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26日,我回故乡看望父母返回兰州途中,随同4位乡傥(同乡人)用了大半天时间,游览了陕甘交界的关山草原,领略了其凉爽温润、草甸丰茂、森林茂密、绿茵似毯等内陆草原的自然风光,度过了凉爽快乐的一天,当天晚上驱车到宝鸡。

辛 平
2019年7月29日于兰州整理编写

  关山草原,位于陕西省宝鸡市陇县西南部,西邻甘肃天水市张家川回族自治县马鹿乡,面积104万亩,距宝鸡134公里、西安市300公里,距甘肃天水、平凉不足百公里,是西北内陆地区唯一的以高山草甸为主体的具有欧式风情的省级风景名胜区,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

  关山草原,荟萃了森林、草原、河流、山峦、峡谷等自然景观,纯朴自然又不失壮观,享有“小天山”之美誉。其地貌与中欧阿尔卑斯山相似。气候冬春无界,夏秋相连,有“关山六月寒凝霜” 的写照。

一、历史渊源
西周初年,秦人先祖非子就在汧渭之间为周王室饲牧养马,“马大蕃息”,功绩卓著,周孝王8年(前890)被封为食邑,建城于陇县牙科乡磨儿塬。

  公元前776年,秦襄公迁建汧邑,位于陇县东南乡郑家沟塬,公元前770年,襄公护送周王室东迁公元前776年,秦襄公迁建汧邑,位于陇县东南乡郑家沟塬,公元前770年,襄公护送周王室东迁洛邑,有功于周平王,被正式封为诸侯,汧邑成为秦国第一个都城持续到公元前762年,长达14年。

  秦人在陇山山地草原由畜牧业起步,完成了从游牧向农业民族的转变过程;也正是在千河平原建立了诸侯国,走向了关中平原,进而统一了全国。

  因此,可以说,陇山山地和千河流域是秦文化的发扬地之一,也是中华民族统一的汉文化形成的发源地之一。

  秦统一后,陇山千河之地虽成为一普通的州县,但仍为西北之门户,岩疆重地,系全秦之安危,被视为“咽喉呼吸之关,锁钥关键之固”的兵家必争之地。

  汉朝军力强大,作战军队由步兵转向骑兵为主,而当时的陇山地区,是汉王朝北扩前拥有的重要牧区,西域传入的良马佳驹在这里得以繁衍,满足了军事活动的需要。

  据说汉代时关山一带牧养的马匹达30多万匹。霍去病20岁第一次率万余精骑出击匈奴,就是过关山出陇西,沿祁连山直趋西北,长途奔袭,凯旋而归。

  盛唐之时,关山牧马业更为发达,朝廷设立了陇右牧马监,王候将相的私牧也多放养于此。

  1958年,陕西陇县建起了国营关山马场,引进吉尔吉斯母马,选用拉脱维亚公马进行杂交改良,培育出了“关中马”,使关山的马群重现汉唐马的外形特点。

二、景区特点
气候宜人。草原气温凉爽温润,是夏季避署休闲的好去处。据资料,关山春秋相连,冬季较长,年降雨量可达700mm。有诗“关山六月犹凝霜,野老三春不见花”之称。

