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名不分先后 本期诗人: 蔡晓芳 厉雄 季风 四毛 文瑜 Maggie湄伊 湘夫人 连伟丽 王紫 水木清华 北极光 梦雨 紫君 Ashiely甘草 王云虎 静逸荷心 David大卫 Coral珊瑚


美国🇺🇸羚羊谷风光 摄影:Coral珊珊

羚羊谷

文/Coral珊瑚


时光轻微呼吸出的纹理

叹过风雨

来自天堂呓语有着对细节的

执迷

石头交出妩媚唇语

幽暗齿间

吟唱每个有阳光的日子


我读懂的爱

其实也是尘埃最后 屹立


在一切被风带走之前

试图握暖完整梦境的身影


美 是一滴柔软到心深处的顿号

风不说

眼眶却吐露湿润的晶莹

这些石头,仿佛举着一道神谕

文/蔡晓芳


我见过许多石头

方的、 圆的,躺着的、站立的

它们或奔波,或闲置

像尘世中堆砌着的词句


而我在灵源所看到的石头

稳坐在旧大厝里而有了草木之心

深邃的肌理,有了向上生长的气节

即使在一堵残墙断垣的内部,那种隐秘的力量

也在从容地履行一份神圣的使命


落日下的苍穹

万物开始幽暗,隐于苍茫

只有石头举着日月之光,迎风而立

仿佛举着一道神谕

鸿蒙

文/厉雄(西班牙)


终于看见,光露出锁骨

我跌坐在风里

一切的秘密,隐入镜头


飞天的裙摆,抚过脸颊

一扇门,直通熔浆

狂奔,一只蝴蝶第一次挥汗如雨


虚像前,肉体浇灌石头

曲线无限延伸,也在收拢

许多幸存下来的雪

保持沉默的另一种愿望


起伏的山水,接受旨意

粗旷的先人以火柔润

再敲一次琴键,深浅不一的的音符

在额头,挥汗跳跃


水袖,以血祭动

氤氲的兰麝之气,藏于镜中

彤云皱起眉头

结成义无反顾的形状

石头

文/季风


不同的角度

辗转不同的体态

不同的光度

拆射不同的色彩

同一个画面

同一块石头

变幻

是因为我的心动

石头记

文/四毛


事实上 一块石头拥有的自由 

是对自由的不屑一顾

石头固化在自已的深情中

错误地以为

一块石头的活法

就应该像一块石头

它拒绝认识 

被不断打击 践踏 踢来踢去的一生

石头最大的不幸

是从来都没有真正绝望过一次

它唯一的天赋是愚钝

还有它表达蔑视时的镇静

死亡般的镇静

那是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气质

舊時光

文/文瑜


愛的沙漏

被時光遗忘在荒丘


不忍回眸

曾經水潤的心事

那些流淌的記憶

在夜的刀鋒上

帶著無聲的哀嘆

碎落如裂帛


黑暗

托住了所有的寂寞

任日月穿梭

任季節交錯

任來來往往的風

在夢和夢的縫隙裡

一次又一次地

穿過

妩媚的石

文\Maggie湄伊


光与影变幻如斯

骄傲的岩石

舒展妩媚的曲线

是多久的寂寞

扭曲了坚强的意志

放低姿态

用柔软,召唤陪伴?

羚羊谷

文/湘夫人


慨叹羚羊

坚实蹄印 抠出

深山腹部数厘宽的小道

羊肠贴着崖脊

送高瞻者

攀高啃青

领騒众目


今见羚羊谷

道法训练场

石山被世纪风雕刻变形 

虎珀色扇形环绕

绝壁犹见钢丝

蹄印布满


时间于大山缝隙里

喘息,轮回

有路也无路

蜿蜒云水间


采撷

石头

文/连伟丽


是的,妳神奇成了仰视

在妳丝绸般的笑容中

我看到了有古老的阳光

空气,河流和山川


妳一定轻叹过,那轻叹

瞬间凝固成了长长的飘髪

缕缕挽起风云变幻

坚硬且柔软的回忆

纹理•光影

文/王紫


虽然

已经不再息息奔腾

我留下的痕迹

连时间都舍不得抹去

一腔的激情

曾经

在妳心间恣意

以坚韧的执着

磨砺妳所有的平凡

忍痛的喧嚣

千万年

只为

成就妳的美丽

无悔一个消失

让给光和影

无声的凭吊

把我挚爱的妳

谱写成一首凝固的歌

石头的梦

文/水木清华


宛如烟霞

人间缥缈

夕阳 最后的一个梦

绝唱着 舞蹈


万千年的刻画

石上风尘 并不苍老

梦中的你我

仍在风中奔跑

石心

文/北极光(加拿大)


