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与高粱


他在北方,

她在南方,

同宗不同祠,

千里相恋不同婚。


他是江北憨厚的汉子,

用沸腾的热血染红漠北平原。

她是江南婷婷的女人,

用温馨的柔情染黄江南水乡。


同为黎民百姓饥,

同为达官贵人仓,

同为千秋生灵续。

他说她哟两相知,

她说他哟两相依。


世人莫说千年走千回不同枕,

那个不吻晨也相亲暮也相恋的天长地久。


201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