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日,我们离开丽江前往大理。几年不见,大理古城的周边,一座座楼盘拔地而起,一片片小区横空出世。古城,虽然还是这座城市叫板世界的一张王炸,但也已经被逼到了犄角旮旯里,仿佛一只站街的落魄凤凰。
      
        又是一年一度的十一黄金周了,到处都是摩肩接踵的游人,逼仄的古城更加被挤得密不透风,特别是夜幕降临以后,处处都是火树银花灯火通明的不夜天。灯光色彩夸张之处,无一不是酒吧饭馆的灯红酒绿,无一不是歌榭楼台的靡靡之音,充满暧昧和撩拨,其纸醉金迷与浮躁喧嚣,相比丽江有过之而无不及。过度的商业开发,让古城表面上看似多了几分靓丽和繁华,但实质上却大大稀释了沧桑厚重的历史人文蕴含,那种源自骨子深处的古城魅力早已荡然无存。

       那一对骑了摩托车千里迢迢奔波而来的年轻情侣,想必也应该到了吧!不知道面对这样一座历经千年沧海桑田,如今却已沦陷得千疮百孔的古城,他们还有没有继续风花雪月的心情?反正我们是已经深深地失望,不想再作停留,带着隐隐的困惑与迷茫,亦带着对这座千年古城残存的某种期待和念想,匆匆离开了。

        10月2日,又从大理拐了道弯,驱车400公里去了中缅边境的瑞丽,在这座边陲小城休憩了两天,访了亲探了友,顺带又游览了周边的几处景点,所见所闻不再赘述。4日,离开瑞丽踏上归程,途中仅在昆明市内歇息一晚,也未作过多停留便一路赶回了湖南,5日下午平安到家。汽车里程显示,全程行车10482公里。
       

        旅行已经结束。虽然风尘仆仆,可是因为心中有了丘壑万千的缘故,感觉似乎衣锦还乡,而心却依然还在路上。

       三十天的假期看似很长,但撒在这么大这么大的西部,注定了我们的旅行只能是步履匆匆、走马观花,也注定了我们能够带走的只是自己的一大摞文字和图片,以及风里雨里飘零的感悟与反思。但即便就是这样,对于我的人生来说,也毫无疑问是一笔丰厚的收入。
        旅行于我的意义,是领略天地间各具情态的美,是和萍水相逢的人把盏言欢,是在繁华与荒凉里穿行,是在梦幻与现实中碰撞,然后在悲欣交集中修行——这时候,我就是一只漂流瓶,每一秒钟都有可能遇到奇迹。
        一路走来,欢喜是有的,感动是有的,疑惑是有的,疯狂亦是有的,自然遗憾也是有的。我们窥探了自然的造化和人类的智慧,却没有足够深度地去读懂它所承载的文明与历史。所幸,它们所给予我的某些启发和渗透,也已经足够我受用终生,就像从花园之中分花拂柳地走过,即使不攀折一枝花,不撷采一株草,亦自然会有满身的芬芳。

        迟早会有一天,我们都终将老去,老得哪里也去不了。到那时候,当回忆起当年走过的路,爬过的山,淌过的水,遇见过的人……想起这些,即使我一个人的世界,亦可以在心中张灯结彩。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