都、璀璨光影之景后,不妨走走七宝,乘地铁9号线可直到。

每一次到江南,我都会沉醉其中,离别时更是依依不舍,留下万重牵挂。

小桥流水心依恋。

依恋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