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手机摄影 / 文 :妍子

“我想给你写一封信,在阳光灿烂的午后, 在长满爬山虎的窗前,在风灌满两袖的麦田 ,在橘子味汽水的夏天,提笔却不知从何记起,怪我。”
——李林《这个夏天》
动图

盛夏时节,一场不期而至的大雨,浇灌了整个夏天的闷热。好友说南方的梅雨季早已让人像发了霉一般,一个月中难得见到几个晴天。一下子让我想起那首渝东民歌《太阳出来喜洋洋》,“太阳出来罗儿,喜洋洋欧郎罗......”,小时候每次听到这首歌,身处北方的我实在是很奇怪,太阳出来就出来呗,怎么就这样稀奇到打起锣来跳起舞喜洋洋来罗儿?原来,西南地区的天空难得见到太阳公公的笑脸,偶一放晴,有了阳光的日子就如同过节一般的欢庆啦。怪不得巴山蜀水钟灵毓秀,美女颜值全国居首,也一定是因了气候因素的原因吧:空气湿度大,紫外线不强,也没有北方四季分明的风沙眷顾;貌美如花的女子于是多如了天边的云彩。

入夏以来,我所居住的北方山城降水量却寥寥无几,山间仍是干涸的河床。逢着雨,不管大小,都是让人欣喜的。只觉得有雨的夏天才是盛夏应有的姿态,凉风习习雨声滴答,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那才是我记忆中最迷人的夏天。


手机微距拍摄记录下这场雨的印迹,

愿带给您一丝清凉意。🍵

送你一串雨做的珍珠项链。

紫薇的花蕊枝蔓圈起了一个水中镜花世界。不知里面可否有《镜花缘》中所述“礼乐之邦”君子国。“耕者让田畔,行者让路。土庶人等,无论富贵贫贱,举止言谈,莫不慕而有礼……”

树上的桃胶,

雨后被阳光照射得晶莹剔透,竟宛若天然琥珀了。

雨中的榆树,攀附的爬山虎,

像一幅记忆里遥远的图画。

望得到,触不到。

被虫儿爬过的干枯的脉络像不像

叶子也有了可以思维的“头脑”?

“一年春尽又一夏,野草山花几度新。

天晓不因钟鼓动,月明非为夜行人。”

其实,晴也罢,雨也罢,天何言哉?

天地万物,更迭如斯,

过好每一个当下,一任自然。

身处滚滚红尘中,我自往来百花丛,

掬水月在手,嗅花香满衣。

………………

祝:夏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