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凡有点历史知识的中国人,大概都会对“丝绸之路”四个字怀着特殊的感情。谁不想沿着它走一走,一睹沿线的异域风情呢?但真要付诸实践的话,需要的金钱和时间成本又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国家博物馆正在举办三个展——“丝路孔道——甘肃文物菁华展”、“万里同风——新疆文物精品展”、“殊方共享——丝绸之路国家博物馆文物精品展”,不出国门就能听精美文物讲丝路故事,看丝绸之路上的文化交融。


(一)丝路孔道——甘肃文物菁华展


甘肃被称为“丝路孔道”,是丝绸之路的“黄金段”,是东西方文明交流的交汇之地。从新石器时代的彩陶文化(以马家窑文化为代表),先周、早期秦文化(周人、秦人都发祥于陇东南),魏晋河西文化,到汉唐时代丝绸之路文化,宋辽夏金元时期的多元民族文化,共同演绎了绚丽多彩的甘肃区域文明。在数千年里,东西方政治、经济与文化在这段狭长的地理空间交流对话、相互激荡,不同族群在这里迁徙流动、融汇共生,最终形成了厚重而又独特的区域历史文化。


本展览以时间为轴,以文化交流为线索,以考古发掘的甘肃各历史时期的600余件不同门类的重要文物为基础,通过八个单元,为观众勾勒出一幅历史悠久辉煌、文化异彩纷呈、多民族和谐聚居的甘肃历史人文图景,展现了甘肃在促进东西方文化交流、中华文明起源和发展进程中所扮演的角色、地位与作用。

变形鱼纹彩陶盆、写实鱼纹彩陶盆

大地湾二期文化(距今6500——6000年)

1979年天水市秦安县大地湾遗址出土

大地湾博物馆藏


大地湾文化是华夏先民在黄河流域创造的古老文明,是华夏文明的来源之一。位于甘肃省天水市秦安县城东北45公里处的五营乡邵店村。是中国黄河中游最早也是延续时间最长的旧石器文化和新石器时代文化,存在于约距今4800至60000 年。


大量早期彩陶制品以绘有变体鱼纹和鸟纹相结合的花纹为主。大地湾遗址的彩陶是中国已知最古老的彩陶之一。由此说明包括甘肃东部、南部的渭河、西汉水等是中国彩陶的故乡。自此,彩陶在甘肃久盛不衰。

变形人面纹葫芦形彩陶瓶

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公元前3900年——前3000年)

张家川县太阳乡阎家村出土

甘肃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仰韶文化距今大约7000年左右,是我国新石器时代彩陶最丰盛繁华的时期。它位于黄河中游地区,黄土高原为中心,遍及河南、山西、陕西、甘肃、河北、宁夏等地。


仰韶文化的制陶工艺相当成熟,器物规整精美,多为细泥红陶和夹砂红陶,灰陶与黑陶较为少见。其装饰以彩绘为主,于器物上绘精美彩色花纹,反映当时人们生活的部分内容及艺术创作的聪明才智。另外还有磨光、拍印、等装饰手法。造型的种类有杯、钵、碗、盆、罐、瓮、盂、瓶、甑、釜、灶、鼎、器盖和器座等,最为突出的是双耳尖底瓶,线条流畅、匀称,极具艺术美感。

由于时间跨度与分布地域的不同,仰韶文化必须分类加以区别,主要有半坡类型和庙底沟类型。

人头形彩陶瓶

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公元前3900年——前3000年)

秦安县郭嘉乡寺咀村出土

秦安县博物馆藏


庙底沟类型是仰韶文化中的一个类型,是指以豫、陕、晋三省为中心,分布在东至泰岱,西至湟水,北至河套,南至淮汉的仰韶文化一种类型,是仰韶文化向龙山文化过渡的重要文化类型。


陶器以深腹曲壁的碗、盆为主,还有灶、釜,甑、罐、瓮、钵及小口尖底瓶等,彩陶数量较多,颜色黑多红少,全为外彩而无内彩,纹饰主要有花瓣纹、钩叶纹、涡纹、三角涡纹、条纹、网纹和圆点纹等,亦有动物纹饰。这些纹饰交互组成,并不均匀周整,也无一定规律。

长颈双耳彩陶瓶

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公元前3900年——前3000年)

秦安县五营乡焦沟村出土

秦安县博物馆藏

鲵鱼纹彩陶瓶

马家窑文化石岭下类型(公元前3800年——前30000年)

