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依然 出境:依然 摄影:江枫(六年级)、梅朵儿、呢喃小语 拍摄地:新疆魔鬼城


题引: 这是我11年前即兴瞎掰的一个长篇爱情故事。说它瞎掰是因为文中出现的人物都是厦门爬虫部落户外俱乐部的虫友,而故事情节是根据论坛的虫友们提出的各种要求即兴瞎掰出来的。   请耐心地看完下面依然发在爬虫部落的贴子,了解当时的背景,再去看小说,更会充满趣味性。 (心急的朋友可直接进入下图正文)

穿越时空的爱恋3

5(3)

不行!我得赶快带她到敦煌看大夫。 囟肉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背起香香,马上就走。 囟肉心里急啊,恨不得脚底生风,马上飞到敦煌。可是,两个人的重量,在沙地中行走是如此地艰难。 他心急如焚,可是,却只能慢慢一步一步地走着…… 月色下、两个人的身影在沙漠中缓缓地移动着…… 不知过了多久,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在沙漠上,在囟肉气喘如牛的喘息声中,香香悠悠地醒了过来。

肉哥哥,趴在你的背上好舒服啊,真想就这样永远地走下去,永远没有尽头。可是,你是那么辛苦,可是,我的胸口憋得透不过气来! 香香微微地动了一下,轻声地呼唤着:“肉哥哥,”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轻声叫道:“肉哥哥——放我下来。” 正奋力地向前行走的囟肉,隐约地听到了香香的一声呼唤,心想:是我太想听到香香叫我吧?正怀疑中,又清晰地听到了她的叫唤。 香香醒了!囟肉心中一阵惊喜!马上轻轻地把她放下,拥在怀中。 香香面色潮红,呼吸急促,两眼闪亮,深深地看着他。 囟肉忙着找水袋,香香按住他的手,轻轻地摇了摇头。然后,伸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颊,深情而怜悯地注视着他干裂的嘴唇、焦虑的眼睛,断断续续地说:“肉哥哥!这两天我好快乐!好幸福!来生——我们——还要——一起——走!”最后,她深深而不舍地看他一眼,仿佛要把他刻在自己的灵魂中,然后,轻轻地叹息了一声,手,慢慢地从他的脸上滑落,头轻轻地靠在了他的怀里……

不!不!囟肉在心里呐喊着。那深深而不舍的一瞥,就如一把利刃插入他的心房,只觉得椎心的痛。 囟肉傻了似地紧紧地搂着她,在心里一遍一遍地呼喊着:不!不!不!却一句话也喊不出来。 许久,他忽然醒了似的大声狂叫:“不!——不!——不!”,然后,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脸,悄声地说:“香香,你好好睡,你要撑住,我带你去看大夫,你会好起来的!你会好起来的!我不要来生,来生太遥远,我只要今生!只要今生!你听见没有?你要撑住!请你为我撑住!” “我带你去看大夫!我带你去看大夫!”他轻轻地背起香香,边不停地说着边拼命手脚并用、跌跌撞撞地向前走着走着……

(编外:当时在论坛更新时,论坛讨论热烈,各种情节提议,要求客串的虫友越来越多,有背绳、湖凃虫、掉牙、安、儇儿、躺虫等。于是即兴又掰出下面情节)

6 敦煌古道上,当一个蹒跚的人影依稀地在远处出现时,骑在马上的将士背绳对另一将士冬子(想了半天不知该取什么名字,想来是没有虫虫愿当这怕死的将士。)说:“好像是囟将军。” 他们策马前行,近了,一看,真是他! 立即下马挡在面前。 “囟将军,请随我们回去!皇上已布下天罗地网,你们休想逃出去。” 囟肉仿佛听不见似地轻轻地放下香香,一手环抱着她,另一只手缓缓地拔出宝剑,然后,抬起头,充满血丝的眼睛怒目一瞪,爆喝:“滚开!挡我者死!”

