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不住是第几次来桂林了,又一次来到印象刘三姐演出大门口。

炎热夏季的黄昏,来看印象刘三姐演出的游客们从四面八方涌来!黄牛们也在兜售着自己手中的门票。


山那边西下的太阳留有一缕余光!

游完阳朔景区后,又一次来到了两江四湖核心景区的訾洲岛,这里有纪念裴行立开拓訾洲岛纪念亭。在看到这处风景的时候,激发了我写诗的心情,

于是我即兴写下了訾洲游记。

艳阳高照訾洲岛,

游客流连象鼻舟。

两江四湖核心地,

行立拓洲把亭修。

诚邀子厚撰亭记,

勒石为印耀千秋。

桂林从此名天下,

世人皆为甲而游。

唐宪宗元和十二年,御史中丞裴行立都督桂州二十七州州事,在此立亭开园,并邀宴柳州刺史柳宗元游宴,于是子厚就附上桂林赋一份,并称,观天下之奇山秀水,惟桂林之山水甲于天下。从此桂林山水甲天下之名便扬于天下!此乃子厚先生之大功一件。当时的裴行立是任桂州中丞御史,如果是任武陵刺史,而柳宗元被贬去的也是湘西,那他笔下写的就不是桂林山水甲天下了,而可能是武陵奇景甲天下了!但历史不能假设。所以现在靠旅游致富的桂林人,再应该感谢的就是柳宗元子厚先生了!是子厚先生的桂林山水甲天下!让所有天下人为之神往!真要是桂林山水和武陵山脉比起来,桂林山水也只能算个平平而已!

站在訾洲岛上,遥望对岸的象鼻山公园,游轮穿梭,对岸的游客人头攒动。

站在訾洲岛上,遥望对岸的风景,灼热的阳光直照射得人汗流浃背。

每走几步都是大汗淋漓,总想躲在竹林深处享受一下吹过来的凉风。

在一片树林下,坦胸露背的柳宗元,仰望着灼热的天空。

在訾洲岛公园入口处,有许多人造的景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