武山县傅家门出土

甘肃省博物馆藏


鲵鱼纹,双眼圆睁,唇张齿露,长条曲折形身躯,首尾相接,两侧饰爪形纹。很多学者认为这是娃娃鱼的真实图案,但另有学者分析图案是人首蛇身,可能是伏羲氏的形象,还有学者认为是龙的原始图形。

变体鲵鱼纹彩陶瓶

马家窑文化石岭下类型(公元前3800年——前30000年)

1978年礼县石沟坪出土

甘肃省博物馆藏石岭下类型


石岭下类型为黄河上游地区马家窑文化早中期的一种地方类型:因甘肃省武山县石岭下遗址而得名。石岭下遗址位于武山县城关镇,1962年甘肃省博物馆复查遗址时,发现在马家窑类型的地层之下与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的地层之上存在着一个过渡性的文化层。随后以这个遗址为代表,以这个过渡性的文化遗存所反映的特征为内涵,提出了“石岭下类型”的定名,表明马家窑文化是从仰韶文化发展而来,阐释了石岭下类型的基本文化面貌接近于马家窑类型,同时又清晰地表现出与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的渊源关系,是承上启下的一个重要阶段。陶器以较浑圆造型的泥质橙黄陶彩陶罐、壶、瓶为典型,彩绘图案由变体鸟纹演变而来,以圆点为中心配以旋形分散的线条构图,出现圆形、圆圈和线条构成的格局,还有弧边三角形构图。这些匀致曲线的起伏变化和不同组合为特征的图案基调,为马家窑文化出现的旋涡纹、波浪纹、圆圈纹等彩绘图案的流行奠定了基础,是马家窑文化彩陶的先声。

对鸟纹彩陶壶

马家窑文化马家窑类型(公元前3300年——前2100年)

天水市扬家坪出土

甘肃省博物馆藏


马家窑文化,一九二三年首先发现于甘肃省临洮县的马家窑村,故名。马家窑文化是仰韶文化向西发展的一种地方类型,出现于距今五千七百多年的新石器时代晚期,历经了一千多年的发展,有石岭下、马家窑、半山、马厂等四个类型。主要分布于黄河上游地区及甘肃,青海境内的洮河、大夏河及湟水流域一带。

弧线网纹彩陶瓶

马家窑文化马家窑类型(公元前3300年——前2100年)

榆中县马家坬出土

甘肃省博物馆藏


1924年首先发现于甘肃临洮马家窑而得名,据多次考证,其年代为公元前3300年~前2900年。从大的范围讲,马家窑类型遗存主要分布于陇东山地、陇西平原、宁夏南部和青海西北部、西至甘肃武威。马家窑类型彩陶多为橙黄色,彩绘花纹,全部为黑彩。最大特点是许多器物在口沿、外壁和大口器的里面都绘有优美的纹饰。花纹中几何纹主要为幛纹、漩涡纹、水波纹、圆圈纹、桃形纹、草叶纹和多层三角纹。动物纹主要为各种造型的鱼纹、鸟纹、蛙纹和蝌蚪纹。


马家窑类型的彩陶、器物丰富多彩,灵活多样,图案花纹繁缛;线条流畅,多用等粗的线条构成,均匀对称,浑然一体;自称韵律;代表了中国彩陶艺术的最高成就。到了晚期,彩陶的纹饰多用较粗的笔道,出现了大锯齿纹及大漩涡纹,标志着其已向半山类型过渡。

锯齿漩涡纹彩陶鼓

马家窑文化半山类型(公元前2900年——前2350年)

1987年永锋县河桥镇乐山坪出土

兰州市博物馆藏


1924年发现于甘肃广河洮河西岸的二级台地上,为包括半山墓地在内的许多居址和墓地的总称。其分布范围为陇西河谷和盆地,河西走廊和青海省东部。半山类型彩陶的器型主要以小口鼓腹瓮、单把壶,双耳罐和钵为主,造型特征主要为腹部向外鼓出,弧度饱满,近似球形。彩陶的纹饰色彩鲜明绚丽,色调明快热烈,花纹精细雅致,构图繁密绚丽。纹饰最鲜明的特征是在橙黄色的土陶上,用红黑两色相间的线纹或锯齿纹,或粗或细、或宽或窄、或直或曲,组合成漩涡纹、平行带纹、水波纹、葫芦纹、菱形纹等各种图形,同时也有大量的变体蛙纹和棋盘格纹。其中特别是由锯齿纹构成的漩涡纹、菱形纹和葫芦纹,成为半山类型彩陶的最鲜明特征,后来凡发现与此风格相同的陶器,均被称之为半山类型陶器。到了半山类型晚期的陶器,纹饰更加精美繁丽。如有代表性的旋形纹,纹饰中心逐渐扩大,并在其中饰以更加精细的各种花纹。这种花纹中套花纹的图案具有很强的装饰性,使得半山类型的彩陶不仅繁密富丽,而且达到很强的工艺性装饰效果,从而将中国彩陶的纹饰艺术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峰。

