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图片来自网络

  她们两个人的认识也算是偶然,但是巧的很她们的名字都叫兰,还是同年同月生。而且她们的身高,体重都基本相同。


但是她们的人生可大相径庭。


她叫雅兰是一所中学的老师,另一个叫芷兰是雅兰家的保姆。

她们俩今年四十四岁,并且都有一个十八岁正在上高中的女儿。

国家放开二胎以后雅兰又生了一个小女儿,小名叫小囡,需要一个月嫂保姆。芷兰就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来到雅兰的家里成了她小女儿的保姆。

她们两个是完全的陌生人,芷兰的家离雅兰住的城市n有近千里之遥。

雅兰很健谈,老师嘛职业习惯。有知识分子的侃侃而谈的习性,又有都市女性的外向性格。干练,潇洒蕙质兰心。每天下班以后都能听到她那爽朗的笑声,和用娓娓动听的普通话教女儿诗歌时的甜美朗诵声,那声音犹如春天的百灵般委婉好听。

芷兰有点内向,沉默寡言,不苟言笑。但是对于雅兰的吩咐可都是非常完美的完成,对于孩子照顾的也是无微不至的周到。而且芷兰深谙时事,有很好的悟性。为此深得雅兰的赏识,要不怎么雅兰休完产假以后还是用了芷兰来照顾自己的小女儿小囡呢!


雅兰的丈夫前年调任临海市任公安局副局长,夫妻分居。芷兰就成了雅兰日常陪伴的帮手和知音。

雅兰跟丈夫潘强是经人介绍认识的,但是两个人感情很好,潘强是部队专业的干部,是那种说话掷地有声,办事雷厉风行的人。

每次回家雅兰的大女儿小蕊就像小孩似得黏住潘强,让他讲临海市的新鲜事,比如怎样捉坏人,怎么破案,每次一边吃饭在饭桌上雅兰都听得喜笑颜开,眉眼眯成一条线,笑的眼泪都成诗。

每当这时的芷兰都是低头专心喂囡宝宝,雅兰知道她有心事。


芷兰跟丈夫姜国栋是自由恋爱,家里人一直反对,原因很简单。婆婆家孤儿寡母家庭条件不好,姜国栋的母亲长年有病,为了给她治病拉下一腚的饥荒,家里连一件向样的家具都没有,可以说家徒四壁。

姜国栋虽然在学校里的时候学习很优秀,可以说是品学兼优。但是因为母亲得了病,当年放弃了高考,老师同学都替他遗憾。

就在亲人们的反对声中,芷兰与姜国栋结了婚,芷兰的婆家在那个欠发达地区也是条件最低的。

用芷兰母亲的话说:


人家是在平路上走,还有许多坑坑洼洼的,你倒好在他们家就是从深沟里往上爬呀,你什么时候能赶上趟啊!


由于没有像样的企业,找一个赚钱的途径太难,夫妇两个在土地上做了很多文章。

他们种过蔬菜,但是多了销售成了问题。许多销不出去的菜都白白烂掉。受的辛苦有时候只得到很少的回报。

看到有种西瓜的他们就买了西瓜种跟地膜,不会种就跟有经验的瓜农学习。芷兰家种的西瓜比别人家的又大又甜,因为她们家的瓜不使化肥,净是自己养猪的土肥。

可是有时候天不作美,西瓜快要熟了,接连不断的下上几场大雨,眼看到手的瓜就打了水漂。那是因为下了雨的瓜口味不行,也容易烂掉,再说下雨天也没有人吃西瓜。有时候连成本都收不回来。

