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提到补气,大家都会想到人参。用人参泡酒喝,这是最方便的补气方法。拿两根生晒参,放在五十度左右的酒里,这样人参的药力在泡的过程中会不断释放进酒里,泡两个月左右就可以喝了。

人参的生命力很强。一般植物的活细胞都会被酒杀灭,无法再生长,但很多人参在酒瓶里面还会发芽。

人参酒适用于气虚、无实热的人。这种人总是感觉没有力气,面色发白,动辄气喘,白天容易出汗。如果气虚之人又兼阴虚,可以在酒里放入麦冬五十克,以矫正人参的药性。

用人参补气有个问题,就是容易上火。就拿人参叶来说吧,吃了也会补气。有一次我们门口的超市,上了一批特种蔬菜,有紫背天葵什么的,还有人参叶,售货员介绍说可以潮火锅吃。我很好奇,就买了一盒,然后回家煮了吃,本来是当菜吃的,结果头晕了一天,为什么?补气补过火了。

这下我有体会了,人参叶也是药性很大的。人参叶尚且如此,可想而知,人参补气过了火,人更受不了。

其实,用人参来补气,有一个不上火的方子,叫生脉饮。这个生脉饮,也叫生脉散。在清宫里面,打乾隆开始,皇帝们都服用人参,其中以乾隆服用得最多。有的年头,乾隆几乎每天都用。

一般人服用人参就上火,为什么乾隆服用这么多人参,却不上火呢?原来,乾隆服用人参是有讲究的,他用的方子叫生脉散,包含人参、麦冬、五味子三味药。


生脉散是怎么来的呢?这个生脉散出自“金元四大家”之一的大医李东垣的《内外伤群感论》。

李东垣在很多方子里面都用人参、麦冬、五味子这三味药,他说:“热伤元气,以人参、麦门冬、五味子生脉。脉者,元气也,人参之甘,补元气、泻热火也;麦门冬之苦寒,补水之源而清肃燥金也;五味子之酸以泻火,补庚大肠与肺金也。”

这段话,说明了李东垣创立这个方子的初衷。现在各位去任何一家药店,都可以见到生脉口服液,在任何一家医院包括西医医院,都可以在病房里面的点滴瓶中见到参麦注射液。在一些心脏疾病的救治中,参麦制剂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它可以迅速地补足心气,稳定病情。

但大家不要以为这个药只是救急用的,李东垣创立这个方子的意思是,如果夏天的时候,天太热,人的心气和心阴受到影响,气阴两虚,就可以用这个方子补充气阴,帮助身体恢复。

所以,在夏天天热的时候,大家如果觉得心烦口渴、四肢无力、自汗不止,就可以买一盒生脉饮,按照说明书喝一点,症状很快就会得到缓解。

需要提醒的是:生脉饮一般有两种,一种是用人参来制作的,通常是红参,这个药性稍微大一些,效果比较好,主要是症状严重时用;另外一种是用党参制作的,这个在药盒上会有所标注,它药力平缓一些,可以作保健用。

除了夏天热伤元气,其他的季节,如果我们因为劳神过度,损伤了心气,出现心烦心慌、口干舌燥、四肢无力、动辄出汗、面色发白等情况,也属于心的气阴耗伤过大的情况,这时候,也可以服用一点生脉饮来补养一下。

乾隆皇帝也是这样。他很勤奋,每天起得很早,要处理很多事情,所以御医们及时地给他配了生脉散。其中麦冬是寒凉的,制约了人参的热;五味子可以收敛心气,同时补肺和大肠。这个方子乾隆服用以后,认为非常好,于是常年服用。有的时候,他把方子里面的五味子也去掉,只留人参和麦冬。

关于乾隆用药的比例我特意翻阅了清宫档案,大致的分量是人参一钱、麦冬两钱、五味子一钱,有的时候不要五味子,御医们会根据比例调整分量,个别的时候麦冬会变到三钱或者一钱。

在乾隆的御医看来,这个方子就不是用来治病的,而是保健的。从清宫档案来看,乾隆常年服用生脉饮,尤其是他老年的时候,更是坚持每天服用,一直到八十九岁驾崩。虽然乾隆长寿的原因很多,但生脉饮对他的养生确实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我给大家举个例子,秋天的时候,有位朋友来找我,说她老公最近心慌,检查了很多次,但总确定不了是什么病。后来我见到了这位先生,一看就知道他是个气虚的状态,原因是秋日骄阳似火,太燥,伤了阴气;同时他劳心太多,心神失养。有了结论,我就告诉他服用生脉饮,药店买的那种就可以,他欣然照办。结果,没多久。我就接到消息,说他的身体已经复原了。

值得注意的是,服用人参的时候,最好不要服用萝卜,传统认为萝卜可以解人参的药性,那样人参就白吃了。

山歌注:张锡纯认为古方中的人参是指党参,各位可认真读书思考一下。

参考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