菱形网纹双耳彩陶罐

马家窑文化半山类型(公元前2900年——前2350年)

征集

甘肃省博物馆藏

复线交叉纹双耳彩陶罐

马家窑文化半山类型(公元前2900年——前2350年)

征集

甘肃省博物馆藏

锯齿漩涡纹双耳彩陶瓮

马家窑文化半山类型(公元前2900年——前2350年)

1989年兰州铁路公安处追缴

兰州市博物馆藏

变体神人纹彩陶瓮

马家窑文化马厂类型(公元前2350年——前2050年)

兰州市土谷台出土

甘肃省博物馆藏


因1924年首先发现于青海省民和县马厂塬而得名。其地域分布与半山类型大致相仿,年代约为公元前2350年~前2050年。马厂类型的彩陶是半山类型的承续和发展,因此,其保留了半山类型的富丽优美;有许多的变化和创新;总体风格上呈现出简练质朴、粗犷刚健的特点;其彩陶陶质较粗糙,半山彩陶中典型的锯齿纹,在这时已基本不见,除了黑红两色相间并用之外,这一时期又发展出了一条黑线两边各镶一条红线的画法,外表附有一层红色陶衣。早期以较宽的黑边紫红条带构成圆圈纹、螺旋纹、波折纹和变体蛙纹等,晚期则用单色线条,以黑色为主,间或单用红色,构成波折纹、菱形纹、编织纹和变体蛙纹、雷纹、回纹等。最典型的当为各种几何图案,其中的方格纹往往是由几十条甚至上百条细密的平行线组成的,每一条线条之间间距小但又互不粘连,细密精湛,准确严谨,反映了当时制陶工艺的较高水平。其器型绝大部分脱胎于半山类型,以小口鼓腹瓮最典型,新发现的器型主要是单把筒形杯。夹砂陶器也多饰有条带较粗的附加堆纹。值得一提的是马厂类型晚期的双耳罐,耳部加长,以菱形纹和编织纹为基本母纹,以单一的色彩绘出各种变化多样的纹饰,成为后来齐家文化彩陶纹发展的主要摹本。

人形彩陶罐

四坝文化(公元前2000年——前1600年)

1988年玉门火烧沟遗址征集

甘肃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四坝文化内涵丰富,独具特色,是河西走廊最重要的一支含有大量彩陶的青铜文化。它的某些器型与彩绘图案和马厂类型、齐家文化较为接近,说明曾接受了它们的强烈影响。但三角形器盖、砷铜制品的大量存在,以及某些其他特点又与中亚文化接近。陶器质地较粗,多为夹砂陶,器形多样,以罐、壶为主,四耳带盖罐、腹耳壶是其代表性器物,有的造型较奇特。彩陶豆、方鼎、陶埙有强烈的地方风格。彩陶均施紫红色陶衣。彩陶比例较大,如火烧沟墓地彩陶超过半数以上,黑彩居多,红彩偏少,色彩浓重,有凸起感,既有烧窑前绘制的,又有出窑后绘制的,所以部分彩陶的彩已脱落。纹饰有三角纹、折线纹、条带纹、蜥蜴纹、回纹和圆点纹等。


陶罐为一个双手插兜站立的男子,其体态、动作和神情刻画的栩栩如生。人像短发,高鼻深目,双耳开孔,表情生动;身着短上衣,颈部至胸前的网格纹,就像是戴有精美的项饰,下身着网格长裤裙,双手插在裤兜里,硕大的双脚上穿着肥大的高腰靴子,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


陶男子的装束,或许代表了四坝文化时期河西走廊地区的流行风尚。人体中空,可以盛水,插入裤兜的双臂形成陶罐的双耳,设计大胆精巧。

狩猎纹彩陶罐

辛店文化(公元前1600年——前1000年)