佇立亿万年,

冷峻成山岩,

羚羊难攀。


阳光欲窥时,

只一瞥,

即惊艳千年。


层层叠压的心事,

积淀成岁月的年轮,

刀刻般粗砺坚硬,

又流水般柔软。


此心无语藏深山,

不求谁懂,

丰盈的生命,

沉默,清欢

绝美的石头

文/梦雨


梦幻般的纹理

光滑透亮

倔强的内质

坚固耐磨

历经多少岁月洗礼

才会这样的美轮美奂

石头上的光阴

文/紫君(美国)


光阴 在出发之前

已踏碎不朽的沉沦

一块块斑驳

等待历史的重审

羚羊谷 风起之处

思考的光阴

攀爬悬崖峭壁

用利斧亦步亦趋

还原风云变幻的艰辛

多彩的图纹

是叉角羚羊家园的构想

光阴 在石头上筑巢

此处 雕琢俊敏

也留下一段永恒的本真

羚羊谷

文/王云虎


不知道

那奔跑的羚羊去了哪

跳跃的诗还在草原吗

只看见风吹的裂纹

深入我的眉梢

我寻着自然的光

在时空螺旋的深处

一层层光影飞入眼帘

我呐喊的自由

触摸我灵魂的触角

无论走向哪

都见到你迷人的微笑

羚羊谷

文/甘草(美国)


想轻巧地穿堂而过,却不小心

失重于砂岩的层层叠叠

峡谷錯综复杂的纹理

是暗夜迷宫,无路可退

你我从此選择 在无人行走的疆域

一意孤行


不必弄清来龙去脉

也不必幻想

曾侵蚀岩壁线条的山洪风暴

静观巧匠天工的痕迹

对饮一樽佳美月色 前行


允许把铸成黑暗的蛛丝马迹

决断地留在背后

允许在迷途与谷壁回音

对话,以窥探正确出口和所在方位


允许夕阳与壁纹交织斑斓的美

在尽头,守候

一抹无法抗拒的 橙红

将摄入眼帘

在你我

会心一笑, 相信的瞬间

蔓延...

羚羊峡谷

文/静逸荷心


熊熊的烈焰

被凝固成狭窄幽谷中漫漫的岁月

风灼燃的梦

又在风中化为乌有


来来往往的不过是片刻栖落的飞鸟

给梦和远方画上了完美的等号

在风干的故事面前

画下一小段闲散成趣的光影


撕裂的锦帛上琢下无法抗拒的挣扎

流质的线条

也曾绽开过无数玫瑰般的梦境


腾跃的羚羊在脑海中灵光一闪

把深情悠长的回眸留在峡谷中

被过往的风和流云

传颂四方

如梦的石头

文/Coral珊瑚


如梦的石头

初醒

尘埃 碎屑 都是零落与感叹


从缝隙里爬出的光

阑珊谱出丝绸般浪漫

故事里的生死变迁 渐舒缓


移动光芒

扇着微颤交织的明暗 起伏悲喜

偏执却又深刻

空茫


一如我读你时

在弯曲层层的皱折里

只提一字灵犀相欢

坚硬的极致叫柔软

文||David(大卫)


如果用想象抽出羚羊的犄角

就可以撬开每一块石头暗藏的玄机

目光沿着断面弯曲,稍一下滑

便拿捏住三千亩麦田的柔软

所有坚硬的极致都柔软


在羚羊谷底听不见千年的水声

却没有一种事物不在流动

手臂尚未苏醒,我的面目已转向江南


用一片月光擦拭伤口锈迹斑驳的弹片

在人生的绝壁摆放曼妙的舞姿

大彻大悟之人拎走了一个大写的“空“

留下一个小写的世界

一个坚硬的世界

我要倾倒杯盏,以一种优雅的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