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的月亮

罗光德

再过三天就是中秋了,而我却是高兴不起来,连老婆的心情也是和我一样。中秋的头一天是她的生日,我想给她好好过一下,可她拒绝了。只说买点糖果给一起工作的同事们尝尝,表示她过了这个生日就行。

昨天晚上我用“美拍”制作了一个MV发给女儿,本想让她知道我和她妈在这边一切都好,让她少些挂念,可弄巧成拙,反而勾起了女儿对父母亲无尽的思念。一分种不到她就把电话打过来了。只说了一句“爸爸妈妈我想你们!”之后就听见了抽搐呜咽的声音,再而是更大声的嚎啕大哭,泪水如决堤的河一发不可收。如同当时我们离家外出到广东的那天一样,她追着我们坐的车子,泪流满面……

妻子和我都好不争气,四目相对,鼻子一酸就双肩抖动啼声随即而起。我只得挂了电话,打开微信给女儿发信息过去,好言细语慢慢安慰她!不过作用不是很大,她一下发了很多照片过来!有好多都是我们以前的剪影,有花灯广场那里广场文化演出的,有云南花灯周俏花灯之《天桥歌会》的比赛留影,也有《小河淌水》电视大赛的留影……

这些图片让我注目最久的是全家一起跳花灯给岳父母拜寿的那一张。岳父母全家都十分喜爱花灯,而且因影响较好,还被评为了传统花灯世家,奖励匾牌一块以传后世。看完这些,夫妻俩都沉默了。甚至开始怀疑出来打工是不是正确的选择?可是又能怎样呢!

现如今,打工成了一种趋势。很多外出打工的都在几年后盖起了漂亮的新房,我也想和他们一样!于是,心一狠,两个女儿便成了留守儿童,父母双亲也成了村里的留守老人!

总在每个节日临近,我们都会给他们打去电话。父母总说:“双发,小从,你们別替家人操心,我们一切都好好呢!你们要放心工作,挣了钱让凤儿好好读书,将来还要盖漂亮的大房子,给她招上门女婿……”

我知道父母很苦很孤单,他们只是不想我难过才这样说。总在这个时候我就会暗暗在心里说:“将来要给他们幸福!” 打电话最多的是小囡九月了,很聪明活泼,又牙尖嘴利,是个乖巧又招人疼爱的宝贝囡囡。只是总让我们夫妻俩头疼的就是每次打电话都要问什么时候回家?我想你们了。快点回来嘛!求求你们了。妻子总会用说了一百遍的老话哄孩子!快了快了,过年就回了,到时候给你买很新衣服,很多好吃的,很多玩具,你爱什么就买什么!

这些话,只是在孩子充满好奇和渴望的时候抵用,也只限刚开始的那一段时间,后来慢慢的不管用了,随着思念的累积,孩子有一天哄不住了。只说:“你们回来吧!我不要新衣服,不要玩具,我也不要好吃的,我只要爸爸妈妈!我只要爸爸妈妈!人家在学校每天都有爸爸妈妈去接,就我没有,我要你们……”

而这时我早已泪流满面,泣不成声了。

我思念老弱多病的父母,

我思念乖巧懂事的女儿,

我思念美丽的弥渡。

我怀念跳花灯唱花灯的那些岁月,

我怀念那些弥渡的数不胜数的美食美景,

我怀念和亲人的每一段幸福时光。

突然就觉得应该早点回家也。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父母老了,父母不希望你有多少钱,只愿你一生平安。做儿女的不能孝在嘴上,父母都在还是一家团圆吧!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唯恐迟迟归。

想起这首诗就想到在外读书的大囡,我们也是牵肠挂肚。正如父母牵挂着我们一般。

中秋又快到了,虽然没什么好心情过节,但在这个花好月圆,万家团聚的日子里还是把祝福送给我最亲爱的人!

愿二老身体健康多活几年,让我能尽孝道!

愿女儿快长快大,学业有成,一帆风顺!

愿自己多存点钱,争取早点回家,回到那个我夜夜思念,梦里飞回的地方,花灯的海洋,小河淌水我的故乡……

罗光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