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中旬,正赶上大凉山彝族自治州过火把节。火把节是彝族太阳历的第二个星回节,在农历六月最热的时候过。明代诗人杨慎曾写有“年年六月星回节”的诗句。据历史文献记载,火把节有“以火色占农”、“持火照田以祈年”、“携照田塍,云可避虫”等含意。火把节,是彝族众多传统节日中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场面最壮观、参与人数最多、民族特色最为浓郁的盛大节日。节日期间,十里八乡的彝族同胞穿上节日的盛装,载歌载舞,举办声势浩大的选美活动和服饰、赛马、摔跤、斗牛等比赛。当然还有一个重大的事情就是拍照,拍全家福或者拍一张自己穿着盛装的照片留作纪念。

7月22日这天,布拖县的拖觉镇过火把节。人们坐着蹦蹦车,三轮车或者步行来到来镇上,感受热闹的节日气氛。

姑娘小伙儿都穿上彝族最隆重的服装,在街上排队行走展示,像模特队一样走在最热闹的地方,引来人们驻足围观。面对人们艳羡的目光,姑娘们更加自信,腰板挺得更直了,脚步也更加轻盈欢快了。

你只要想看美女,找一处蹲守即可,时不时就能看到远处走来的盛装美女队伍。我不明白她们为什么是排着纵队走在街上。问了才知道。原来排队走更好看,也更能吸引人。原来如此啊,她们好聪明!这样的情景我是第一次看到,看得我兴奋不已,感觉眼睛都不够用了。哇哦,迎面又来一个美女,这个女孩好漂亮!

就连背影也是那么好看呀?好看就一定要留个纪念。走,拍照去!

镇上一角,在最热闹的那条街上,就有一家照相馆。其实都谈不上是正规的照相馆,门面是一家卖电信产品的,估计平时卖卖电信器材,节日期间才做起照相的生意。这不,在店铺外墙上拉上一个简易的喷绘背景图,便是一个临时的“影棚”,一个不怎么专业的女摄影师,拿着一个配置很低的照相机便开始拍照挣钱了。

旁边就是熙熙攘攘的人群,背景布下不停的换着人。您还别说,就这么一个简陋的“照相馆”,生意却异常火爆,喷绘旁边挤满了照相的人。

这是一家三口的合影,妈妈把俩孩子并排放在背景布下,自己坐在旁边,不太自然的面对镜头,任由摄影师摆布。

这里也没有镜子,摄影师会帮着顾客整理一下衣服和饰物。

看这里,笑一笑,咔嚓,完成。

拍完,摄影师也会和顾客沟通,让顾客看看取景器里的影像是否满意,不满意再来一张,满意了就换下一个人。就像流水线一样,快速的换着人。

一旁背着孩子的姐姐帮妹妹整理衣衫饰物,这里经常看到年轻的女子穿着华服,佩戴着满身的银饰,再顶一个大大的头冠,美美的走在街上。而一旁的妈妈或者姐姐身着普通的衣服,帮女孩拿着备用的衣服,包包和头冠,甚至背上还背着孩子,默默的付出令人感动。

再来一张!

拍完在旁边等一会儿,照片就出来啦!拿着这样的照片,付上20元钱,人们便心满意足的走了。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

小朋友好奇的看着大人们拍照。

这里没有更衣室,人们就站在一旁换衣服。这样一套银饰衣服加头饰差不多要十几万左右,穷人没有的话,会借别人的穿一下拍照。一家人当中,有几个姐妹的,可能就只有一套,她们也会换着穿,换着拍照。

头饰最重了,一般戴上要用一只手或者两只手扶着才能保持平衡。长时间戴着颈椎是受不了的,所以在街上,我们经常看到女孩的妈妈或者是姐妹帮着拿头饰,需要的时候再戴上。

小女孩靠在背景板旁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姐姐穿上盛装的样子,期待有一天自己长大了,也能穿戴整齐,像这样隆重的拍一张照片。

背景板前面依然不停的换着人。来了一家四口,妈妈带着三个孩子拍合影。爸爸呢?不得而知,留下了更多想象的空间。

对面的街上又走过来一队美女,虽然服饰不同,但她们也是彝族人,原来彝族也有很多分支,这从服装上就能看出来。

她们打的黄伞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朵朵伞”。

突然下起倾盆大雨,刚刚还人满为患的露天照相馆,转眼间一个人都没有了,街上只有打着伞的匆匆行走的路人。

这就是露天照相馆的故事,虽然是短短的片段,折射出许多的人生故事。

作者简介:

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

美国摄影学会影艺精通级会士(PPSA)

英国皇家摄影学会硕学会士(ARPS )

新加坡摄影艺术家协会博学会士(FAPAS)

新加坡怡丰摄影协会博学会士(FPVS)

国际摄影家联盟(GPU)会员

中国女摄影家协会会员

作品入选第26届全国艺术展览

获第二届“海峡影艺杯”全球年度优秀摄影师

作品在国内国际多个摄影比赛中获得金、银、铜牌及优秀奖几十个,上百幅作品入选

作品在国展、凤凰双年展及中新马泰国际摄影交流展等多个摄影展中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