那爆喝声惊得马儿嘶叫,马蹄乱踢。 冬子不由心悸地后退一步。我的妈呀,这将军不愧是将军,路都走不稳了,还像只发怒的老虎。视线投向他怀中的公主,只见公主脸色灰暗,面无人色,心中一惊:公主怎么啦?死了?! 背绳心情复杂地注视着眼前的囟将军,站着不动。 将军,我该怎么做呢?你待我如兄弟,可是,皇命难违,放你走,我难逃一死。带你走,我于心不忍。唉,看你的情形已疲惫不堪,肯定不是我的对手。 罢,罢,罢,兄弟一场,今日我就成全你吧! “请恕难从命!”背绳将士大声说道,然后,拔剑上前。 “挡我者死!”囟肉怒喝上前,一剑挥过去,只听“咔碴”一声,背绳就倒地不动了。

一旁的冬子将士,吓傻了!在那瑟瑟发抖,我的妈呀,这瘦死的骆驼还是比马大啊。 见着倒在血泊中的背绳将士,囟肉的心中针扎般地难受,咬牙切齿地骂道:可恶的背绳将士,你为什么不躲?你为什么不还手?! 见面前的冬子还立在那发抖着,圆眼一瞪,不耐而悲愤地大吼:“还不走!?” “走,走,我这就走!”冬子哆哆嗦嗦地说,牵上马,颤颤悠悠地上马,向旁边的小道飞奔而去。 “我们骑马去,很快就会到的。”囟肉柔声地对香香说着,然后,牵过马,把她扶上去,扬尘而去。

7 清冷的月色洒在长安城内,一切都已寂静无声。 紫禁城中,只有少许的灯光仍然亮着,大部分人都已进入了梦乡。 御书房内仍然灯火明亮,一个身着龙袍的高大身影面对窗外的月牙长久地站立着。 “皇上,该歇息了,已经四更天了。”在旁侍候的安子忍不住低声提醒。 他似乎没有听见,依然面对窗外一动不动地站着,“你出去,我想一个人自己呆着。有香儿的任何消息马上回报。” “是,皇上!”安子低头倒退着出去。 糊涂皇上轻轻地叹了口气,声音绵长而深幽。

香儿,你在哪?你还好吗?父皇虽叫糊涂,但并不糊涂啊。我知道你喜欢囟将军,可是,你是公主,生下来就注定了自已的使命,那是皇族的使命。皇室的人不可以有私人的感情,一切得以大局为重啊!何况把你嫁入邻国,贵为王妃,地位尊贵,以后将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享不尽的荣华富贵,那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啊,总比嫁给囟将军,终日担惊受怕来得强啊! 香儿,你不懂为父的一片苦心啊!你竟然和囟将军逃走了。 逃走了好!如果那是你的选择,如果你觉得幸福,一切后果就让父皇来承担吧! 可是,我还得把你找回来。你从小娇生惯养,衣食无忧,怎受得了外面的风餐露宿啊? 回来吧!回来吧!我会好好地安置你的。

他对着那轮弯月,喃喃地自语着,此时的他不再是一个意气风发的皇上,而是一个忧心忡忡的父亲。 天,渐渐地亮了。 “皇上,有香香公主的消息了。”安子进来低声地说。 “快!快说。”他急迫地说。 “熊将军飞鸽传书,有人在去敦煌的路上遇到他们了,公主,公主……”安子哽咽着说不下去。 “说!”皇上的心揪紧,声音有点发颤。 “公主,公主,已经升天了。”安子抹了一下眼泪,悲伤地说。 那背影明显地颤动了一下,然后,久久没有任何动静。

“好,你下去吧!”许久,他开口说道,声音中透着说不出的疲惫和苍老。 “皇上!”安子担心地叫着。 “你下去吧。还有,把搜找的人撤了。”皇上仍然面对着窗外不动。 香儿,你生前没有自由,死后,就让你自由吧!如果有来生,一定要投生到一个平凡的人家,不要再生在帝王之家了。 那站立的身影,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站着,似乎站成了一尊雕塑。

8(1)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在敦煌城中,已有早起的人在忙碌走动。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在倾城客栈门前响起。 “一大清早的,叫什么叫?”倾城客栈的店小二掉牙边打着哈欠边不满地叫。 他睡眼朦胧地打开店门,一看,一个激凌,不禁惊叫,“鬼啊!”正要转身关门,却被一只大手抓住:“我是人!住店。” 鬼是不会说话的,还有那眼珠子还会动。掉牙的心稍稍落回原处。 他惊魂未定地打量着眼前的人:头发凌乱如茅草,胡须拉喳、嘴唇干裂、眼布红丝、整张脸灰蒙蒙的,只有眼珠子偶尔动一下,浑身上下都是沙子,没有一寸干净的地方。背上背着一个女子,软软地趴在背上看不清面容,也是深身上下都是沙子。这分明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如果不是那沙哑的声音,那会动的眼珠子,谁会认为他是人呢? 这种人还是少招惹的好。

