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极北之地,欧洲最北的尽头,有这样一座小岛,岛上火山密布,终年被冰川覆盖,与世隔绝鲜为人知,这就是被称为“冰火之国”的冰岛。它仅有33万人口,只因一支131人的非职业足球队参加2016年欧洲联赛和2018年世界杯足球赛而名声大噪,引起世人瞩目,2018年冰岛对阿根庭,直逼平当时梅西领衔的阿根庭队。


我为极光而来,我在遥远荒野的冰岛寻找冰川、瀑布、火山和地热,故事从雷未雅未克开始。

那天风很大,雨在飘,徘徊在只剩下骨架的海盗船雕塑前,维京亡命者好像也在仰望天空,随时准备出海……


哈尔格林姆斯教堂,承载着半个世纪冰岛人的信仰,建筑师源于火山爆发遗留下来的熔岩玄武岩柱形状的灵感,用火山石为材而建成,标新立异、具有民族风格的教堂,由于新颖的设计和管风琴结构,已成为地标式建筑。教堂内部,处处显示出庄严和信仰

哈帕音乐厅~乌云布满天空散发微灰的光透过由大小不一的玻璃砖砌成的外墙伴随着柔和的灯光拆射着其独特幽幽的蓝,另人想像到在遥远漆黑的海面航行的船只发出微微的弱光~~


海堤旁看到好多像尼玛堆一样的小石堆,它们是神秘磁场的所在地,每块小石头或许都具有自然的灵性,每个路过的人都默念心愿,将石头垒高。

辛格维利尔国家公国


间歇喷泉

这片游移撕裂的大地上,有着一只深遂蓝色眼睛,它忍着伤心,眼泪却不由自主地流出,某一滴惊醒大气所有压力,高于沸点的悲伤腾空百米,观众惊叹于它晶莹泪水

塞里雅兰瀑布

黄金瀑布

水帘洞瀑布

为极光而来,与极光相约,却错失了第一次弱光,星光下的斯科加瀑布在星空下却显得格外安静


冰岛羊与草垛

维京人登上冰岛,只带来两样东西,一个是羊,另一个是马。维京人务实,严寒的气候始终提醒冰岛人要对末来做好准备,远处的䓍垛是羊冬天的草粮

冰岛马有勇敢坚毅的个性,能在复杂的地理环境下长途跋涉,能在恶劣的气候、饥饿和火山喷发条件下存活,像伙伴一样协助人类完成各种任务。

在冰岛的北面,偶尔看到马在荒野中坚强地迎风屹立着与风之恶魔对抗着。当近距离接触时,却发现它们如此温柔和彬彬有礼

南部维克小镇的海边,疯狂的海浪像在剧烈喘息,激烈冲刷着岸边,留下道道痕迹,黑白径向分明;一颗颗水晶般的冰块隐藏在黑沙里闪闪发光,被海水冲刷和自身溶化形成不同形状,在光的折射下放射光芒,形同钻石般耀眼;这些黑色颗粒状的火山熔岩石经过大海的冲刷,形成不带泥尘的沙粒。这里就是—黑沙滩

