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的夜,袭一身兰青衫,一轮圆月鱼跃其上,皎洁冰爽,悠然的闲敲着一枚一枚眨眼的星子,舒缓的绽放着,云絮铺开花心,一层层的浪,一朵朵的藏,一叠叠的忙,抖散在苍穹的含笑里。


夜的妩媚,夜的温婉,在心中盛放出一隅幽静娇媚的风景,心韵被折叠成花事的絮语,花香满径,沁入贴身的露丝花边内衣,滴滴清香凝聚成花蕊里的金黄,手指轻触花尖,把滚落的香露掬在手心,把琉璃的月儿映在了指缝的正中央,如注的蜜香沾满衣裳,此时此夜,不道寻常,怀揣念想。

执笔画红尘,红尘最难描;执意守红尘,红尘却相忘。相忘于旦旦的誓言里,随着欲醉的心事沉淀在往事的酒杯里。盛邀绿柳,杨柳依依依黄昏,难却冬梅不在春。怎堪斜阳相瘦,语寄天涯情最真。风有情,月有意,水无痕,一字一句迷眼薰,不免有点‘新月恨其易沉,缺月恨其迟上’的忧思。


总想留住美好,把一份残缺凄美化作楚楚动人的圆满,让花的葳蕤招来蜂蝶蹁跹出期许的绿树花红,明丽清雅的素静,简约而又阑珊的诗意,多想告诉你:你是我的四月天,再别康桥的浪漫成了绝世的经典。

烟花月圆,落地成残,谁来相挽?地平线的两端,谁来携手相伴?回眸之间却隔海站成了岸,天涯相隔,小舟依然,荡舟的人儿换了容颜。花开花谢,种花的人儿守着四季的换,只是看花的人儿已渐行渐远,是巧合的擦肩还是前世的缘,抑或是命中的劫难?种种沉溺的旧伤至今也想不透看不穿。


月影相伴,花香弥漫,纷扰着明月千里寄相思的怀念,少不更事的脸被岁月涂抹成沧海桑田,裸露于心的伤感,衔接不上的断点,把衔泥的微燕遗落在红灯笼挂起的烟雨江南,滴落的细雨,满目荒凉,湖心里承载不了几许闲愁的辛酸,把精雕细琢的表情镶嵌在春日的相框里。

纷纷桃花绝音尘,斜阳晚照远人村。此刻孤独的写照,沉醉的觊觎偷瞄。日暮落晚霞,翠碧滴清音,何处赋梅红?


帘幕微垂,斜风飘洒,暖灯流柔,与花伴。望月,溶溶照;流水,水把月儿端;弄花,花语流芬芳。很想在这样的意境中赋诗饮酒,对月叙旧,痴问繁星为何伴月明?


雅舍青茗袅袅升,床前明月古来景。今古同月人不同,一样清辉几许情。望断天涯,数不尽的尘埃,堆满心湖的浮萍狂滥恣横,没有层次的错落在回忆的深处,割舍理不清,预留碍心明,许多的感慨难以从容。

我做了一个梦,这一梦一如黄粱般艰涩的咀嚼回味,好多种情景叫我有了伤感的借口,只愿长睡不愿醒,醒来都成空,弥散在黎明的微熹中。


梦里,我是一株睡莲,等待有心的人泛舟路过我的藕花深处,菡萏里有我前世的心,叶瓣上有我今生的真君,还有蜻蜓点水时带出的一笔水墨青纱,唯美的忧伤,惊鸿一瞥的薄翼沾染了夏日的急雨,湍急里我迷失了方向。


昏沉沉睡了千年的梦乡,等待莲池的宠爱,把我送到撑篙的小舟里,圆我今世的一段缘,梦醒,莲殆。恍惚中,我成了一枝梨花,浅笑含黄,洁白高雅,在草长莺飞的四月天,我是最美的新娘,我是一篇隽秀不朽的诗行,融在了文学的塔尖上熠熠放光。


不知不觉我随着季节的游走,我又成了淡淡的一丛小白杭,淡而不寡,清而不妖,雅而媚,柔而不娇,香而不腻,碎而不繁,重情而不滥情,我独属枫叶红彤的秋季,在晚霞落日的暮霭里,摇曳在东篱黄昏后,悠然面对着南山的葱绿,啜饮一份闲散的惬意。

我和挂在秧上的荚豆话着它们前尘的模样,今世的向往,和葫芦娃们谈起他们兄弟手足的感人故事。瓜熟蒂落,曲终离场,一个个被离落在人世的水酒风月场。


而我自己也在梅花姑娘坐在一叶洁白的雪舟里一身红妆泪溅万径人踪灭的古刹道旁,出嫁的当日凋零成殇。唢呐声声,声声离人泪,击碎了我短暂而又繁华的盛放,我的归宿最终是一场不悔的沉醉,沉落在人们的心海,飘在杯壁的四周,随着澄明的沸腾我结束了我今生最美的相逢。


随着一份寡淡的侵袭,在主人的晃荡里被扫地出局,一刹那,我心碎成泥,被碾碎在优雅女人的高跟鞋里,我就是黛玉葬花里的主角,荷锄葬了自己 飘零的花瓣,我注定只是自己的故事,凄美的开始,无言的结局,唯有花香一如故,心事与谁诉的悲叹。


于是我明白,花有开放日,人有墓志铭,虽说人与物不可一日而语,但却有等同的宿命,把一切看淡看轻,心自从容,我含恨隐匿在花土的厢苑旁,等待下次转世的沸腾。

梦醒时分,才知道四季的梅香未入我梦里的惆怅,也许一切皆有因缘,连做梦都有佛语的定数,虽说梅花绽放是一件寻常的景致,可她却为四季的轮回做了最好的注脚,空缺的美丽也少了圆满的情意,花好月不圆的残缺总让人有纠结的决绝,千年一梦,一梦千年,总也改变不了风烟的逆转,鸣一声心笛,美人难过岁月关,面对浩渺苍穹,英雄气也短,释然。

幸福只有一个伸手的距离,掬水映月也是一个心动的回忆,而最浪漫最贴切的就是那花香沾满衣,望月书佳句的意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