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6

初识荷花,是缘于杨万里的古诗《小池》: 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再识荷花,是因了周敦颐的《爱莲说》: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这出水芙蓉,就是荷花,我更喜欢水芙蓉这个名称,清新脱俗。

闺蜜去年就念叨着要去岭下看荷花,种种原因,终未成行,今天如愿了。

拍花,也拍我们,都是润了色的照骗,赏心悦目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