“住店啊?”掉牙不耐地问,正要接着说“本店已满”,却见囟肉掏出一锭金锭,往他手中一塞,“给我两间上房,马上帮我请敦煌最好的大夫来!” “好,好,这就去办。”掉牙看到那锭金锭,眼睛一亮,把“本店已满”给缩了回去,这年头赚个钱可不容易,老板娘肯定开心。 “客官这边请。”掉牙把囟肉带到房间,“客官,要不要先喝水?”见他把那女子放在床上,就坐在她身边一动不动地看着她,不禁发问。 “快请大夫来!”囟肉头也不抬含着怒气说。 “好好,这就去。”好心让你喝水还发火,看那样子,就是怪,嘴唇都干得快裂了,还不喝水。你就这么一直看,她的病就会好啊?真是的,掉牙边退出,边在心里嘀咕着。 过了半盏功夫,掉牙带着一个人来到了房间。

“客官,这是本城最有名的躲大夫!” “是你看病?”躲大夫见眼前的人一脸发黄,开口问道。 “不是,是她!快帮她看看,她发烧了。”囟肉闻言,快速离开,让出位置。 躲大夫上前一看,一惊!然后,气急败坏地大叫:“一个死人!看什么看?拿本大夫开什么玩笑?!” “你说什么?”囟肉眼一瞪,眉一扬,生气地嚷,“再说一遍?!” 躲大夫不由地后退一步,仍生气地嚷道:“你疯了!死人看什么大夫?!” “谁说她死了?!”囟肉恼怒地冲上前,一拳猛砸过去,大吼,“你才疯了呢!” “你!你!你!”躲大夫摸了一下鼻子,一手的血,气得指着囟肉说不出话来。 “滚!滚!”囟肉指着门口怒吼。 “走就走。”躲大夫小声地嚷嚷,看着眼前眼露凶光的人,快速地后退离开房门。好汉不吃眼前亏,我也不跟你这疯子计较了。


8(2) 店堂内,掉牙正对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眉飞色舞地说着。 只见那女人,身着及踝长裙、长发盘起,露出雪白的脖颈、细腰如柳、举手投足、浅笑之间透着无限风情。她就是敦煌城内远近闻名的倾城客栈的美貌老板娘儇儿。 “你不知道他有多怪,简直就像从地狱中爬出来似的。”掉牙正兴致勃勃地对她说着。 儇儿边听着边眼波流转。 这时,躲大夫一手捂着鼻子,一边愤愤地走过来,“什么东西吗,死人还看什么大夫!” “死人?”儇儿先是一惊,再看躲大夫那狼狈样,忍不住心里翻腾着笑意,却摆出一付同情的样子发问,“发生什么事情啦?” “那个少女死了。我说她死了,那疯子还打了我一拳。你们看,你们看!”躲大夫指着自己的鼻子嚷着。

“掉牙,快帮躲大夫看看。”儇儿出声。 “算了,算了,算我倒霉。以后这种事别再找我,哼!”躲大夫一甩手怒气冲冲地离开了客栈。 “走,我们去看看。”儇儿心中好奇。 敲门进入房间,见到囟肉还是痴痴傻傻地盯着那躺在床上的少女看。 “店小二,请再帮忙找一个大夫!”囟肉疲惫地说。 见此情境,儇儿不禁眼角潮润,心中赞叹:好个痴情男儿。 “客管,人死不能复生,早入土为安吧!”儇儿轻声相劝。 他空洞而悲伤地问:“她真的死了?” “是的!客官请节哀顺便。”儇儿心中不忍,但还是肯定地说。 “死了!”囟肉轻轻地说着,然后,许久,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再也没有言语。