秦安县五营乡邵店村出土

秦安县博物馆藏


辛店文化是西北地区一支重要的文化遗存,其经济生活以畜牧业为主,兼营农业。陶器以夹砂红褐陶为主,搀有石英砂、碎陶末、蚌壳末和云母片等搀和料。陶质粗糙、疏松,火候较低,器表多磨光,有的施红色或白色陶衣。器型以罐为主,有鬲、盆、杯、鼎、豆、盘等。彩陶的数量较多,彩与陶胎结合不紧密,易脱落。多圜状凹底器,主要器型有罐、盆、鬲、盘、钵、杯。纹饰别具一格,笔触粗犷,以双钩纹、S纹、太阳纹、三角纹为主,还有少量的动物纹——犬纹、羊纹、鹿纹、蜥蜴纹等,反映出了畜牧生活的特色。

倒三角纹彩陶壶

沙井文化(公元前1100年——前400年)

古浪县出土

甘肃省博物馆藏


陶器以夹砂红褐陶为主,陶质较粗糙,均为手制,器型较小,多单耳罐、筒状杯和双肩耳圜底罐。彩陶以紫红色绘制图案,纹饰有三角纹、菱形纹、网纹、鸟纹等,纹饰多饰于器物的颈部和肩部,下部基本不绘彩。

对凤纹青铜方壶

春秋(公元前770年——前476年)

礼县博物馆藏

青铜敦

战国时期(公元前3世纪初——前221年)

2010年——2011年马家塬战国墓地出土

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彩绘木轺车

西汉(公元前202年——公元8年)

甘肃省博物馆藏

铜獬豸

魏晋(公元220年——420年)

1975年出土于嘉峪关新城乡

嘉峪关长城博物馆藏


獬豸,是中国古代传说中的上古神兽形似麒麟,大者如牛,小者似羊,全身长满了浓密黝黑的毛,有着一双明亮有神的大眼睛。因为我头上长了一只尖尖的角,也叫独角兽。


《后汉书·奥服志》中记载:“獬豸,神羊,能辨别曲直,楚王尝获之,故以为冠。”这段话讲的是,相传在春秋战国时期,楚文王曾获一獬豸,照其形制成冠戴于头上,于是上行下效,獬豸冠在楚国成为时尚。据文献记载,秦代时执法御史就带着这种冠,汉承秦制也如此。到了东汉时期,獬豸图还成了衙门中不可缺少的饰品,象征着正大光明,公正凛然。獬冠被定以法冠之名,执法官也因此被称为獬豸,这种习俗一直延续下来。到了清代,御史和按察使等监察司法官员都一律头戴獬豸冠,身着绣獬豸的图案的补服,以表明辨善恶,刚正不阿。

彩绘胡人俑

唐开元十八年(公元730年)

2001年庆城县唐游击将军穆秦墓出土

庆城县博物馆藏


唐朝的胡人称呼,有广义和狭义的,广义就是一切外来的外族人或外国人。狭义粟特人、突厥人、鲜卑人、契丹人、回鹘人等。

1、红陶胡人俑

唐代(公元618——907年)

2009年灵台县梁原乡付家沟出土

灵台县博物馆藏

2、三彩胡俑首

唐代

1995年锁阳城墓群出土

瓜州博物馆藏

3、红陶胡人俑

唐代

2009年灵台县梁原乡付家沟出土

灵台县博物馆藏

三彩镇墓兽

1965年秦安县叶家堡唐墓出土

甘肃省博物馆藏


镇墓兽,是古人安放在墓中镇墓辟邪、保护死者灵魂不受外界侵扰的神兽。最早见于东周,兴盛于魏晋至隋唐时期,五代以后逐步消失。

“事死如事生”,诡异狰狞的神兽是复原古代社会文化面貌的实物标本,它披着浓浓的神话色彩,为我们打开了一扇探索之门——在那生机蓬勃的盛唐社会下,是唐人对生死的认知,也是对生前美好生活的无限眷恋。

泥塑菩萨头像

北魏(公元386年——543年)

天水麦积山石窟出土

麦积山石窟艺术研究所藏


麦积山位于甘肃省天水市麦积区,是小陇山的一座孤峰,高142米,因山形似麦垛而得名。麦积山石窟始建于384-417年。存221座洞窟、10632身泥塑石雕、1300余平方米壁画,被誉为东方雕塑艺术陈列馆。

泥塑菩萨头像

北魏(公元386年——543年)

