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景圆心梦)


秋水微澜,

悄然淡去了夏的热情,

散发出一丝丝清寒,

来将虚实拣选沉淀。


柳梦逢圆,

却又被清风数落,

失了本色洒下痴狂,

流露一抹抹缺憾。


远山依旧,

厚载着千年的枯荣,

将心绪托付溪流,

表达着曲折生动的思念。


高天依旧

牵引着梦想肆意蔓延,

谁因此而插上理想的翅膀,

放飞在自由的空间。


我可否,

捧一滴秋水,

将往事冷淡。


可否

揽一丝青柳,

将沧桑虚掩。


可否

借远山厚重,

将时光阻拦。


可否

窃高天蔚蓝,

将梦想尽染。


(花叶赋)

(一)

微风

打开了花的心思,

窃取了香丝,

更新了嗅觉,

博取了众生雅兴。

细雨

敲醒了春的梦想,

倾注了芳魂,

染绿了视觉,

激起了万物热情。


(二)

百花有心,

意倾春晖,

不是

每朵花可以结出正果。

万叶留芳,

意丰暑夏,

不是

每片叶都守在秋季落。


(三)

花开从容,

投递一腹芬芳,

花落无畏,

甘作一捧香泥。

叶绽掩枯,

表达贫壤深情,

叶落无悔,

归根感恩厚义。




(白月光)


天外月光,

一泻天漄,

揽一缕入怀,

竟不识是暖是寒。


看月之圆,

思心之缺,

借一抹清风,

可否将痴念吹散。


皎洁之辉,

洒下心安,

可否断牵绊,

荡入银河游九天。


〈乡念〉


将乡愁

挤进圆圆的明月,

照在故乡的路上。


让清风

投递真挚的期许,

扯断游子的流浪。


将念想

从行囊中掏出晾晒,

蒸发在故乡的天上。


十九年

每逢仲秋暗自伤感,

思念便爬上了月亮。


让梦想

莫要输在冷漠无情上,

常醒感恩之心莫淡忘。


让无奈

粉碎在回家的路上,

恨抓一把故乡泥土,

贴在胸膛,

这是养育我的地方。

(明月照今昔)

一弯明月,

一尖刺故乡,

一尖勾远方。


一抹无奈,

一端飘流浪,

一端晃思量。


那时明月,

陪我背行囊,

塞满梦想。


此时明月,

伴我嚼乡愁,

掏空心脏。


此时,

是那时梦想,

一如既往。


那时,

是今时向往,

拿捏喜伤。

<可否>


可否,将彷徨斩断,归属于平淡。

可否,一别两心宽,将烦恼驱散。

可否,将无常改变,拥抱于自然。

可否,心与情共欢,别再苦相煎。


(品秋)


韶华舞流年,秋气扫痴狂。

问寻草木失本色,纷纷落朱黄。


时光非等闲,丝毫移物相。

昔朝浪漫今沧桑,白露为玉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