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拉哈河里的歌

作者:鹿鸣军

朗诵:蓝色妖姬

      哈拉哈河里的歌 哈拉哈河啊!哈拉哈河。 你静静流淌在遥远的天边 你是带有鲜血乳汁的母亲河, 你奔腾的波涛声 是向人们 讲述那古老神奇的传说; 美丽的哈拉哈河啊 你那母亲般的怀抱里, 英勇的达尔滨少年安详的睡着。

哈拉哈河啊!哈拉哈河。 你是一条多情的河啊, 牧羊姑娘赶着牛羊和骆驼 依偎在你的身旁, 悠扬的歌声回荡在 玫瑰峰下的边关哨所。

哈拉哈河啊!哈拉哈河。 你是一条圣洁的相思河, 你眷恋的守望着三角山上那挺拔的相思树 你用纯洁的泪水书写了缠绵的爱情故事 就像军嫂向爱人诉说着无尽的思念 一条条写满情诗的相思飘带哟! 像翩翩飞舞在蓝天上自由洁白的云朵。

哈拉哈河啊!哈拉哈河。 你是一条伟大英勇的爱国河, 你用心血哺育了战士们勇敢坚强的品格, 你用涓涓的细流滋润着 茫茫的草原和荒凉的大漠, 你流过的大地变得生机勃勃。

川流不息的哈拉哈河素有“母亲河”之称。多少年来,在当地流传着一个生哈拉哈河漂流 动感人的传说。 很久很久以前,大兴安岭西麓摩天岭北部的五道沟东南山上,居住着几家猎户。有一天,各家的男人都进山去打猎,女人们在小村的周围拾柴或采药。有一个叫达尔滨的少年因骑马摔伤了脚,留在木房里照看不满周岁的弟弟。达尔滨正聚精会神地编著鸟笼,忽然间,有一只饿狼蹿进木房,叨起熟睡的婴儿就要逃窜。达尔滨一见,性急地大声呼喊“狼来啦!狼来啦!”然后不顾一切一瘸一拐地扑向那只狼。饿狼放下嘴里叨着的婴儿反扑过来,同达尔滨厮打在一起。达尔滨的呼喊、婴儿的哭声,唤回了猎户的妻子。但等她惊慌失措地跑回木房前,只见婴儿趴在地上哭;达尔滨满身是血,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狼已断气,身上多处刀口还在淌血,肚子上插着一把腰刀……  猎户的妻子把达尔滨抱在怀中,撕碎头巾为他包扎伤口。她大声地呼喊着他的名字,但达尔滨终究没有醒过来。猎户的妻子猛地想起来长者的一句话:人的奶汁可以让善良的人重新睁开双眼。于是她便把自己的乳汁一滴滴地挤在达尔滨的双眼上。奶汁顺着达尔滨的脸颊流到草地上。猎户的妻子就这样不停地挤呀挤呀,开始流出的是奶,后来流出的是血……最后她昏倒在草地上,但她仍把少年的头紧紧地搂在胸前。 不知过了多久,猎户的妻子被一阵阵“哗哗”的流水声唤醒。哈拉哈河 她睁开眼睛,发现一条波光粼粼的大河正静静地从身边流过。猎户告诉她,达尔滨终究没能睁开眼睛,但是她的诚心却感动了上天,把她挤出的奶汁变成了这条宽阔悠长的河流;达尔滨正被河水轻轻地托着漂向远方。这条奶汁汇成的河流,就是今天的哈拉哈河。千百年来,它一直湍流不息地流淌着,似乎是在向人们诉说着这个古老的传说。


1984年初夏 连长李相恩带队巡逻 突遇山洪 为救战友 他被哈拉哈河湍急的水流卷走 献出了年青的生命 妻子为寄托哀思 一捧土 一行泪 在哨所前种下了这棵樟子松 以后每逢丈夫的牺牲日 都会带着孩子 到哨所祭奠 从此官兵们称这棵树为”相思树”

整整33年 她每当看到茁壮成长的”相思树” 如同看到手握钢枪 站立在哨所前的丈夫 她默默的望着 不知流了多少相思泪 不知诉说了多少思念的话儿 连长你听到了吗 一生爱你 想你 日夜思念你的妻子 对你深情的诉说 连长你看到了吗 她是一位坚强的女人 你离她而去 孤独和痛苦 她揣在心里 她挺起腰杆 独自带大你留下的血脉 她知道 是军人就要做好牺牲的准备 是军人就有随时牺牲的可能 因为 她是军人的妻子

在我们离开哨所的一个月后 2010年9月她重病垂危 弥留之际立下遗嘱 把自己的骨灰 撒在哈拉哈河 陪伴丈夫一起守边关

现代的军人和军人的妻子及所有军人的父母亲人,为了祖国的和平与稳定默默无闻的奉献着自己的爱;让我们一起在八一建军节到来之际向他们表示最诚挚的祝福!感谢珺玲珑的感人故事和文笔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