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依然 出境:依然 摄影:燕茹、梅朵儿、呢喃小语 拍摄地:新疆库木塔格沙漠


题引: 这是我11年前即兴瞎掰的一个长篇爱情故事。说它瞎掰是因为文中出现的人物都是厦门爬虫部落户外俱乐部的虫友,而故事情节是根据论坛的虫友们提出的各种要求即兴瞎掰出来的。   请耐心地看完下面依然发在爬虫部落的贴子,了解当时的背景,再去看小说,更会充满趣味性。 (心急的朋友可直接进入下图正文)

接上篇: 穿越时空的爱恋1


直到外面寂静了好久,香香和囟肉才嘘了一口气,好险啊! “天啊,好多的经书啊!”危险一过,香香和囟肉不由地为眼前堆满洞窟的文本而赞叹。 公主天真好奇的个性又显露出来,这儿翻翻,那儿看看,然后不停地惊呼:“这儿竟有唐玄奘署名翻译的一部佛教经典——这儿有绢画——这儿有刺锈——这儿有……” 囟肉也跟着翻看着,心里不由地赞叹:这真是一个宝藏!想必是前人为了保护佛学经典而修建的藏经洞。而我鬼使神差地一磕,刚好触动了机关。真是天意啊!我佛慈悲,今后我囟肉一定静心钻研佛法,普度苍生。

3(3) “公主,此时外面肯定找翻了天,我们得到夜晚才能出去。” “嗯,都听你的。”沉醉在文本中的香香头也没抬地说,“哦,还有不许再叫我公主,这儿没有公主,只有香香。”香香猛然发现什么不对劲似地跟着抬头说。 “是,公主!”囟肉顺从地回答。 “又公主?”香香眉角一扬,瞪着囟肉。 “是,香香公主。”囟肉一付可怜兮兮的样子。 “香香公主!?还不一样是公主啊?”香香着恼地叫。 “是,香香。”囟肉别别扭扭地说道。

看着囟肉一付被人“欺负”不得不从的样子,香香调皮劲不由地上来。哼,一付受我“欺负”的样子,我就偏欺负你。 “肉哥哥,叫我的名字有那么难受吗?”香香故意装出一付不高兴的样子。 “没,没……香香。”囟肉嗫嚅着不知该如何回答。 看着囟肉那可怜的样子,香香心中不由得一乐。可怜的囟哥哥,面对千斤万马也令出如山的将军,却被一个小女子折腾得有点不知所措。呵呵,不再难为你了。如果我偏让你叫我一声:“香妹妹”,你又该如何呢?嘻嘻! …… 时间,就在两人的快乐斗嘴中,在古人的文本中很快过去了。

4、(1)

夜色降临,公主和囟肉出了洞窟。 囟肉边走边在心里盘算着:我们得暂避风头,先到邻国躲藏。最近的路线是取道玉门关,可是马匹丢了,还得先去敦煌买马。去敦煌各路关口肯定都有人把守了,只能走沙路了。 “香香,我们不能走大道。得先向西穿过鸣沙山……”囟肉对香香说。 还没说完,香香就打断了他的话,“肉哥哥,你不用和我说,只要跟你在一起,去哪都行。嘻,你走哪我就跟哪。” 弯弯的月牙高高地悬挂天边,天空没有一丝的乌云。月光把整个大地照得清晰而柔和。戈壁、远处起伏的沙丘,在夜色的笼罩下镀上了一层淡淡的橘黄。 整个世界显得如些静谧而祥和,似乎只属于那两个行走在戈壁小道上兴奋地比划谈笑的人儿。

“香香,再过一会儿,就可到达鸣沙山了。” “哇,鸣沙山。我早就听说过她了。是不是可以看到沙漠第一奇景月牙泉?”公主快乐而神往地问。 “是的。”囟肉笑看着快乐得如孩子般的公主,“只是爬沙山挺累的,”囟肉边给香香打预防针边又给他一份憧憬,“不过,也挺有意思的。” “我才不怕呢。呵呵,跟着你我什么都不怕。爬沙山有什么好玩呢?”公主边装作没事一样地说着,边在心里打着小鼓:肉哥哥,其实我现在已腿脚无力,浑身发软呢。可我不能让你知道,免得你笑我娇生惯养的。好怪,平时我也偷着跟着父皇跑走过不少地方的。 “不告诉你,一会儿你自己试试就知道了。”囟肉故意逗着她,“看!前面的那座山就是。” 只见一条巨龙静静地横卧前方,夜色下,显得如此安宁和宁静。 “看起来不是很高嘛!”公主撇撇嘴不以为然地说。呀,就这小山啊,肯定一会儿就能爬上去了。 “别小看它。登它就如登泰山一样艰难,而且你会越爬觉得它越高的。”囟肉一本正经地说着。 “肉哥哥,你说得太玄乎了吧?”公主将信将疑。 囟肉笑笑,不再说什么。

