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迷上听收音机,秋日午后,听着收音机里传来的经典老歌,窗外是淡淡的桂花香,阳光斜斜柔柔,日子仿佛也变得惬意起来……某天,从收音机里听到一句:“乾坤万里眼,时序百年心”,真是惊艳!查了一下,出自老杜的诗。天地好似长了一对眼睛,百年来时令时序周而复始。所有的一切将化为历史,而历史只是一瞬间,几页纸。至于个人的烦恼呢,在历史的长河中,连沙都算不上。这丁点的尘,难道不应该抛在脑后吗?用一颗历史心来解答人生,会豁达许多!


北宋从仁宗朝到徽宗朝,因为党争,政坛上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我方唱罢你登场,没完没了。多少人成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多少人颠沛流离,抑郁而终,客死异乡。如果有一颗通透的心,看淡看穿名利,或许日子会好过些。晁冲之有一首临江仙选入词三百,虽有对往事的怀念及伤感,但亦不无对人生的彻悟及坦然,如下:


“忆昔西池池上饮,年年多少欢娱。别来不寄一行书,寻常相见了,犹道不如初。 安稳锦衾今夜梦,月明好渡江湖。相思休问定何如。情知春去后,管得落花无?”


晁冲之是晁补之的从弟,出身名门,本人亦是进士。绍圣中坐党籍,隐居十多年。词中的西池指金明池,是汴京城西的胜地。宋太宗初年,有个金明池事件,说太宗弟弟赵廷美密谋在金明池弑兄夺位,被人告发,结果廷美被一贬再贬,永无翻身之日,这自然是段冤案。哲宗元祐年间,苏轼兄弟、苏门四学士以及晁冲之等一班文人,常常聚集金明池,众谈豪饮,诗词歌赋,盛极一时。后旧党失势,众人均遭贬谪,风流云散,各奔东西。往日的美好只在记忆中,因此词中有着深深的感伤,亦是人之常情。


然而,幸好,“安稳锦衾今夜梦,月明好渡江湖”。虽经此风刀霜剑,今夜,我的被子还是盖得安安稳稳,严严实实,温暖如春的被窝会助我做一个甜甜的美梦,让我的灵魂穿越江湖,跑去与你们相会。不过,各人的境况,真不必细问,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情知春去后,管得落花无”,是随风飞到了天尽头?还是污淖凋零陷于渠沟?落花的命运既然是无可奈何,那就随遇而安,坦然面对吧。许昂霄评此词云:“淡语有深致,咀之无穷。”说得很恰当!


秦观当年也是这西池盛会的参与者,他写有一首千秋岁,词中有“忆昔西池会,鹓鹭同飞盖。携手处,今谁在?日边清梦断,镜里朱颜改。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秦观表达的,是一种江河日下般的凄厉!同一事件,同一经历,在秦观在晁冲之,感受是不同的。前者显然是被逼至绝路,后者却有回旋之地。性格决定命运,这句老生常谈的话,我还是不得不说呢。

文|筠心
图|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