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亚新

撰文:剑平

如果你问我:世界上什么地方最容易出艺术家,我想应该是阿姆斯特丹吧。

2019年7月,我们的飞机降落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在此之前,对荷兰的认识仅限于郁金香,风车,小木鞋,荷兰豆……当我走进它的时候,才知道这座城市的丰富和魅力真是超乎想象。

阿姆斯特丹建城不过七百多年,十三世纪还是个不起眼的小渔村,十七世纪随着荷兰王国黄金年代的到来,强大的殖民海运促使它成为欧洲航运和世界融资中心。

以后的几百年间,小小荷兰经历了辉煌的海上霸权,对外殖民掠夺获取原始积累,经历了被法国占领统治,经历了资产阶级大革命和后来两次世界大战中的资源匮乏,起伏跌宕的命运,让今天的阿姆斯特丹褪去鼎盛时期的夺目色彩。

然而,城市中古老的皇宫,教堂,钟楼,博物馆,音乐厅,无处不显示着曾经的辉煌,遗留着历史血脉中抹不去的痕迹。

阿姆斯特丹城内运河交织,165条河道,蛛网般密布,千余座小桥,跨水而建,名副其实“站在水中的城市”。

依水而建的房屋保留着两三百年前的风格,山门式楼面,雕琢的屋顶,五彩的颜色,水天之间,默然伫立,是历史无言的见证者。

桑斯安斯村保留着荷兰人传统的生活方式和手工作业,村子里有木鞋作坊,奶酪作坊,面包房,白蜡房,还保留了五座17,18世纪的风车,分别用于锯木,榨油,磨芥末等等,传统工艺流程完整保留,向人们展示着两三百年前荷兰人的生活。

在阿姆斯特丹高度发达的城市交通网络里,最吸引人的莫过于自行车,城市自行车的数量是汽车的四倍,是人们出行的主要交通工具。自行车是这座城市最悦动的音符,年轻的俊男靓女在自行车道上飞驰而过是最靓丽的风景。

水坝广场,阿姆斯特丹的政治和商业中心,人们在此娱乐,在此举办节日庆典,在此表达意愿,每个城市的广场都承载着各个历史阶段集体性的喜怒哀乐。

阿姆斯特丹科技博物馆,一座巨轮的形状,坐落在运河边,与古老的城市建筑交相辉映,它的设计师是蓬皮杜中心一位意大利设计师,馆内展品更是令人惊叹,唯有触摸才能惊现现代科技的惊人魅力。

阿姆斯特丹是名副其实的文化之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博物馆,以至于形成著名的博物馆航线,博物馆广场。时间有限,无法一一参观,重中之重地选择了梵高博物馆和荷兰国家美术馆。

十九世纪印象派大师梵高,是荷兰的骄傲,正如他所预见的,今天世界上的人们用不同的语言呼唤他的名字,他用浓烈的色彩讲述他眼里的世界,那星空,麦田,向日葵真是深入人心,几百件大师真迹让阿姆斯特丹熠熠生辉。

走进荷兰国家美术馆只为瞻仰伦勃朗的“夜巡”和维米尔“倒牛奶的女人”,相比之下更爱维米尔画笔下的人物,戴珍珠耳环少女的眼神,和倒牛奶女子的安静,他能画出那束光线的柔和和气氛的宁静。我们此行甚至特意去了维米尔的故乡代尔夫特小镇,对照电影中的场景,竭力追寻大师的足迹,真是激动又虔诚。

代尔夫特小镇广场

卖木鞋的老者也是代尔夫特义务宣传员

国家美术馆外的花园里,是一个自由画廊,美术馆免费为大家提供画板画纸和画笔,只为刚刚接受过绝世艺术洗礼的人们,提供自由挥洒的空间,来平息悸动的心情。

这个小朋友在画纸上恣意发挥着她的想象,这是她清纯眸子里的彩色世界,她不时回头望向身后的爸爸,年轻的父亲每次都弯下腰来回应以赞赏的微笑,小女孩便信心百倍地继续着她的创作。

安妮小屋是坐落在运河边的一座普通民居,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13岁的犹太小姑娘安妮同家人为躲避纳粹的追杀在这桩房子的阁楼上隐藏了两年之久,并在此期间完成了著名的《安妮日记》,记录了那充满恐惧和黑暗的日日夜夜。安妮最终惨死于纳粹集中营,《安妮日记》是战争留给后人的警示,同时留下的还有安妮小屋。

夕阳的余晖洒满阿姆斯特丹的街道,年轻的情侣悠闲地走在暮色当中,和平多么可贵。

红灯区是阿姆斯特丹最著名的景点之一,当年作为最繁忙的港口,众多船员在此停留,这项服务应运而生,竟遗留至今。这是红灯区入口的一尊雕像,非常独特。

红灯区横跨几个街区,当夜晚来临,红色的窗帘拉起,在红色的霓彩里,妩媚的女子出现在红色的橱窗,运河两岸酒吧,饭店,色情商店,色情表演,一个灯红酒绿的世界,在很多国家被严令禁止的活动在阿姆斯特丹是合法的,吸食大麻也同样合法,于是,阿姆斯特丹的夜晚是世界各地好奇青年的狂欢之地。当然一切都被控制在一定范围内,比如女子不可走出橱窗,吸麻的数量和地点也被规范,所有隐秘被撕去面纱便也失去了神秘感,2017年,阿姆斯特丹被评为全球最安全的城市,虽然不可思议但事实的确如此,在阿姆斯特丹逗留期间,从没看到一起纠纷更不要说暴力事件。

荷兰也是世界上为数不多承认同性婚姻的国家,每年八月第一个周末是阿姆斯特丹“同性恋骄傲日”,盛大的花船巡游将在此举行,桥上的这些旗子无疑是为同性恋者这个重大节日预热。

荷兰是世界上极少数通过了安乐死法案的国家。

我们经常被年轻的笑容和不羁所感染,长期以来,我们习惯了各种禁锢,我相信那些条条框框同样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多希望我们民族的后代能像他们一样自由,快乐。

阿姆斯特丹只有半个海淀区大小,然而,小小城市小小国家,万象皆可包容,日光之下,一切皆可被照见。每年420万游客到访荷兰,每一天阿姆斯特丹的街头会同时出现来自170个不同国家的游人,宽容,自由和开放给阿姆斯特丹带来勃勃生机。

能孕育艺术家的地方我想应该是美丽的,富足的,环境宽松到能让人自由呼吸,包容不同想法,没有压抑和束缚,能充分发挥想象力,创造力,又丰富到有不尽的营养可以吸收,有足够的文艺气质,有众多能够发现美的眼睛。阿姆斯特丹是这样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