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飞驰在无人公路上,时而陡峭时而曲折,空旷的路面在无限延伸,前面是大片大片低飞的云朵,荒凉苍茫的戈壁从车窗外飞掠着,一闪而过,浑厚、博大、壮观——这是去往魔鬼城南八仙路上的景致。

  当车在开阔的路边停下,走进南八仙雅丹地貌群,我还是被震撼了,映入眼帘的是大大小小土墩和馒头一样的土丘,酷似百万座古城堡,像蒙古包林立,像金字塔、碉堡、蘑菇、 麦垛,奇形怪状,千姿百态,干涸的土地,怪异诡谲的纹路,寸草不生,没有一丝生机,耳边风声鹤唳,呼呼作响,吹来阵阵凉意,太阳亮得耀眼,天空却格外蓝,成片的白云漂浮其中,给人一种辽阔荒凉的美,空灵、超凡脱俗。

  南八仙雅丹魔鬼城,全称是大柴旦南八仙雅丹地貌群,由于雅丹地貌在我国西北拥有此类地貌的区域俗称“魔鬼城”,故又称“南八仙魔鬼城”,它地处青藏高原柴达木盆地北缘,是7500万年前第三纪晚期和第四纪早期的湖泊沉积物,由于地质运动抬高而脱离水体,期间的盐和沙凝结地壳被西风侵蚀雕塑而成,是世界最面积大,最典型的雅丹景观之一,分布面积达千余平方公里,平均海拔3260米。

其奇特怪诞的地貌,飘忽不定的狂风,以及因地形奇特而生成的诡秘瑟人的风声,再加上当地岩石富含铁质,地磁强大,常使罗盘失灵,导致无法辨别方向而迷路,被世人称为“魔鬼城”,“迷魂阵”,别具一格。

南八仙地名来自一个悲壮的故事:1955年有八位南方来的女地质队员,为寻找石油资源进入这里,挥洒着青春的风采。一次她们在迷宫般的风蚀残丘中跋涉测量,返回途中,铺天盖地的黄沙笼罩了荒漠,她们在这被称作"魔鬼城"的地形中迷失了方向,仅有的标志也被掩埋,干渴饥饿向她们袭来,第三天,当寻找她们的队员发现他们时,她们却永远长眠在这亘古的荒原。为纪念八位光荣的女地质队员,在她们牺牲的地方被称作“南八仙”。

  地以人名而生,地质队员的脚步声震醒了这片亘古荒凉的土地,使它焕发了生机,独特的地貌,今日已成为人们游览胜地。

此次我们青海甘肃大环线之行南八仙是必经之地 ,那奇形怪状的断垣残壁、危楼斜宫,立即把我带入了一个神秘的幻境,如同穿行在魔鬼城的曲径幽巷里。时间之手把自然中的风和水,变成了万年不钝的雕刀;它们一点一滴、锲而不舍地在泥沙岩上雕琢。漫长的岁月中,泥沙岩一层层地剥落、松动、垮塌,终于凸显出了万千姿态,给人无限感慨!独特的风景,悲壮的故事,是前人的付出,才有今日的这般美好,我的生命里又多了一种感悟,一种经历。 

如朴树《平凡之路》歌词所唱: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我曾经问遍整个世界,从来没得到答案,我不过像你像他像那野草野花,冥冥中这是我,唯一要走的路啊!时间无言 ,如此这般, 明天已在眼前!

从平凡到不平凡,从不平凡到平凡,人们都在走各自的路,无论怎样,我们继续走着,走着走着就找到了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