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随想‖

1973年,英国著名历史学家阿诺尔德•汤因比与日本宗教和文化界著名人士、社会活动家池田大作,进行了一场关于人类社会和当代世界问题的对话。这次的对话后来出版为《展望二十一世纪》一书。在《展望二十一世纪》书中,四十四岁的池田大作问八十三岁的汤因比,“如果可以选择,你想出生在哪个地方?”汤因比说:“我希望生在公元一世纪佛教已传入时的中国新疆”。公元一世纪的新疆是丝绸之路的疏嘞,也就是今天的新疆喀什。晚年的汤因比,穷其一生学养和情感作出了这样的选择,如此吸引他的究竟是什么?

南疆有着悠久的历史,无论佛教东传,还是伊斯兰教的东进,都在这里留下明显的痕迹。当时的疏嘞,于阗和高昌,并列为西域四大佛教中心。玄奘《大唐西域记》记载:“淳信佛法,勤营福利,伽蓝数百所,曾徒万余人。”


  南疆考古发现的佛教遗迹,足以说明佛教当时在新疆的鼎盛和繁荣。如克孜尔千佛洞,苏巴什遗址也称昭怙厘大寺,其其克里克遗址。(即玄奘记载的福舍遗址),位于塔什库尔干县北的峡谷中,已为废墟,为古丝路为过往行人和商旅提供休息和供给的驿站。可汗沙尔遗址、三扇洞遗址(即玉其买尔万遗址,今称三仙洞)。位于喀什市北10公里的今伯什克然木河右岸峭壁半山腰中,为佛教洞窟,开凿于东汉时期,为今喀什地区保留最完整的一处佛教遗址。洞窟内绘有大小不等的各种佛像70余尊及1尊立佛。热瓦克佛寺遗址。位于今洛浦县吉亚乡北约35公里处的沙漠中,面积约3600平方米,主要由佛塔和寺院组成,四周墙壁内外侧至今仍保存大量佛像及壁画。是著名的佛教文化遗址,以一组以佛塔为中心的佛寺建筑为主。阔克库木阿里斯遗址。在热瓦克佛寺遗址附近,为一佛教寺院遗址,为公元4-7世纪遗存,其木制建筑图案与尼雅遗址建筑图案一致。以及基内托克玛克遗址、斯也克遗址。喀达里克遗址、巴拉瓦斯特遗址、尼雅遗址等等。

唐王城遗址即唐代尉头州城遗址,当地少数民族称之为“托库孜萨热依”古城。维吾尔语称为“托库孜萨来”,就是九座驿站或九座烽燧之意。建于公元前206年,距今约有2200年的历史。

唐王城在历史上很有名气。唐玄奘去西天取经时路过此城。曾记载唐王城兴小乘佛教,僧人甚多,沸沸扬扬,佛事不绝,空前辉煌。据文史资料记载,唐王城在公元前二世纪是西域三十六国中的尉头国,后曾是古龟兹国与古疏勒国的分界线,是一座依山傍水的军事要塞。到了唐朝,屯垦空前鼎盛,信仰佛教的儿女在这里繁衍生息。

  南疆现存文物古迹:十二座古城和古迹遗址(汉、唐、清),沉睡的"叶尔羌公主",三个佛教寺庙群遗址(唐),一个摩尼教寺庙遗址,一个千年塞种人古墓群,四个伊斯兰圣人麻扎文化。

千年流转,荣辱盛衰,唯唐王城见证。南疆地处中西亚咽喉之地,漫漫沙海早已湮没了,昔日商旅驼队穿梭的丝路古道。但繁华却留在了南疆的血脉之中,生生不息。

新疆是世间上四大文化体系汇流的地方,古希腊文明,古印度文明,波斯文明和中华文明曾在这里交织出斑斓的色彩。这就是汤比因说的那个世纪。

南疆又是丝绸之路必经之路,它起自中国古代都城长安,经中亚国家、阿富汗、伊朗、伊拉克、叙利亚等而达地中海,以罗马为终点,全长6440公里。这条路被认为是连结亚欧大陆的古代东西方文明的交汇之路,而丝绸则是最具代表性的货物。数千年来,商人、教徒、外交家、士兵和学术考察者沿着丝绸之路四处活动。

  塔里木河,在维吾尔语里、意为“无缰之马”和“田地、种田”。位于新疆南疆塔里木盆地北部。发源于天山山脉及喀喇昆仑山,沿塔克拉玛干沙漠北缘,穿过阿克苏、沙雅、库车、轮台、库尔勒、尉犁等县的南部,最后流入台特马湖。

塔里木河,是南疆地区的母亲河,天山以南的绿洲基本都是靠塔里木河水灌溉。塔里木河,流域面积102万平方千米。全长2179千米,是中国最长的内陆河、为世界第五大内陆河。

支流和田河、叶尔羌河、喀什噶尔河。

塔里木河是一条古老河流,公元6世纪史书记载,塔里木河谓计式水,此名一直沿用到唐代前期。《水经注》称为“南河”,《西域图志》“额尔色郭勒”,系蒙古语“漫流的水”之意;以后又名计戍水、计首水,都是译音之异。又据《清史稿》记载,清初河名为塔里木河,维吾尔语意为无缰之马,形容河流经常改道像一匹野马。清嘉庆二十四年(1819)徐松编写的《西域水道记》中称:“回语(维吾尔语)谓‘可耕之地’曰塔里木,言滨河居人以耕为业。”11世纪中国维吾尔族著名语言学家马赫穆德·喀什噶里在《突厥语大词典》中注释:“tarrm”为突厥语,“注入湖泊或沙漠的‘河水支流’。

  玉门关,汉武帝开通西域道路,因西域和田输入玉石时取道于此而得名。南疆不仅仅有和田美玉,还有大枣、核桃、无花果、巴塔木……等。石榴酒,葡萄酒,兰桂芳,茱萸香,这是唐人眼中的流光溢彩的丝绸之路,因为它添加了植物的芳芳和异彩。

丝绸之路漫漫7000公里,悠悠2000余年,商品在这里交换,文化在这里交汇,一条道路在人类泱泱数千年文明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一路连欧亚,五口通八国,“一带一路“。沉寂的丝绸之路又将焕发新的生机。这个承载着丝绸之路复兴希望的古老边陲,既既将演绎生命轮回的精彩。

玄奘记载,于阗是著名的佛国,隔帕米尔高原,与印度相望,历史学家认为佛教传入西域,最先到达的地方是古代于阗。

亿万斯年,长天白日,风起云落。终于有一天,有什么打破亘古的沉默,长途跋涉的商旅,虔诚的信徒,手持酕节的使臣,马踏飞燕,狼烟四野,终于这里成了缭绕着浓重烟火的地方。

东西方文明在这里交汇碰撞,三十一个民族在这里繁衍生息。高山终年积雪,沙漠壮美雄阔,河流繁复曲折,世上最漂亮的胡杨林,最昂贵的玉石,色彩神秘而热烈的丝绸,与美丽的姑娘的脸庞交相辉映。雄起的自然景观和悠久的历史文化,在这里交融荟萃,展现出独一无二的韵味。

百河归海,唯有塔里木河,流进沙漠,读懂塔里木河,你就就读懂新疆。读懂了新疆,你就读懂了中国。有河流的地方就有生命,有生命的地方就有文明,有文明的地方就有历史。塔里木河纵横2400公里,养育7万人民。承载我们的前世,更见证了我们的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