他们听到镇上蚕茧站来宣传植桑养蚕实用技术,芷兰顾不上吃饭就去学,她们养了几张蚕茧,可是后来蚕茧价格大跳水,虽然受了不少的累收成还是寥寥无几。

  几经周折 姜国栋决定跟人去城里建筑工地干绑钢筋的活。

炎热的夏天,太阳晒的人大汗淋漓。那钢筋笼就像烧红了的热鏊子,人的手摸了烫的生疼。汗水顺着脸颊流到了胸前,流进了眼睛里,整个人就好像要虚脱了一样。


芷兰一个人在家种了八亩多地的棉花,每天顶着烈日打药,修理棉花。她还喂了三头老母猪,连同下的二十多个猪仔。还要每天早晚接送上下学的女儿,也是累的够呛。


生活中你除了坚强,别的无路可走。


光阴就在这样的走着,几年后姜国栋觉得饥荒还上了,多少有了点积蓄,就跟芷兰商量着想再要个儿子,毕竟在农村还是养儿防老的思想观念占据了上风。


就在女儿小嫚九岁的那年,芷兰家有了一个可爱儿子,取名叫小康。寓意很简单那就是老百姓家家盼望的小康生活。


有了儿子姜国栋的干劲更足了,芷兰也觉得生活有了新的起色。伺候媳妇做完月子,姜国栋就又去了建筑工地。他发誓要把孩子培养成对国家有用的栋梁之才,他去城里干活看人家有知识有文化的人是什么生活,而自己是怎么样的生活。

在姜国栋看来普通百姓家的孩子成功的路除了当兵就是考学。要不怎么现在教育业成了第一大热门职业。

他曾经在城里看到了当年的中学同学,那时候他们的学习成绩比自己差的远,可是现在人家高楼大厦住着,小汽车开着,每天上下班西服革履要多体面有多体面。

当初要不是因为伺候生病的母亲,耽误了高考,说不定自己比他们更优秀。他一点也不后悔为母亲尽孝,只是觉得错过了当年的高考极大的遗憾。

就在儿子两周岁的那年夏天,在城里干建筑工地的姜国栋被坍塌的脚手架砸伤了双腿。还有几个一起干活的农民工被砸死。那个包工头一看事情不好,连夜拔腿跑掉了。

芷兰把孩子托付给母亲去医院照顾丈夫。为了给姜国栋看病,家里的那点积蓄早已用尽,芷兰东拼西凑又借了许多钱。


生活就像是被寒风刮起的落叶🍂🍂,在半空中旋转了一个圆圈⭕然后又回到了原点。


芷兰家又如同刚进门的时候那样,除了外债还有双腿受伤的丈夫,和一个需要上学花钱的女儿,以及年幼的儿子。

这几年由于棉花大量进口,棉花格很低,但是种植成本一高再高,种棉花直接不挣钱。养猪业也时好时坏。

一天在城里工作的表妹馨悦来家里看望芷兰,说起现在城里的保姆月嫂很受青睐。


姐,你还不如去城里干家政吧,反正姐夫现在多少能动了,让他在家看着孩子,你到城里我领你去家政公司找个工作,那样比你在家种庄稼强得多。


芷兰想想也是,你说现在种庄稼除了种子化肥,农药,耕种收割钱,一年到头庄稼地里能剩下多少钱。可是她实在舍不得那年幼的儿子,还有上初中的女儿,爸爸怎么跟妈妈那样细心照看他们啊!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孩子爸爸的腿伤的那么厉害,恐怕要成了残疾人了,他干不了力气活了,家里的饥荒要还,关键是孩子的书是一定要念的了,当初母亲觉得自己是女孩子家,念完了高中死活不让念了,说考大学去城里工作不好,能遇上坏人。可是你看人家考上大学的同学现在生活的多滋润。

自己的青春是浪费了,但是绝对不能再耽误了孩子,我要把自己当做阶梯,让儿女踏着自己的躯体去攀登人生的高峰!