远处海中三座海蚀柱,像三只巨魔企图将一只船拖到岸上没成功,天就亮了。他们被光定住,变成弓针状岩石。他们愤怒的声音在大海呼啸着,似乎渴望着挣乱

性格暴躁、动作缓慢的老魔

因熔浆流被海水冷却而形成的玄武岩如柱状音符般排列着。相传矮人们住在这里,在盛夏的晚上,赶着羊群的女孩经过这里,会听到矮人唱歌,或许我错过了季节,错过了歌声。

夜色降临在维克小镇(Vik)搜索着极光

极光是来自地球磁层或太阳高能带电粒子流(太阳风)使高层大气分子或原子激发而产生,是一种绚丽多彩的发光现象

经过漫漫长的岁月,在熔岩和冻原上生长着厚厚的苔原,一直延伸至火山脚下,与裸露的熔岩相比,这里好像走到另外一个绿色的世界。

往霍芬途中看到的冰川

钻石沙滩

那些穿过高山、冲破泻湖、克服一切阻碍在蓝色冰块,在流向大西洋前依依不舍地在岸边徘徊。一颗颗晶莹剔透,点缀在黑色的沙滩中。

散落一湖的蓝色水晶,从远古而来,就像天上的圣物在接受凡间洗礼前化成独一无二的雕塑。

瓦特纳冰川将这数千年的艺术品缓缓推向冰川寻找入海口,等待融汇海洋。夕阳西下霞光映红天空和湖面,每一块蓝色的冰决都是完美独特的艺术品。

途中经过的冰湖,原始荒野,火山熔岩经过一夜的巨风狂飓、被初雪的覆盖,隐约可看到熔岩缝中冒出点滴秋色。

霍芬镇

不得不说飞翔于海面的鸟鸦,它可是航海家的指南针。相传公园815年,一维京人离开法罗群岛,当快到冰岛时放飞了两只乌鸦,然后他朝着乌鸦飞行的方向航行,便发现了冰岛

初冬的帕格纳斯小镇,简洁且安静

极光,冰岛的自然景观,极光的猛烈爆发,像天空的绿狐,虚无缥缈,惊艳天空,照亮了这个初冬的夜空。

今夜的极光足够疯狂与热情,我与极光相约,极光忠诚而至,满怀感激之情,感谢上天赐我的一切。

众神瀑布

与雪融为一体的赫伦瀑布

从地底冒出的水蒸气而形成的白色烟柱,温度高度100度的地热,空气中弥漫浓烈的硫磺味

这条看似平凡的裂缝,就像地球上最美的伤痕,分离了美洲大陆和欧亚大陆。站在被雪覆盖着裂缝旁,向下窥视,迷惑着,慌恐着,怕掉进这深不见底的伤痕中。

惠尔山,很久以前形成的一个伪装的火山口,滚烫的熔岩流过湿地,产生了巨大的水蒸气,水蒸汽再冲破岩浆表层,形成了看起来好像火山的惠尔山

地形的隆起和岩浆冷却而形成的黑色城堡

树木稀少,脚下是火山的熔岩被雪覆盖着,荒漠苍凉,视野的尽头是一座座火山,这冰为两重天的激情火焰,极端却又融洽相处。此时斜射的阳光给寒冷的天气带来了温暖

阿克雷里港湾小镇,最靠近北冰洋,是冰岛第二大镇,约有两万人口。

音乐厅

这里可坐游船出海观鲸

极光在头顶打转,星星布满天空,感觉像行驶于梦境之中

黛提瀑布

途经独特的小镇教堂

冰川下的教堂

在遥远的海边,有座半人半魔的“巨魔”孤独地屹立着,据说它能与人沟通,同时也能感受到冰川的能量,它保护着半岛的居民,抵御风霜,抗击海浪,是斯奈菲尔山的保护神。它由火山熔岩堆叠而成。

斯奈菲尔山,一座死火山,是冰岛最著名的山峰,山峰上覆盖着冰川。

抬头仰望斯奈菲尔山顶,那里有着火山的管道,其中之一就是《地心游记》奇妙探险之旅的起点。从一个火山下到地下,历时52天,又从另一座火山里钻了出来,而后一座天山竟远离斯奈尔火山,离冰岛那人烟稀少的国士、冰天雪地、灰雾浓浓,足有四千英里,出乎意料最终到达地球山最祥和、最美好、满目翠绿、天高云淡的西西里岛。



极光一次又一次爆发,能让人感受到北饮的热情,黑夜中的极光如同绸布舞动在空中,所有见过的都说不负此行,不负此生

云层厚厚的,极光挣脱而出,虽然仅仅的十五分钟,却给人们极大的感足,让整个旅程画上完美的句号

蓝湖,乳蓝色幻境


蓝湖底的白泥状矿物有舒缓精神治愈皮肤之神效,信不信由你哟

我为极光而来,极光给了我极大的满足,感激之情由然而生。幸福就是这样不经意地来到身边……,何必烦噪不安,心里平静就好了;何必追求,属于你的终会来到。
哥斯加瀑布的极光,我如身临其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