天水麦积山石窟出土

麦积山石窟艺术研究所藏


菩萨塑像,神态庄严可亲,华美而不俗,充满着人间善良、慈祥和世俗的感情。

彩绘影塑供养菩萨像

北魏

天水麦积山石窟出土

甘肃省博物馆藏

四面浮雕造像塔塔顶

北魏

1994年华亭县安口镇谢家庙出土

华亭县博物馆藏

石佛头

北周(公元557年——581年)

2012年泾川县大云寺佛造像窖藏出土

泾川县博物馆藏

石雕菩萨像

北周(公元557年——581年)

天水麦积山石窟出土

麦积山石窟艺术研究所藏

石雕弟子像

唐代

炳灵寺石窟出土

炳灵寺文物保护研究所藏


炳灵寺石窟,位于中国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永靖县西南约四十公里处的积石山的大寺沟西侧的崖壁上,西晋初年(约公元3世纪)开凿。

石雕观音立像

宋代(公元960年——1270年)

2012年泾川县大云寺佛造像窖藏出土

泾川县博物馆藏

泥塑菩萨头像

宋代

天水麦积山石窟出土

麦积山石窟艺术研究所藏

🌷🌷🌷🌷🌷🌷🌷🌷🌷🌷🌷


(二)万里同风——新疆文物精品展


此次展览,遴选了191件(套)来自先秦至宋元时期新疆地区出土的精美文物,包括陶器、金属器、纺织品、木器、纸张、佛造像、玻璃器等,还包括一部分的汉唐时期官府文书和多种文字的简牍文书资料,配合以石窟壁画还原视频、投影等多媒体展示手段,多角度全方位地展现了新疆缤纷灿烂的历史文化。


在此次展览中,每件文物都见证着一段历史,讲述着历史上的新疆好故事。

田园葡萄纹彩陶(西周—春秋)

1987年和静察吾乎墓地出土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藏


陶罐为夹砂红陶,通体红色陶衣,颈肩部涂成黄白色,以深红色绘三组不规则的网格纹,内填圈点纹,寓意田园。另有一组蔓藤葡萄纹,枝叶卷曲,果实累累。此陶罐图案新颖,具有浓厚的生活气息,是新疆彩陶中的精品之一。


察吾乎文化是天山南麓特色鲜明的地域文化,葡萄被认为是最早引入中国的物种,这件陶罐上的葡萄纹表明这一地区当时已经出现了最早的园艺种植业。

虎纹金牌饰(战国)

1977年乌鲁木齐阿拉沟30号墓地出土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藏


同墓出土同类器物共7件,纹样基本相似,圆形,利用金片捶揲出浮雕纹样。老虎躯体翻转卷曲呈圆形,头高昂,前爪抬至颌下,后爪至脑后,极富动感。

墓主人生活图(东晋)

吐鲁番阿斯塔那13号墓出土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藏


此图由六块尺寸相近的纸拼接而成,画面横向展开,描绘墓主人日常生活场景。左侧树下马夫备好鞍马,仪仗放置一侧;中间悬幔之下,主人持扇坐于矮榻上,其妻侍立榻旁,榻旁树上歇息着凤鸟;右侧厨房内侍女正在烹饪饭菜,上部绘田地和农具。画面左上角圆圈内绘有代表月亮的蟾蜍,右上角圆圈内绘代表太阳的金乌,两者间有两组不同指向的北斗七星。此画风格古朴,画面中人物服饰和矮式家具与同期中原风格类似,显示了中原文化对西域地区的影响。

“胡王”锦(南北朝)

1972年吐鲁番阿斯塔那169号墓出土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藏


锦以黄色为地,显蓝、绿、白色等花纹。纹样以忍冬四叶纹为中心,联珠圈内织有卧狮、人物牵驼、“胡王”铭文等。卧狮头部扭向一侧,同圈内似为其倒影。身穿窄袖束腰上衣的牵驼人一手执鞭、一手牵着双峰骆驼行走在浅水中,水中映出牵驼人与骆驼的倒影。牵驼人与骆驼间织有“胡王”二字,水中亦有倒影。此锦纹饰题材新颖,色彩艳丽,反映了丝绸之路上的文化交融。

绢衣彩绘木俑(唐代)