4(2) 到了山脚下。 公主首先奋力向上爬,呀,还真玄乎, 这一脚用力地踩下去,脚深深地陷了进去,稍一用力,脚底就松松地下滑,再费力地把脚拔出来,向前跨一步,踩下去,又下滑,让你努力向前迈的脚似乎又退回了原地。公主使尽地拔脚向上迈步,可折腾了半天,却似乎还在原地。 囟肉在旁笑着看公主在那折腾,一付你信不信的样子,“哈哈,怎么样?” “爬一步,退一步的,这可怎么爬啊?”香香傻了眼。 “不要急,你越急越用力,就陷得越深,退得越多。”囟肉向上一步一步慢慢地走着,示范给香香看。 香香不急了,慢慢地一步一步地走。“嗯,好多了,可是,我走一步,还是退半步啊。” “沙子下滑,这是没办法的事。只能走好每一步了。”

爬了一会儿,香香就气喘吁吁。

软软的细沙,不硌脚,也不让你碰撞,只是款款地抹去你的全部气力。 香香脚步越迈越慢,感觉说不出的乏力。停下来抬头一看,那山还是那么高,一点也没变。 “肉哥哥,我的脚好沉,”香香喘息着,“再也,再也迈不动了。” “把手给我!”囟肉伸出手,拉着她向上走。可是,不行,虽然向上迈步的速度快了,可是,两个人的重量让下滑的速度更快,走一步,退了三分之二步。 “我,我,还是自己走吧。”香香停下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囟肉心中焦急,却爱莫能助。 香香停下喘息的时候,囟肉指着身后说道:“香香,你看!你真行!” 只见,身后的脚印已像两条长不可及的绸带,平静而飘逸地划下了两条波动的曲线,曲线的一端,紧系脚下。

“真美!我们已爬了那么高了啊!”公主向下看,再抬头向上看,“可是,这山怎么看起来还是那么高啊?”香香有点泄气地说。 “别向上看,看着脚下,一步一步地走。很快就会上去的。”囟肉为香香鼓着气。 迈步、迈步、迈步…… 香香的速度越来越慢,停留的时间越来越长,到后来几乎迈不动步子了。 囟肉只好又拉着,后来几乎是扯着她,手脚并用缓缓地如蜗牛般地向上称动着。 总算到顶了。两人同时瘫倒在沙地上。

4(3) 缓过一口气,囟肉爬了起来,看着还没缓过劲来的香香,捧起地上的沙子就往她身上堆。 “肉哥哥,你干嘛啊?”香香疑惑地问。 “埋在沙地里很舒服的。你身体左右摇动一下,让身体陷进去。”囟肉边不停地往香香身上堆沙子边说着。 香香依照囟肉说的,左右摇动,很快,整个身体都埋在沙地里了。 沙子在白天阳光的照射下,还带着温度,有点烫、暖暖的,就如温暖的棉被,好舒服!香香闭上眼,昏昏欲睡。 很快,囟肉在香香身边给自己挖了一个坑,也躺了进去。然后,静静地躺着。 一会儿,囟肉轻声地叫唤:“香香,睁开眼看看!”似乎怕惊扰了天上的精灵。

香香睁开眼,看着,醉了! 上面是一轮弯弯的月牙,如一个调皮的少女正露出酒窝微笑着。那轻盈而清亮的月光就如她轻舞的飞纱,飘逸地洒向了这静谧的世界。她离我好近好近,似乎一伸手就可以触摸到她的霓裳。 “这就是天堂吗?”香香不禁喃喃自语。 “是的,这就是天堂!”身边的囟肉注视着香香附合着。 把目光不舍从上面移开,再向右侧看,不禁傻了! 月亮怎么掉在沙地上?这不是做梦吧?香香揉揉眼睛再看,在沙丘环抱之中,一轮弯月分明落在了中间,正放射出一片亮亮的光。 “那就是月牙泉。”香香正疑惑着,囟肉开口道。 好美啊!天上一个月亮,沙上一个月亮!

“好美啊!”香香转头对左侧的囟肉赞叹着,却见囟肉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嗯,好美!” 囟肉看着香香那美丽的侧影,不禁脱口赞叹道。 碰到那深情的注视,香香再也无法移开自己的视线。于是,两人就这样静静地躺着、静静地对视着,时间似乎在那无言的注视中静止了,而千言万语从那无言的目光中流淌着、交汇着…… 肉哥哥,我好快乐、好幸福!此时此刻就是让我死了,我也觉得毫无遗憾了…… 香香,有你的地方就是天堂!有你在我的身边,我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5、(1) “走吧!下山!” 囟肉从沙地上一跃而起,然后,把手伸向香香,“带你去看月牙泉。过了月牙泉往北走5公里就可以到敦煌了。” “下山,要走多久啊?我一点力气也没有了。”香香苦着脸怕怕地说。 “很快的!”看香香不信又担心的样子,囟肉又补充了一句,“很舒服的。” 哄我的吧?怎么可能很快又很舒服?香香边在心中嘀咕着,边不情愿地起来。 然后,走到边缘,摆好架势,做好准备,想象刚才那样使劲。没想到一脚、两脚踩下去,已嗤溜下去好几米,而且不后仰也不前摔,站得稳稳当当的。于是,不由地放慢脚步,慢动作似地向下走,竟有着腾云驾雾的感觉。 香香不由自主地张开双手轻舞着,缓缓地下滑着,兴奋地大叫着,“好神奇啊!我觉得自己成了云中的仙女了!” “跟你说,还不信呢。”看香香那么开心,囟肉脸上不禁挂满了笑容。 三下两下,很快就下到了山脚下。