晚上芷兰把馨悦的话告诉丈夫,并且也说了自己的想法。姜国栋抱住自己的老婆,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

他觉得对不起妻子,内心深处的愧疚无法表达。芷兰顶着娘家的极力反对,嫁到了他这个几乎穷困潦倒的家。自从进了这个家门,除了伺候自己长年生病的母亲,还为母亲治病欠下的外债。就是无休止的家里,田间的劳作。她没有跟别的女人那样穿过一件漂亮衣服,更没有一件首饰。

记得一次从湿软的西瓜🍉地里往外推西瓜,芷兰热的中暑晕倒在套了玉米的西瓜地里。

还有一次自己去城里干活,独自一人去棉花地里打药的芷兰由于天气太热,被农药熏得中了毒晕倒在田里,幸亏邻家嫂子发现及时才脱离了生命危险。

  现在自己的腿受伤干不了活,又要没有出过远门的妻子去城里干保姆,他实在的舍不得,也不放心,都说城市套路深,谁又知道能遇上什么人,什么事呢!


馨悦说:姐夫你放心吧,有我在呢!不会让我姐受委屈的。


就这样芷兰含着泪告别了年幼无知的孩子和丈夫,跟随表妹馨悦来到了离家千里之外的h市,在家政公司的安排下先进行了两个月的上岗培训,那段时间她住在了馨悦的家里,馨悦对表姐照顾的相当周到。

芷兰很感激馨悦夫妇的热情收留,每天学习下班后都会帮着干家务,看孩子忙前忙后,馨悦说:

姐你不要这么客气,有些事也许你忘记了,可是我一直记得,当年我的母亲去世的早,是姑妈和你那么的照顾我,现在你有了困难,作为妹妹我怎么能袖手旁观呢!俗话说得好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我们是亲人呢!


学习结束后芷兰被安排在了一个客户家里,这是个大宅阔室的别墅,出来开门的是一个谢顶的男子,看上去能有五十岁出头,男子告诉芷兰:

这就是我们家的小孩,以后你要认真的看护好他,不要有什么纰漏和闪失。

然后又对着抱孩子的年轻女子轻声细语的说道:


菲菲我给宝宝请的保姆到了。


那个抱着个将近一岁的小男孩👦烫着钢丝浪板头,画着深深的口红,粘着长长的睫毛的女子看着不超过二十七八岁。

芷兰起初以为那个女子是男人的儿媳妇或者女儿,以后才知道这是一对老夫少妻的姻缘。

菲菲整天家娇滴滴的说话简直让人身上起鸡皮疙瘩。可是芷兰牢记学习时老师的话,在雇主家里千万不能大惊小怪,更不能打听人家的隐私。

芷兰尽心尽力的在这家里干着,虽然那个菲菲很难伺候。只要孩子一哭就会对着芷兰大声的训斥,但是她知道城里人的钱不是那么容易挣的,她要极力的学会忍耐。

三个月后的一天,别墅的门被几个人砸开了。领头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胖女人,虽说芷兰对服装不太懂,但是看上去着穿的衣服鞋子很名贵。脖子上的金项链能赶上自家的牛缰绳粗了。

几个人把进的门来把正在玩电脑的菲菲拖过来,领头的老女人朝着她脸上啪啪的就是几巴掌,一边打一边嘴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着:

你这个骚狐狸,年纪轻轻不干好事,勾引我的老公,还生下了这个孽种。想让我们家那个老不正经的把你扶正,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又冲着一起来的两个女子喊道:

莎莎,丽丽给我撕了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

芷兰明白了原来菲菲跟老头是一对野鸳鸯,现在被大太太发现了。还整天讥笑做保姆的,这倒好现在自食其果了吧。

跟老女人一块来的其中的两个跟菲菲仿佛岁数的女人,好像是那老头的女儿,也过去撕扯菲菲的头发。那个菲菲一改往日的霸道影响,蹲在地上捂着头哭起来。

那莎莎丽丽跑过来抢夺孩子,小孩吓得哇哇大哭。

芷兰抱住孩子说:大人的事不要牵连到孩子身上,毕竟孩子是无辜的。

那个跟着进来的三十的男子把芷兰推到一边说:

一个保姆少管人家家里的闲事。

就这样那个菲菲连同芷兰都被赶出了别墅。


  芷兰就业的第二个家庭叫李琴,带了一个一岁多的孩子,她们家拆迁得了一大笔补偿款。但是她那个丈夫付磊却迷上了网络,他结识了网红,天天给主播赞赏。跟主播约见,欢天酒地寻欢作乐,完全不顾家里的老婆孩子。

最后付磊又迷恋上了网络赌博,把拆迁款都输光不算,还欠了一屁股债,整天被人追着逼债,没法子付磊撒丫子跑了,要债的人整天来家里跟李琴打听付磊的下落,李琴只好辞掉了芷兰,抱着孩子回到了娘家。


经过了一次次的周折,芷兰来来回回换了几家


这是她来这个城市的第三个年头,一个阴雨绵绵的秋天下午,在医院做月嫂的芷兰伺候好了一个剖腹产的产妇,大人孩子平安出院。她有点疲惫的要回到驻地休息。

刚刚走到医院大门口时,看到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扶着医院的墙,她的脸上有大颗的汗珠从额头滴落下来。

芷兰凭着这两年当月嫂保姆的经验知道,这个孕妇可能要生产,可是怎么能让一个快临盆的孕妇自己来医院呢?而且看上去还是个大龄孕妇,这个丈夫实在是太不负责任了。

芷兰忘记了劳累,赶忙过去搀扶住那个孕妇往里走说道:

大妹子,看你这么痛苦好像要生了吧,你的家人干什么去了,怎么让你一个人来医院,这太危险了吧!

那个女人对着扶着自己芷兰说道:

太感谢您了大姐,我本来离预产期还差将近一个月的,丈夫工作忙,我今天觉得有点不舒服就想来医院检查一下的,可是刚刚下了出租车就觉得有点不对劲。

芷兰说:大妹子你别慌我是个月嫂,刚刚给人家伺候了一个产妇,我现在帮你去做产检,看你的情况怕是要早产了。

那个孕妇说:谢谢你

谢谢你,我丈夫一时半会儿也来不到,就请你帮帮忙吧!

就这样芷兰陪着产妇来到了产科门诊,医生给她做了详细的检查,那个有点稍胖的妇科主任对着芷兰和产妇说:

孩子的羊水破了,现在就得赶紧去做剖腹产手术手术,要不然孩子大人会有在危险。你的家属来了么?

孕妇说:

我爱人在临海市工作,我给他打过电话,可能现在一时半会还来不到。

就这样芷兰帮忙跑前跑后,办住院手续,交费。

交谈她中芷兰知道孕妇叫雅兰,她的丈夫是临海市公安局的副局长,现在正忙着一件网上追逃的案子。已经一星期没有回家了,本想等到预产期临近的时候回来陪妻子去做产检的,没想到孩子这会儿要生了。

没法子雅兰只有自己在剖腹产手术合同书上签了字。

两个小时后孩子出生了,是有个小女孩,还好母子平安。

病房里 芷兰像家里人一样,帮忙买大人孩子的用品,忙的满脸汗水,头发都被汗水浸湿打了结。

连夜从临海赶来赶过来的雅兰丈夫潘强对于芷兰感激不尽,夫妻商量决定向家政公司要求让芷兰来自己家里做保姆。




  都说城市套路深,可是芷兰来到了雅兰家真算是遇到了一个好人家,雅兰拿芷兰不是向保姆看待,而是向姐妹一样对待她。这个家跟自己的家相比。可以算的上是锦衣玉食。

雅兰知道了芷兰的遭遇,她深深的同情她,也感恩于自己危难之际芷兰的无私帮助和悉心照顾。她和潘强决定要帮助芷兰一家走过困境。

芷兰的女儿小嫚学习成绩十分的优秀,就如同当年的姜国栋。孩子眼看就要高考了,可是家里没有钱给她买电脑。也没有钱供她上大学。芷兰的母亲来电话说:

一个女孩子不上学也就算了,去城里打工一样挣钱。

小嫚哭的十分伤心💔。她在电话里对着妈妈说道:

妈妈,老师说现在可以使用助学贷款了,我上学不用爸妈给我钱。我工作后会先还上钱的。

芷兰坚定的对女儿说:

嫚,你就专心致志的读书,钱的事你不用操心。

但是在雅兰夫妇面前芷兰矢口不提这事,她知雅兰一家人好,如果她说自己困难她们会毫不犹豫的帮助自己。

她要靠自己的努力去改变命运,不愿意去祈求别人。

高考前夕,芷兰请假回到了家。她要亲自为女儿的高考加油助威。

她知道这几年女儿表现的很顽强,但是她毕竟还是个孩子,她需要母亲的祝福与鼓励。

高考成绩出来了,小嫚的分数全县第二。按照父母的心愿她填报志愿的时候选择的是北京大学的医学专业。

小蕊的高考与小嫚十分接近,她填报的是北大的语言文学专业。

潘强这次回家为女儿潘蕊买了一个新电脑与新手机。

雅兰也为女儿买了几条新衣服和鞋子。尽管潘强家条件不错。但是夫妻从不从容孩子乱花钱。看到这么多的漂亮衣服,和新电脑,新手机,潘蕊高兴的什么似的:

爸,妈,这是怎么了,太阳从西边出来了。给我买这么多东西。

雅兰笑着说:

这是爸妈为你高考加油鼓劲嘛!

高考录取通知书来到了,芷兰一家人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国栋舅舅家的表弟是第一个前来祝贺的。

亲朋好友都前来祝贺,这是这么多年以后姜国栋家第一件喜庆事。许多亲朋好友这么多年很少有来往。

姜国栋母亲生病与姜国栋摔伤时偶尔有亲戚来探望过几次,其他的大多是来要债的亲戚朋友们。俗话说得好:

穷在当街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不信你看杯中酒,杯杯都敬有钱人。这是人之常理,不然姜国栋有一次去舅舅家,舅母的一句话把他说的从此以后不敢进门了呢。

那是母亲生病住院时,家里实在没钱了,医院又催住院费。姜国栋去了舅舅家,舅舅不在家,舅母在门口纳鞋底,看到外甥来了,两腿岔开堵住了门口。她知道姜国栋的母亲在住院,明白他的来意。

又想来借钱,过去的还没有还!门都没有。

舅母对着坐在地上的大黄狗说起了风凉话:

人家都说狗打舒身,来穷亲亲,真的不假啊!

姜国栋低下头,他慢慢的走回家。

芷兰的家与姜国栋的舅舅家是邻居,闻听此事的芷兰,尽管那时与姜国栋还没有定亲,可是她心疼姜国栋,她偷偷的把母亲留给她的嫁妆…一个祖传的翡翠手镯卖掉,给了姜国栋,让他为母亲交医药费。这成了姜国栋多年的一块心病,他想以后有了钱一定为芷兰再买一个可是却一直没有如愿。

后来姜国栋用打工的钱首先还了舅舅家的钱,当然舅舅知道舅母奚落了外甥,生气的打了老婆一巴掌!

  临近开学的前几天,芷兰家的门口来了几辆车。是雅兰夫妇和他们的两个女儿。

芷兰与姜国栋早已经在门外等候了,同行的还有芷兰他们县里的民政局,和农商行的行长。巧的很他们都是潘强的战友,他们都是专业后分配到h县工作的。

雅兰她们给小嫚和小康姐弟俩带来了许多的礼物🎁。

有小蕊的笔记本电脑,手机和衣服。这些东西可都是八九成新的。

雅兰知道芷兰的脾气性格,给她们买完全新的她会过意不去。会来来回回的送钱的。索性把小蕊刚刚用不多时的东西换下来。小蕊终于明白了爸妈给自己买东西的真实用意,她打心眼里敬重这位未曾谋面的异地同龄姐妹,她的坚强不屈的性格,努力学习的精神是自己十分推崇的。