儇儿静静地陪在一旁,心中嘘吁不已。要是我儇儿能遇上这样的痴情男儿,也不至于到这荒野之地来当老板娘了。 “兄弟,人死不能复生,早入土为安吧!”她再次真诚地劝道。 “哦!”囟肉忽然惊醒过来似的,然后,打起精神来说,“谢谢姑娘!能否请姑娘帮个忙?” “兄弟请讲,只要我能办到!”儇儿爽快地说。 “麻烦姑娘帮我们买两身干净的衣服、一匹马、再找个人帮我的朋友换洗化妆,然后,备一桌饭菜,可以吗?” “行,我这就去办。”儇儿痛快地说,然后,转身离开。 出了房门,儇儿干脆利落地说:“掉牙,让飞雪备一桌好酒好菜,让安和kim去买马、买衣服,让落尘多带些银子去请妙手布拉吉来帮忙化妆。”掉牙听从吩咐走后,她就静静地呆在那想着心事,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8(3) 店堂中,囟肉正低头吃喝。 儇儿在一旁悄眼打量着:见换洗一新的囟肉浓眉大眼、气宇轩凡、一付大将之风,脸色不再有悲痛之色,已平静如常,心中不禁感慨:又是一个薄情之人!就那么一会儿工夫就没事一般了。唉,这事上还有痴情之人吗?再见靠坐他身边打扮一新的少女,美貌如花,脸色红润、娇艳欲滴,仿佛闭眼睡着了似的。好个美人儿,可惜红颜薄命啊! 囟肉吃完,走向儇儿,把一整袋的钱放在柜台,拱手说道:“多谢姑娘相帮,来生定当相报!” 然后,回身抱起少女,走向外面的马匹。 “你去哪?”儇儿忍不住发问,话声刚落,已见路上尘土飞扬。

9、 落日的余晖给大漠度上了一层金色的光影,月牙泉如一位娴静的少女静静地横卧于沙丘之中。 鸣沙山的山坡中,一位身着白衣的少女静静地躺在沙地上,旁边一个伟岸的男子时而用手挖着沙坑,时而俯身对少女说着话。 当太阳金色的光影移到山坡上时,那个男子轻轻地抱起少女,把她放入沙坑内,然后,久久地注视着,尔后,拔出腰间的长剑利落地往脖子一抹,那喷射的鲜血如一朵朵红色的玫瑰在空中飞舞,然后,落在沙地上。接着,他缓缓地倒在少女的身边。随着他的倒地,那堆积在旁的沙子轰然倒塌,缓缓地淹没了一切。

太阳的光线由金色慢慢地变成橘黄,橘黄笼罩下的洁净和缓的沙地上,一朵红色的血花璀灿夺目,如美丽的花儿绽放。 风声呼呼,夹着沙子翁翁的轰鸣声,隐约地汇成一股模糊的声音:来生还要一起走! 那声音在沙丘之中婉转回荡着……来生还要一起走!——来生还要一起走! (前生完)


编外:本来可以让香香被救活,再让他们前往临国,与阿达王子再来一段故事的。可是,当时临近期末,实在太忙,没时间天天写文。只好让卤肉和香香结束他们的前生。当时论坛的虫友们都意犹未尽,极力抗议。后来又怂恿囟肉接着往下掰,于是出现了一个依然柔情版和囟肉豪放版的《穿越时空的爱恋》。可惜当时没把囟肉写的保存下来。

二、今生 1、 周末,香香早早就醒来。 夜晚又回到那依稀而零乱的梦境:大漠、香车、一个骑马向前的武士、月牙泉…… 呀,奇怪,为什么我老是做这样的梦呢?不管啦,起来,今天要去厦门逛逛。 几乎每个有空的周末香香都要到厦门转转,似乎是为了寻找什么,可是,到底是为了寻找什么自己却又一片茫然。 在厦门瞎逛着,看到了山海河户外用品店,好奇,走了进去。 这个笑容满面的店主看了就觉面善亲切,香香开心地和他闲聊着,于是,就这样第一次参加了爬虫的活动。 这个GG看起来好熟悉啊,我好像在哪见过。他,就如我的亲人一样。好怪的感觉!香香忍不住和他搭话,“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囟肉”囟肉温厚地笑答,“你呢?”

