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给88届检验班的全体同学

这张老照片是同寝室大姐携如花似玉的女儿来蒙城看我时留下的。多年来天涯海角的漂泊着,早已习惯了忙忙碌碌、奔来奔去的日子,可每次看到这张照片,心一下子就静了下来,思绪总能游离于。那段遥远的时光。


一个个曾经那么熟悉的名字跃入眼前,一个个青春娇好的面容好似那么遥远,又似是近在眼前,疯狂、随性、随心、热情、迷惑、简单就是那个年代的我们,那些上个世纪的画面就这样一个个铺开......



记得第一次上解剖实验课,同学们在那股奇特的福尔马林的味道中,亲手触摸那一块块骨头,结果那天午饭时的食堂剩下不少伙食......



记得最开始采末梢血样的时候,闭着眼睛扎下第一针的情形;记得刚开始上寄生虫课的时候,别说吃饭了,光想起那些虫子会在人体这里那里出现、涌动,就恶心得想吐。不过到了后来,边吃饭边看那些绦虫、蛔虫、钩虫的图片,自然地就像是左手看右手的感觉,那些虫子倒好像成了很好的开胃前菜……


还记得大雨纷飞的时候,大家一起从教学楼门前嬉笑着跑进雨里、冲回寝室楼的疯狂,操场上、校园里那些数不清的同学们的身影和欢笑声......


还记得去天津的那所医院实习的第一天,整个小组的人不是用手,而是用脚踢开每一扇门;还记得那时海河河畔的歌声,琴声,笑声......


还记得校园里静静的夜色里,一本本琼瑶的小说、三毛的散文、金庸梁羽生武侠小说、如数家珍的那些中外名著就那样不知所然的温润着我们的那份简单、美好!


三年的时光就在这样嘻嘻哈哈的一个个故事、情景中走过。那个年代的单纯和快乐像是印在了我们的脸上和心上,只要自己笑,就会觉得天上的云朵也在笑,只要自己不开心,树上的叶子好似也在伤神!那时的我们会觉得我们就是整个世界,世界就是我们!


犹记得毕业半年多后听到鲍柸贵已然永远地离我们而去的时候,黯然伤神中,于寂静的夜色里祈祷祝福他一路走好.....


不知不觉中,自己走得越来越远,来到了这异国他乡。见过世事沧桑,见过人世冷暖,到如今才明白那些简单的快乐和憧憬已然成了一份最美好的奢华。


每每看到这些老相片时,笑容不经意的就从心底画到了眉梢。就算是不记得具体的拍摄日期,可那段青葱岁月的一行行一幕幕,似是就在昨天,从来不曾远去!



很想问鲍老师,李老师,你们还好吗?同寝室的姐妹们,你们还好吗?老班长、崔幸昆、姜春梅、王彬彬、李雅丽、孙迎军、梁娜新、刘翠霞、李凤芹、万志军、万敏、徐莹、杨宽容、田艳生、张国清、张晓红、翟雁、高凤、李浩、林涛、成英、张卫、谭萍、黄照国、安永红、马卫红、赵辉、沈改丽等等检验班所有的同学们,你们都还好吗?



漫漫岁月,沧海桑田,或许我们的身份会变,容颜会苍老,可对我们班的每一个人来说,那段记忆永远不会改变,因为那段青葱的岁月写就了我们无悔的青春!

——诚祝岁月静好,大家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