比起雅兰家里宽敞明亮的楼房,上档次的家具,芷兰的家显得十分的寒酸,甚至破败。屋子里像样的家具只有一个枣红色的方桌椅子,和一个橘黄色的三开厨衣柜。那是芷兰出嫁时母亲打发她的嫁妆。

进来这些人已经相当的拥挤。但收拾的相当的干净,各种物品井井有条。

小嫚领小蕊到了自己的卧室,就是房子的一个小套间。里面有一个盛衣服的小半厨,在小床头有个用木板搭起的书架,有各种各样的书籍。都是小嫚阅读的,其中也有小蕊爱读的世界名著如:列夫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红雨果的巴黎圣母院,马克西姆高尔基的童年,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和中国四大名著。这些都是父母从地摊上廉价买回来的。小蕊看到在这个家庭,小嫚没有享受到同年龄段的孩子的优越环境,时髦的衣服。但是父母却给予了她一个丰富多彩的知识氛围。

小康拿着雅兰阿姨送的新式铅笔盒,和新书包高兴的爱不释手。

囡宝宝张开粉嫩的小手,向着芷兰叫着,芷兰抱起一个月不见的囡宝宝,亲了又亲。囡宝宝已经三岁多点了,过来暑假就要上幼稚园了。

几句寒暄之后首先是民政局的方局长讲了自己来的目的,就是受县政府委托,为了帮助困难家庭的优秀学子完成学业,民政部门发放奖学金。

芷兰夫妇对着方局长感激不尽。

农商行的王局长向芷兰夫妇也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就是国家对于困难群众有一个小额贴息贷款,能帮助他们家的养殖业有所帮助。

还有更好的消息呢,根据这些天的缜密侦查,我们掌握了网上潜逃几年的包工头姚成功的线索,已经成功的把藏匿在临海市搞房地产的姚成功成功抓获。你们几个农民工的伤残费和丧葬费及赔偿有了着落。

听到这个消息姜国栋激动半晌说不出话来了,这几年自己的双腿受伤,妻子芷兰抛家舍业去城里干家政,最可怜的是儿子小康,每当妈妈要走的时候,那祈求的目光,他妈妈走了多远他还在那里抽搐的哭泣,芷兰也是抹着眼泪强忍母子分离之苦。

姜国栋摸了一把眼角的泪水,常言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是啊,那个死亡的李涛哥的儿子,由于母亲改嫁没有钱去念书,被迫辍学去打工了,真是可惜了那么好苗子啊!

雅兰一家子要走了,芷兰照例又给她们放了好多的土特产品。暑假期间小嫚姐俩摸的知了猴,芷兰晾干的马齿笕等等。


汽车启动了,雅兰一家人向芷兰一家子依依不舍的告别。好在现在姜国栋的腿恢复的差不多了,芷兰觉定不再去城里干了,她要和丈夫一起利用政府的救助资金,把养猪规模扩大一些。这些年她深感亏欠儿子的,她深知对孩子最好的富养就是父母对孩子成长乡的陪伴。

远处一抹夕阳正要西下,芷兰夫妇领着一双儿女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小康蹦蹦跳跳真可爱。芷兰心情无以伦比的喜悦感油然而生。

这些年她们夫妇如同长途跋涉的旅行者,陷进了沼泽的泥潭中苦苦挣扎,都无法摆脱命运的束缚和磨难,如今终于度过了最困难的时候,要踏上平坦的康庄大道了。


孩子是父母的希望,父母是为儿女撑起一片天地的脊梁。他们的生活会越来越好,就如同这明朗的天空中的彩霞,五彩斑斓,云淡风轻。


孩子是 父母的希望与明天

父母的双手托举起孩子的未来


人生有两次奋不顾身的冲动,

第一次是为了💑爱情

第二次是为了儿女


幸福就在不远处向她们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