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的霞浦是个滨海小城,它的滩涂摄影非常有名。我们是今年元旦去的,除了季节不对沒什么渔事外,天气还不好。但车票己买,旅馆己订,只能硬着头皮去了。和我们历次自行出游一样,这次旅行除北歧海滩和杨家溪是在计划之内,其余则是走走看看,随心所欲了。总之,轻松愉快之外再长点见识吧。

从上海到霞浦,动车5个多小时就到了。入住了预订酒店的高层,站在窗口向外望去,小城景色,一览无余。

夜晚的霞浦很热闹,大大小小的商店都在营业。楼下的这家永辉超市顾客众多,生意很好。永辉超市是福建本土的,以生鲜为特色,现已扩张到全国许多城市,光上海就有200多家门店。

来霞浦游玩,位于太康路的海鲜大排挡必须去的,那儿的排档很多,几乎一家挨着一家。

我们随意走了几家,感觉品种多且新鲜,价格也不贵,所以吃客很多,不一会就坐满了。

在其中一家入座后点了菜,清蒸黄鱼🐟,鲜嫩味美,特别点个赞!

北歧海滩是著名的摄影点,宾馆门口的5路公交直达。第二天早歺后,我们坐上了车,半个小时就到了终点站松山。车站周边有学校、商店等,东侧是北歧村,西侧是松农村。

在同车的一个年青人指引下,我们向北歧村走去。天气仍旧不好,时不时的飘落几点雨。位于村头的古建筑是个祠堂吧,只拍了个背影。

建设中的教堂,外来文化居然也影响到这个偏辟的小渔村了。

松山寺,始建于宋徽宗年间,几经重建,仍保持着佛、道于一寺的格局。

门口挂了好几块牌子,最显眼的倒是"交通安全劝导站"。这么个小渔村,不知"劝导"什么"交通安全"呢?

新楼之中还夾杂着不少老宅。

街面有点积水,有些地方需要绕着走。一条街上民宿竟有10多家。

年青人告诉我们他开了家民宿,在他的热情邀请下,我们参观了这家民宿。

客厅。

歺厅。

客房。整个民宿无论设计还是装修都是不错的。


继续往海边走。挨着小庙的灰色建筑上这条红字标语很有意思:"治贫先治愚,扶贫先扶智"。

退潮了的滩涂有点杂乱,想起某摄友的一句话:这个地方只能远看。

石板路修的不错,平坦安全,向上可到达半山腰,观山看海,位置极佳。到了摄影佳季,这儿一定是长枪短炮,热闹非凡。

左侧,一览无余的滩涂。

右侧,连绵的山。

没有日出日落,没有霞光万道,更没有渔人的劳作场景,整个滩涂失去了许多光彩,显的冷清而又寂寞。

仅有的两个人,一条船成了我镜头捕捉的重点。

石板路的尽头是条下山的小道,有点难走,顺着小道来到了一处开阔的海滩。

海滩上有几间平房,有些烧烤设施。显然盛夏时候,这儿也是个热闹的地方。

重新回到半山腰,天亮了点,远处的山色由灰变蓝,清晰了许多。极目远眺,虚无缥缈间,山水一色,天地合一,蔚为壮观。


往山下去,近处芦花摇曳,绿叶葱翠;远处群山连绵,高低起伏,滩涂上水流纵横,蜿蜒曲直,又是一道别样的风景。

有点涨潮了,海水渐渐淹沒了滩涂。

正在织補鱼网的渔家女。

离开北歧村步行不远就到了松农村,行政上它们同属霞浦松港街道。走在村子的旧屋老宅间,时光仿佛倒回了几十年。

这是个有些年代的老宅了。

松山妈祖天后宫,是福建境内仅次于湄州岛祖庙的第二大宫庙,同建于宋。据旧存妈祖图记载,妈姐生于松山,故称湄州天后宫为"本宫”,松山天后宫为"行宫”。

松山海湾。

泊在那里的渔船上有不少这样的海鸟,它们似乎成了这片海域的主人。

正在收笼网的渔民。

第三天计划游杨家溪。坐车从霞浦出发先到牙城镇,再转车至杨家溪。

穿洞过桥,一路风景!

左前方豁然开阔,大海浩瀚!

路上常见到这样的海水养殖。

如画的风景。车,在画中行。

到达牙城镇。新建的街区,路两侧的新房子不少,很漂亮。

候车间隙,在牙城老街转了转。

车往杨家溪,仍在画中行!

s形的公路,最美的弧度。

杨家溪到了,溪水清澈,水面开阔,实际上它是赤溪的延续,之所以叫做杨家溪,据说历史上杨家将曾经驻守这儿。

道旁有大片红枫林,虽已入冬,风韵犹存,司机告诉我们这也是杨家溪一景。可以想像秋天枫叶红了的时候,风凉爽,叶似火,车行其中,人走树下,该是怎样的好心情。


杨家溪渡头村,以千年老榕树,大片红枫林著名,不知何时圈地为园,变成了榕枫公园。附近的人们告诉我,网红农夫和老牛美照里的老榕树就在园内。

老榕树下斗笠蓑衣、扁担水桶,甚至于一担柴,所有的用具一个都不少,整整齐齐放在那,噢,正确的说是"道具";所有的"田园牧歌"也都发生在这半个蓝球场大小的老榕树群下一一我有点无语。

园外老榕树也不少。

好大一棵仙人掌。

时间还早,决定去下一站赤溪看看,也是个景点,离得又不远。来回的公交车很多,上车10多分钟就到了。

村口介绍赤溪村的文字。


赤溪村的主街。

畲村白茶展示中心。

街边很干净的一家面店,老板娘是畬族。要了碗青菜面6元,看上去清清爽爽,老板娘告诉我们,青菜都是她老爸种的。

远望赤溪村。

曾经村中的大户一一杜氏家族。

进去参观须收20元门票。

杜家大院的后门。

站在高处拍的杜宅全景。

村民。

种茶显然是这里的重要经济支柱。

村子紧挨着公路。

路,修的很好。

对面山上有玻璃栈道,可能游客太少沒有开放。

赤溪。

"赤溪,中国扶贫第一村"。

云天、远山、绿野、白墙黛瓦……所有的一切构成了一幅幅自然和谐而又生机盎然的画面。站在这绿野之上,面对着青山绿水,莫名的有了一种冲动,真想像年轻人一样高高的跳起,大声的呼喊!

正在劳作的农妇。

一桥横跨溪水,方便了交通,又成了溪上一景。

整个游览拍摄中,沒什么名气的赤溪村留下了最多的画面。这些年,走了国内许多地方,有城市,有农村,感觉或快或慢都在变化,在发展,赤溪村只是其中一个缩影。

既将离开赤溪村了,又一次将镜头对准它,将画面拉近,拉近,再拉近,按动了相机快门,以此结束这次短短的旅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