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4

图文‖汉晋斋

“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置身在大山深处,绿林翠色,一路黄花清芬相伴。


我发现草丛上边,花朵上的蝉皮,一个又一个,而那些脱壳的蝉就在一边的树上,叫声此起彼伏,像一首首乐曲。又时时飞飞落落,抖落身上细细的水珠,那蝉翼透明,在逆光中熠熠生辉。


这时,高处的白头翁鸟婉转欢叫,像在说话,像在讨论平仄和音乐。远处传来圆厚的布谷鸟的长鸣,声声里,如谁在吹着竹笛。一边的山溪由远而近,从鹅卵石上滑过,哗啦啦地流去。

阳光从高的树缝里洒落下来,落在青青水边草和一片片的黄花上,斑驳的影子也在微风中轻轻动着。


同伴张老师向我介绍说: 这种小黄花叫水杨梅,多年生草本植物,枝条披散横生,婀娜多姿,绿叶宽扁繁茂,碧绿欲滴,花小顶生,星星点点,长蕊嫩黄,花药褐色,鲜活秀丽,清新悦目。一般生长在山溪,沟边,山坡和林间草地。据说全株具有较好的医用价值。

现在,水杨梅沿着蜿蜒的小路,斜坡,不断纵深伸延。只见一株从满是苔藓堰缝里长出来,直着身子向上,望着高树,向着天,那小的花仰面微笑。是的,花小却有仰面花。


由此而想,向高处看,往远处想,是个态度,旨在从大处入手,小处收拾。


静心定位,想一想,能干啥?会干啥?与其到处挖坑,不如就地深挖取水。不要去羡慕别人,人家有,是人家的,人家好,是靠努力得到的,自己想要的要自己努力,争取每天付出一点,进步一点,不怕少,不怕慢,付出便有收获,努力总是应该的。


忽然又想起了这样一段话: “人生如茶,平淡是它的本色,苦涩是它的历程,清香是它的馈赠。生活就是一个过程,把每一天醒来,当作一种归零,要以一种独一无二的姿态,活出自己与众不同的精彩”!

这么想着,又去看那些水杨梅。此时又从一片蔓延的绿植一边长出来,总是直着身子,勃勃向上。我想,牡丹花富贵,玫瑰花鲜艳,一树樱花迷情……


而小小的水杨梅自己亦是风景,从不惧怕狂风暴雨,从不寂寞和烦恼,一路快乐成长。秀丽雅致,暗香浮动,柔弱不失挺直之姿,香远益清,淡然自有色彩,欣然绽放美丽,摇曳出精彩,静静地装拌着山野大地。

这时,同伴张老师告诉我,远处有个人影。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到了一位老大娘在地里干活。走近些,我看到老大娘驼着背,弯着腰,正用镰刀割着玉米地里杂草,又捡拾着些树枝子。


原来老大娘是博山李家乡东白石村的,这个村早在1994年集体搬迁出大山了。老大娘故土难离,毅然留下来,守着大山,老屋,山溪,还有深深爱着的那片土地……


此时,在老大娘的地边,堰头,堰缝处,山坡,平阔处,一溜水杨梅开放着,黄灿灿的,又朦朦胧胧的。


叶子那么浓,那么绿,在黄绿的交织中,形成若大的黄绿底色,和着天空的蓝,老大娘的蓝色碎花上衣,我按下了手中相机的快门。


岁月无言,大山无语,山水清音,山花有情,却可以用影像记录。


八月的水杨梅,那小小的花,迎旭日,送彩霞,一路芬芳满山崖,就在身边,从未走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