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的清欢

2019.07.30 阅读 547

记得,小时候读《所见》: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意欲捕鸣蝉,忽然闭口立。想起童年时候的点点滴滴,那时候虽然穷苦,但想起来却是很美的。以前的那些苦涩,却成了我心中最美好的回忆。


除了这些意境美好,屋门口、小河边、便是我童年里最美好的记忆。


记忆中的故乡,老屋门口有一片的稻田,小河边上的菜园绿葱葱的。苦瓜、茄子、辣椒,各种的家乡菜都种在一起。小河边的菜园,是我小时候,奶奶带我去最早的一个菜园。


在菜地里,奶奶摘一朵菜花让我在边上玩。奶奶弯腰种菜,时不时却回头看看我。等我玩烦了哭闹时,奶奶的菜也种得差不多了,奶奶就带着我一起回了家。

老屋门口有一块不大的圩坪,农闲时光,是大人们的聊天场所。坐着的、站着的、一把蒲扇、叼一支烟,清欢的生活便浮现在眼前。


在屋门口聊天,他们谈着天南地北。家事、过去的事、什么事都有,好像他们永远都讲不完,永远听不厌的故事。


忙碌时,每家每户都忙自己的田野,耕田、插秧,或是其它工种,就是一天的生活了。恍然间,一路走来,自己已经历过的情景,才知道也有过清欢的滋味了。


隐逸的生活,是很多人追求、喜欢的。古代文人有,陶渊明、林和清、还有竹林七贤……陶渊明的釆菊东篱和竹林七贤的闲坐幽篁,我也是很喜欢。

在红尘的俗世,我们都在追赶时间,被那世事在消磨,很难有一颗心静下来安逸,更难有一颗心静下来去看那一叶飘零,去看那一树花开。


忙碌总是很难让我们停下来,忙完这,又忙那,总是那么多的事做不完。“很难”仿佛已成了习惯,像烟瘾似的,已经上瘾。


记得有一次阅读,偶然读到了苏轼“人间有味是清欢”,当时不懂清欢是什么滋味,却很羡慕文人豪客的幽静,自在安然。


后来,我离开了家乡去了远方。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流连,大街小巷,红绿酒灯在一片喧嚣中。人在他乡,不知不觉的被红尘喧嚣清醒,才知清欢难得。

多少个夜晚,人在月光下,总是想着老屋门口的那些事。不知不觉才发现,在老家却藏有一种叫“清欢”,在心里有了永久的记忆,美美的藏着在那里。


年少时,简单无畏,中年时,随时光流逝,无奈的独在他乡劳累。到了暮年时,也许是平和朴素,疏淡闲逸。


人在繁华处,不知不觉就会想着清静是多么美好。想着想着,就会想到老屋门口、小河边和老屋依旧的那些故事。好想找一份宁静的生活,但于现实而言,却很难做到。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人生就是一场悲欢交加的盛大演出,无论是开心不开心,都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磨砺。人生也因为经历而斑斓,因为经历而变得睿智,这就是现实。

想要的却很难实现,现实却是这样无奈。不如静下心来,在烟火的气息中,过着自己现实想要的生活。


空闲时,在阳台上晒太阳种花草、一杯茶、一本书、一张椅简单的生活,看看书,听听雨声,或在屋后的树底下坐坐,不同地方就有不同风景,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让心去安宁。外面的世界繁华也好,心静则安宁。淡淡的,简简单单的生活,这才是清欢。

欢迎光临!

谢谢点赞!

文/罗谟辉

图/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