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18年底开始,铅山多家网络平台上,时常会刊发”海军”用方言俚语写的铅山人物故事,点击、转发率非常高 。

    海军笔下的人物大多是名不见经传的”草根”,他们的经历离奇曲折。经过海军小说式铺垫,散文化叙述后,更是夺人眼球。大家在争相阅读分享,期待海军下一篇作品。同时,打心底里钦佩海军见多识广,阅历丰富,妙笔生花。

   这个海军是谁?太有才了,简直就是铅山的赵树理!”此后,我也加入寻找”海军”的队伍中 。打听许久未果,我和我先生凭借对铅山文学圈的了解,猜测这些作品有可能是XX所作,他却矢口否认。直到《铅山吕锡炎,一个很会“喇”的才子》这篇文章发表后,询问了吕锡炎老师向谁提供过老照片时,才证实了我们此前的猜测,”海军”就是我们非常熟悉的海军。

谜底揭晓后,对海军先生的谦虚低调更是佩服。

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海军就活跃在铅山文坛,担任过《江西日报》等党报党刊的特约通讯员。曾在《人民日报》发过长篇通讯《请到畲乡来看看》,还在江西日报”田野风”和”井冈山”副刊发表过多篇大块头作品,《葛仙山志》也收录了他数篇文章。九十年代末,他分别以《红土地上的拓荒牛》《畲山上那一缕淡淡的烛光》为书名,出版了两本作品自选集,收录了他发表过的六七十余篇作品。此后,在他人看来,他专心政务,搁笔二十余年。误以为他从此告别文学圈,马放南山,刀枪入库,闲云野鹤过生活。却不知,他鼓打一点,沉入到生活的最底层,等待蓄势待发之时。这二十年,他做好工作之外,抓紧点滴时间和机会,躬耕乡野,广交朋友,了解民情,观察生活,积累素材,为退休后静心写作储备了丰富的资粮。他心中的文学之酒,经过这二十年酿造,愈加醇香。于是,一篇篇书写草根人物的传奇故事呈井喷之势,迸发而出。不到半年时间,《他亲眼看到了红军打河口》《武夷山下的两个上海姑娘》》《他曾是江西日报的名记者》《写葛仙山志的人》《风雨刘家大院》《豆豉粿》《渭崽神子》《父亲心中的格尔木》《小镇上的"小吃”和手艺人》等数十篇人物故事在网络媒体发表,数量之多,质量之高,反响之大,在近期的铅山文学圈实属罕见。

由于写的是身边人,寻常事,引发了铅山人和在外打拼的家乡游子争相阅读和好评。这次结集出版的《笔墨凝香》收录了他2018年12月一2019年4月份作品,共计40篇余,这四十多篇作品我基本上篇篇阅读,有些作品还分享到朋友圈,转发到亲友群。

文品如人品,从海军的这些作品中,能感受到他是爱憎分明的汉子,他为人正直,孝顺父母,关心同事朋友和邻里。他的作品,充满人性关怀。他把每位草根人物都当作朋友,哪怕面对乞讨人员,也是用平等平和的语气对待。那时,海军还在县委重要部门任职,一次下乡避雨,路遇铅山丐帮成员余某和叶某,俩位乞丐”知趣”地想离开,却被海军一句”老哥”留住了脚步,海军很自然地跟他们打招呼,递烟、聊天,雨停后还主动和他们握手,让对方非常感动。生活就是一面镜子,你笑对他人,他也回报你和善。乞讨者见海军把自己当人看,自然也将心中的苦闷和秘密说给海军听。对乞讨者尚且如此,更不消说与街巷邻里百家打成一片了。就是在与邻里、路人的招呼、闲聊与交往中,一个个传奇人物的故事吹进了海军的耳朵,留存在他的心里,成为他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宝库。

  历史是人民书写,也是由人民的一个一个小故事组成。这些人物故事犹如长河里朵朵浪花,在海军作品中闪光 ,绽放。令人可贵的是,写作这些身边的小人物,追忆这些久远的旧事时,海军不是简单的重复事实,而是将这些人物的命运与某个特定的历史背景联系在一起 ,使作品更厚重,更感人。有的增添了悲剧色彩,有的获得了喜剧结局。有喜有乐,有苦有痛,有悲有哀,才是真正的人生。海军还注重对人物和与人物环境有关的细节描写,注重和人物内心细节与环境的刻画,使作品更有感召力。他用直白的乡音俚语去叙述,让地道的铅山人读起来更亲切、更轻松、更传神。有时会因为某句调皮话笑出声来,有时又会为主人公的多舛命运扼腕叹息。更为他简练的语言,精准的描写,拍案叫绝!他写老更夫时,不仅语言简练,叙述中还有立体的画面感,就是铅山以外的外乡人读起来也会受到感染。

”更夫姓杨,名不详,镇里老少都称他老更夫。老辈人都忘不了,每当夜深人静,古镇九弄十三街,青石板铺就的路上,便“踏嗒踏嗒”响着他一轻一重的脚步声,就能听到“梆梆…哐”的更声,就能听到苍劲而浑厚的喊声一一“关门闭屋,小心火烛”,构成一章小夜曲,给胆小的百姓些许慰籍和安全感……

   通过白描式语境,烘托人物,使人物更亲切,更传神,在他创作的作品中比比皆是,展示了海军深厚、扎实的文学功底。

于是,老更夫、林先生、老领导龚红、做烧饼的歪嘴、卖烫粉的小杨、会唱高音的谢驼子等一个个平凡人物,就通过海军先生的妙笔,有血有肉,走进了读者的面前,活在读者的心中 ,成为了永恒。我想,这些草根朋友大概做梦也没想到,他们的故事,他们的形象,他们的只言片语,会在海军的作品里站立,永生,一代代传扬下去。文学作品需要故事,文学作品呼唤真实和真情。我以为,这些都在海军的作品中得到体现和升华。所以,这些裹着泥土,携着乡风,蘸着深情的作品能打动人,感染人,鼓舞人。它启迪人们,善待一切,珍惜拥有,知足常乐,笑对人生。感谢海军的作品,让我对生活,对人生有了这么多感悟。


【后记:作者:汪彩萍,安徽旌德人。上饶广播电视台资深编辑 ,上饶市作协会员。在省市各级报刊发表数百篇作品。在江西、上饶文坛久负盛誉、名闻遐迩。能够放下大作家的身段、抽出宝贵时间、为拙作文集写序鼓励、在此深表真挚的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