  草甸丰茂。坡缓谷阔,山顶浑圆,山脊起伏,绿茵似毯,绵延广布,没有任何人为污染,水质清澈,空气清新。

  山势浑圆。峰丘、梁脊、宽谷、缓坡构建出景区的景观骨架;由连片的林木和草甸草地构成景区的景观主色调。

  地貌秀丽。山峦地貌景观虽无尖峰突兀之势,但倍有秀丽纯朴之风,既不同南部秦岭山地,也不同于周围黄土高原,被称之为“陇板满目皆千仞,唯有关山以秀媚”。

  河谷开阔。有柔和曲线之美,密林绵延尽显苍翠之色,绿草铺地呈送秀丽纯朴之风,溪流蛇曲,天蓝云白,景观层次分明,构图和谐,天然优美。

  森林茂盛。森林观赏层次丰富,仰视山顶绿树戴帽郁郁葱葱,俯视山峦林海绵延层峦叠翠,近视林中藤密灌旺空气清新。

  草原独特。草地集中于谷底山坡,连片分布,气势恢弘,驱马奔驰,草地漫步,席地小憩,妙不可言。

三、关山草原遊记
二十五年后,我又来到关山草原。
感觉景区大了,路宽了,房多了,人多了,车多了,一不留神,就堵車了。

  车出甘肃华亭县,过几道山梁,就进入陕西陇县境内,山骤然变得更绿,路显然变得更为平坦。

  仲夏三伏天,气温在三十多度徘徊,盘旋在汽车的滚滚热浪,己经被公路两旁的绿色蕴藏的凉爽驱散。

  一座座高山,如同扎根关山草原的綠色巨人,纹丝不动,拖住蓝天,朵朵白云落在山顶,又如蓝天赏给大山圣洁的帽子。

  车前进着,山远了,大片草坡由远而近映入眼帘,枣红色马群,黄色的牛群,洁白的羊群,如同天上洒落的红玛瑙、黄金甲、白珍珠,缀满草坡。

  一匹匹枣红马,在绿坡映衬下,全身油光发亮,个个膘肥体壮,显得更为骏美。

  一些爱好爬山的人,向草坡上走去,半坡上吃草的马群停下来,回头望着爬山的人,仿佛在想,那些地方我们己经去过……

  草地里的花儿和叶子上,五颜六色的蝴蝶飞舞,构成了一幅幅蝶恋花的绝美画卷。

  几匹小马驹,似乎自己不大愿意去吃草,不时地吸吮着母乳。

  远山的羊群,与落在山顶的白云交织在一起,云倦云舒时,睁大眼才能分得清楚。而几只奶羊,却并不好高骛远,温顺地在山下吃草。

  草坡上,几乎看不出裸露的地皮,如同铺就的诺大绿军毯,一直铺向远方……

  草坡上,远看,一片片绿毯绵延,近看,一朵朵小花盛开,把草地装饰的更为美丽。

  草坡上,树木参天,松柏叠加,如同蜿蜒曲折约秦汉長城,形成了呵护草原的一道道天然屏障。

  草坡上,狗尾巴草又密又高,一阵微风吹来,如一条条宠物狗的小尾巴,不停的随风摇摆,深情地向客人们示意。

草地里,野黄菊争奇斗艳,随风摇曳,千姿百态,一阵凉风掠过,花香沁人心脾。

  远处山顶上,竖起来一座现代通讯信号天线,传输着祖国大江南北乃至世界的声音。

  古帐营,是一座仿古营帐,陳设部分仿古兵器和室内设施。

  两排仿古营帐相向而建,路在中间。

  蒙古包,其风格、式样与呼伦贝尔大草原基本相似,可小了许多,许多。

  阳坡上的蒙古包,在蓝天、绿草、阳光的映衬下,如同洁白的窝牛,懒洋洋整体的爬在山坡上晒太阳。

  过了山梁,又见一大片蒙古包群,密密麻麻。与十多年曾前去过的内蒙乌兰察布四子王旗境内的葛根塔拉草原相比,不知稠密了多少!

  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穿越草原,一路向东,流向远方……

  山顶上,一匹大黑马,向着天边狂奔而去,使我又忆起锡林郭勒大草原蒙古青年赛马的场景。

  想必草原上并沒有路,而马、牛羊走多了,就会踏开许多小道。后来,人也走多了,才有了小路。

  两位牧马青年,坐在帐篷里,一直低头看着手机,似乎忘记了马在山坡吃草。

  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边马儿吃着草。

  沿小路走上山顶,有一索道,年轻人体味着空中飞人的刺激。

  俨然是一道坚不可催的长城!

  在草原中心地帶,有一延伸百米的烧烤园。小贩吆吆喝喝,车辆出出进进,游人挤挤攘攘。

  几个乡傥坐在敞篷篷下,一边观赏草原风光,一边喝茶聊天,不觉意夕阳挂在了山头。

  敞篷下,一块块羊排摊在烤炉上,大师傅不住地摇转着炉盘,鲜嫩的烤肉,是天热的原因,还是人们看风景顾不上的原因?却无人问津!

  碧绿葱茏、空气清心的草原上,敞蓬里摆上诸多烤肉滩子,烟熏火缭的,鼻子有点不舒服了……

  蓝天下,草原上的红房子,格外的鲜。

  绿中红,红中绿,大红大绿,在草原上显得协调美观。

  车从后沟调头,有一新建小镇,建筑以红色为主,白红相间,在湛蓝天色和四周碧綠草山的衬托下,小镇红楼群格外清晰。

  一路向西,不足四十公里,就进入甘肃天水境内。

  关山,是秦岭延伸山脉,是一处避署胜地!如果身体允许,纵览春夏秋冬之美景,不失为一大美事!!

  关山,是一道大汉关口,是一座历史丰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