香香有点不信地回头看着那高高的沙山,有点遗憾地说:“怎么就下来了?我还没下够呢。” “那你再爬上去吧,我等你。”囟肉笑着调侃着。 “不行,怕了。”香香抬头不舍地再看了一眼沙山,忽然,觉得眩晕了一下,眼前似乎有无数的小金光在闪。觉得奇怪,甩了甩头。然后转头一看,又惊叫地奔了过去,“太美了!” 眼前的月牙泉,泉水清澈,在月光的照射下泛着一层迷离的光,就如一面形如月牙的大境子镶嵌在沙漠之中。最奇的是,天上的月牙落在了清澈迷离的弯弯的月牙泉中,大月亮中套着一个小月亮。微风吹过,那小小的月牙就随着水波荡漾着、晃动着。泉边密密的芦苇,也随着微风摇动着身姿,呼应着。而风中又夹杂着一丝近似天赖的声音,那是沙子互相摩擦发出的声响。此时,就如一场大自然的盛会,有乐师、有翩翩起舞的舞者。

香香为眼前的美而陶醉而震撼,忍不住跪下来,捧上一掬水,沙漠中甘甜的水啊!这上千年在沙漠环抱中永不枯竭的水啊,竟是如此的甘甜! “肉哥哥,快来!这水好甜啊!”香香回头招呼着后面的囟肉。 然后,起身站了起来。 哦,我这是怎么啦?这大月亮怎么也在晃动啊,香香晃了两下,只觉得眼前一黑,隐约中听到囟肉惊呼的声音,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5(2) 囟肉正微笑地向香香快步地走过来,猛然间看到起身的香香摇摇欲坠,“香香!”他惊呼地奔过去,接住了正要倒地的香香。 “你怎么啦?香香!”一向沉稳的囟肉,此时惊慌失措。碰到香香的身体,只觉得深身滚烫,像火烧一般。她发烧了!她生病了! 天啊!我怎么那么粗心?一路上她慢慢吞吞的,一路上她说累,没力气,我以为是她平时娇生惯养。刚才她的手滚烫,我以为是和我一样,心中翻腾着热浪。我真浑!真蠢!真该死! 冷静!冷静!囟肉对自己说着,然后,赶紧把香香平放沙地上,跑到泉边拿水灌入她的嘴边,拿湿布擦她的脸,拿湿布敷在她的额头上。他疯了似地快速地做着这一切,嘴边边不停地喊着:“香香,醒醒!你醒醒,别吓我!”心中却慌乱茫然得如一个不懂事的孩子。

半晌,香香慢慢地睁开了眼睛,虚弱地问:“肉哥哥,我这是怎么啦?” “你发烧了,昏了过去。”囟肉有点哽咽地说,“谢天谢地!你总算醒了!” “怪不得,我怎么觉得软绵绵,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呢。”看着囟肉焦急的样子,她轻声地安慰:“没事的,睡睡就好了。就是此时此刻就死了,我也觉得毫无遗憾了。” “不许胡说!你要活一百年,一千年的。”囟肉生气地嚷道,然后又自责地说:“都怪我!怎么没有早发现。” “不怪你,我早就热得难受,可我以为是天气热,以为是沙子热。” “我得赶紧带你去看大夫。” “嗯。”香香嗯了一声,然后,嘴角动了动,就又没了声息。 肉哥哥,我好难受啊,像火在烧一般,胸口好闷啊,我好累,好想睡…… 香香努力地想和囟肉再说说话,可却觉得自己又沉沉地向下坠,向下坠,坠入到深不见底的黑洞……

(待续)

后记:    第二组相片摄于库木塔格沙漠。爬沙山真的就如小说中描述的走一步退半步,超费体力。拿相机的摄影师们都上山顶了,而我换上红裙,去追赶她们的时候,才发现:那眼前好像即刻可到的山顶对我来说实在遥不可及。我只爬到半山腰就再也没有一点力气了,只能选择了放弃。快到山顶的燕茹下来和我一起,于是,留下了这组用手机拍的照片。夕阳下的沙漠泛着动人的光泽,让人心动。后来拿相机的朋友们下来了,又为我拍了许多。可惜光线暗淡,效果差好多。 看朋友们拍的沙山的另一侧的沙漠,沙丘绵延不绝,线条优美,让人心动。附上朋友拍的相片,激励自己。想看美景想拍美照,一定要有健康的身体!依然,加油!

附:梅朵儿拍的沙山的另一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