“香香。”香香清脆地说道,并且眼大眼睛好奇地左看看右看看,“哦,是长着许多肉,叫囟肉倒合适。”香香一说完,为自己的唐突而吃惊,第一次见面,我怎么就那么随便地和他开玩笑啊,就如我们认识很久一样。 囟肉被看得不好意思。这丫头怎么这样看人啊?不过,很奇怪,我对她一点也没陌生的感觉,就如我们认识很久一样。于是,忍不住跟着夸张地吸一下鼻子,“哦,是有点香,叫香香挺合适。” 说完,两人不禁相视大笑。 后来,香香似乎明白了:原来我到厦门是为了找寻爬虫俱乐部啊。在这儿,我很开心很踏实。每次参加活动都很开心、很快乐。我好喜欢爬虫的老大、熊、杜姐、依然、躲虫、囟肉……特别是囟肉GG,我最崇拜了,文章写得棒极了,说话又幽默,和他在一起很安心,像个大哥哥一样。 所以,每次遇上,她都忍不住跟着他,在他旁边快乐地说着、笑着。照相时,会吵着要和他照相。

2、 漳州回来后,香香看着依然发过来的相片。 看着、看着,当她看到和囟肉GG的合照时,好吃惊,嘻嘻,我和肉哥哥长得还真像。 睡了,睡了,真累啊。 大漠、香车、骑在马上的武士、月牙泉……香香在混乱的梦境中挣扎着。 忽然,那个武士回头对她温厚一笑,是——囟肉! 我想起来,我想起来!一切,一切都想起来!父皇逼我到邻国和亲……鸣沙山……月牙泉……我在肉哥哥怀中……来生还要一起走…… 香香从床上坐了起来,不禁泪流满面。原来,原来,我要找的人就是你,肉哥哥!可是,你还记得我吗?你还记得我们的前世吗?

3、 香香迫不及待地参加了爬虫的泡茶活动。 见面时,坐在囟肉身边的香香不禁试探地和囟肉聊着:“囟肉,你去过很多地方,不知有没有去过月牙泉?” “月牙泉?有,去过的,很不错的地方。”囟肉随意地答道。 “真的?!”香香开心地喊,接着假装开玩笑地问,“那,那,在那儿有没有发生过什么浪漫的爱情故事?” “哪有那么多的艳遇?呵呵!” 囟肉好笑地说,“没有,我也希望有呢。” “好好想想,真的没有吗?”香香有点失望几乎快哭出来地追问着。 这香香怎么啦,怎么那么失望?好像快哭出来的样子。这女人有时真是莫名其妙的,让人无法理解。我在那没发生过什么浪漫的故事,她也不至于那么伤心啊。

“真的没有。”囟肉不解地问,“你怎么啦?” “没有啊,”香香挤出笑脸,嬉笑着,“可能是沙子进眼睛了。” 你忘了!你全忘了!你怎么可以忘了我们前世的约定? 忘了好,忘了好!我不要你记得,我不要你痛苦!我不要你挣扎! 就让我当你的妹妹吧,不,不,我怕世俗的眼光玷污了这哥哥、妹妹的称呼,就让我当你的女儿吧! “囟肉,我好喜欢你,好崇拜你,我当你的干女儿,好吗?”香香轻轻地问道,唯恐他不答应。 “好啊,白捡一个这么大的女儿当然好。”囟肉边乐哈哈地说边在心里嘟噜着:只要你不要一付有人斯负你的样子,只要你开开心心的,怎么样都行。

香香不禁快乐地大叫:“太好了,不许反悔,嘻嘻,等我哪天要嫁了,你可得给我办份厚厚的嫁妆。” 肉哥哥,让我在心里最后一次这么叫你吧,这样也好,今生我们依然一起走。 我会快快乐乐,我会找一个我的白马王子,而过去的一切,不过,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本来就是一场梦,呵呵!全剧终。) ——依然于2008年6月

  后记:

第三组相片摄于新疆魔鬼城。由于天气太热,四个站点我们只下去了一个站点,匆匆拍了一会儿,所以场景比较单一。最喜欢最后一张图的这个系列,是六年级的江枫手机拍的,不得不点赞。

发现魔鬼城这组图片配在故事最后这部分实在有点不搭。男主角在那伤心欲绝,而作者却在那飞舞衣袖,真是有点不厚道。只能将就了。

十年前的依然只拍几张相片就可以写出一大箩筐文字,现在的依然拍一大箩筐的相片却不再喜欢写文了。今天,就让过去的依然与现在的依然融为一体,泡制出这新版的《穿越时空的爱恋》,做为一个时期的纪念,把它当成送自己的生日礼物!

以后的依然会喜欢做什么呢?随心而动吧!接受和喜爱每一个现在的自己!

—依然于201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