1973年吐鲁番阿斯塔那206号墓出土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藏


女俑头部为木塑彩绘,身躯以木柱支撑,胳膊用纸捻制成,呈侍立恭候状。发束高髻,头微向左侧。面部描绘花钿。身着团花锦上衣、黄底白花绢制披肩。下穿红、黄相间竖条曳地长裙。一派高贵、典雅、艳美的姿态。


阿斯塔那206号墓是高昌左卫大将军张雄与妻子的合葬墓。唐贞观之初,高昌王麴文泰对抗唐朝,有分裂行径,张雄则主张统一,与麴文泰发生激烈冲突,于公元633年忧愤而死。公元640年唐朝平定高昌后,有感张雄之忠,将张雄的两个儿子封为高官,并封其妻为“永安太郡君”。公元688年其妻死,被厚葬于张雄墓中。故该墓随葬品丰富,大多具有明显的盛唐风格。

彩绘驼夫俑(唐代)

1973年吐鲁番阿斯塔那206号墓出土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藏


此木俑将人头、躯干、上臂、小臂、双下肢、双脚分段雕刻,然后胶合而成,再施以彩绘。俑为一胡人男子像,浓眉深目、鼻高且挺直、短胡须,头戴白毡尖顶帽,帽沿外翻,露出暗红色帽里,毡帽两侧绘红色四出菱纹图案,身穿齐膝绿色袷袍,胸前左侧衣角外翻,露出红色衬里,上绘深红色树草和蜜蜂图案。腰系黑带,脚穿黑色长靴,两臂弯曲向前并紧握双拳,作牵引驼马状,显得英俊、坚毅,显示了乐观自信的民族性格。木俑制作技法精湛,艺术风格鲜明,具有很强的写实性。

劳动妇女俑(一组四个)(唐代)

1972年吐鲁番阿斯塔那201号墓出土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藏


反应劳动人民生活场景,1972年吐鲁番阿斯塔那201号墓出土的彩绘劳动妇女俑由4个人俑组成,每个女俑的穿着打扮风格基本相同,头梳高髻、身着襦衫长裙,脸上绘有花钿,她们在进行各自不同的制饼工序,包括簸粮、舂米、推磨、擀饼。这也是唐代人民生活的“日常”。

彩绘伏羲女娲绢画(唐代)

1966年吐鲁番阿斯塔那42号墓出土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藏


由三片原白色绢缝合,彩绘伏羲女娲,二人上身相拥,下尾相交。左为女娲,发束高髻,身穿V字领宽袖衣,右手执规。右为伏羲,头戴网帻,上身穿红色V字领宽袖上衣,左手执带墨斗的矩尺。二人共穿饰有横条纹的红白花裙,两尾相交,色彩为黑、红、白三色。二人上方有太阳,尾下是月亮,两边是星辰。

彩绘伏羲女娲绢画(唐代)

1966年吐鲁番阿斯塔那45号墓出土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藏

彩绘伏羲女娲绢画(唐代)

1966年吐鲁番阿斯塔那出土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藏

彩塑菩萨头像(南北朝—唐)

焉耆锡克沁千佛洞出土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此头像发髻为大波浪纹,圆脸,眉、眼细长,双耳饰花式耳环。此菩萨头像是1928年黄文弼先生参加中瑞(瑞典)考察团在新疆进行科学考古时发现的文物之一,这是中国考古学家首次到新疆进行科学考察的成果。这些造像展现了佛教艺术传入新疆地区后与当地风格的融合,造像面庞圆润,细眉高目,既有佛教发源地古印度的艺术风采,也有东方艺术的特色,具有明显的地区过渡性,是佛教艺术发展史中不可或缺的佐证。

彩塑佛立像(南北朝——唐)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泥塑菩萨头像、泥塑男供养人头像(唐)

1957年焉耆锡克沁寺院遗址出土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藏

克孜尔石窟复原图


克孜尔石窟位于新疆拜城县,属于龟兹古国的疆域范围,是龟兹石窟艺术的发祥地之一,位于“丝绸之路”上,玄奘法师也曾到过这里,它是中国境内最早的石窟,修凿的年代开始于东汉(公元3世纪),结束于唐末(公元8——9世纪)。由于佛教是沿着丝绸之路逆向传入中国,所以克孜尔石窟在历史传承上意义非凡。其石窟建筑艺术、雕塑艺术和壁画艺术,在中亚和中东佛教艺术中占极其重要的地位。

克孜尔石窟复原图


克孜尔石窟以其悠久的历史和厚重的文化艺术背景,令人驻足良久,令人浮想联翩。但是,石窟处处满目疮痍,却实在令人心痛,19世纪末20世纪初,接踵而至的西方探险队从克孜尔石窟劫掠走大量精美的壁画。在许多西方国家的博物馆、艺术馆,特别是德国的柏林印度艺术博物馆,还陈列着大量的克孜尔石窟壁画。

克孜尔石窟复原图


古代犍陀罗地区位于印度次大陆西北部、印度河西岸,即今天的巴基斯坦白沙瓦谷地、斯瓦特以及阿富汗东部一带。特殊的位置使印度文明、伊朗文明、希腊文明,以及草原文明,在这里相遇、碰撞和融合,造就了独一无二的具有世界主义色彩的犍陀罗文明。借助丝绸之路,犍陀罗艺术从中亚向东扩散,东渐中国、朝鲜、日本。包括克孜尔石窟、敦煌莫高窟、龙门石窟、云冈石窟在内的早期佛教造像,都被认为受到了犍陀罗艺术的影响。

🌷🌷🌷🌷🌷🌷🌷🌷🌷🌷🌷🌷


(三)舒方共享——丝绸之路国家博物馆文物精品展


这次展览的主题是“殊方共享”。“殊方”一词源出中国汉朝班固所著《西都赋》,意为远方异域,唐朝诗人王维诗“人作殊方语,莺为旧国声”即本其义。“殊方共享”就是要让世界人民共享人类文明之光。


展览分为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两个板块,并按照地理方位,将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纳入人类文明交流互鉴的宏观视野之中来观察和思考。


兽足陶盆(唐)

20世纪30年代新疆出土

长沙窑贴塑花叶纹双系执壶(唐)

长沙铜官窑遗址管理处藏

黑地五彩云龙海水纹饰(明)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榜葛刺进麒麟图(清)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中国帆船造型的墨水台(公元19世纪)

俄罗斯国家博物馆藏

圣职长袍(19世纪)

俄罗斯国家博物馆藏

神兽纹建筑泥塑

公元745——840年,回鹘汗国

蒙古国国家博物馆藏

陶罐(公元10——11世纪)

哈萨克斯坦公和国国家博物馆藏

角钉盾牌(公元16——18世纪)

塔吉克斯坦国家博物馆藏

铭文铜盘(公元19世纪)

塔吉克斯坦国家博物馆藏

波斯铭文碗(公元19世纪)

塔吉克斯坦国家博物馆藏

存贮器皿(公元5世纪)

罗马尼亚国家博物馆藏

瓦里克那桶状器(约公元前400年)

斯洛文尼亚国家博物馆藏

卡尔大公宝座(1564年)

斯洛文尼亚国家博物馆藏

纪念杯(1728年)

斯洛文尼亚国家博物馆藏

壁炉台百花香花瓶(公元18——19世纪)

斯洛文尼亚国家博物馆藏

三足纹章瓷罐(19世纪)

波兰国家博物馆藏

德化窑白瓷神像(17世纪)

拉脱维亚国家艺术博物馆里加美术馆藏

茶叶罐(18世纪)

拉脱维亚国家艺术博物馆里加美术馆藏

世界各地系列之亚(欧)洲寓言(1745年——1850年)

拉脱维亚国家艺术博物馆里加美术馆藏

广彩瓷碗(19世纪)

拉脱维亚国家艺术博物馆里加美术馆藏

哈德拉毛语雕刻饰板(铁器时代)

阿曼苏丹国国家博物馆藏

青花凤鸟纹将军罐(公元17世纪)

阿曼苏丹国国家博物馆藏

人面瓶

柬埔寨国家博物馆藏

门楣

前吴哥时期,三波波雷风格

柬埔寨国家博物馆藏

观世音像

吴哥时期,巴戎风格,12世纪末——13世纪初

柬埔寨国家博物馆藏

铜铎(1——3世纪)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大势至菩萨坐像(12世纪)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慈恩大师坐像(11——12世纪)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阿弥陀如来立像(13世纪)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木雕狛犬(13——14世纪)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琉璃杯(6世纪)

大韩民国国立中央博物馆藏

绿釉龙面瓦(统一新罗时期)

大韩民国国立中央博物馆藏

女俑(统一新罗时期)

大韩民国国立中央博物馆藏

  古代丝绸之路绵亘几万里,延续数千年,积淀形成了跨越时空、超越国界、富有永恒魅力、具有当代价值的丝路精神,即“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