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摄影范谈第21讲《风光摄影机位的优劣》中讨论了各种机位的特征。其中提到航拍作品以其特殊的视角能给读者带来与日常视觉不一般的感受,因而也可以给摄影作品带来新奇性。航拍如何实现呢?当然是要飞上天去。如何飞上天去则可分为载人航拍和无人航拍两种,而载人航拍也有固定翼飞机与直升机之分。我今天只讨论无人机摄影,而且只谈拍摄静态图片,不谈摄像,因为那又是一门大学问。


说起无人机,老法师们往往不屑一顾。原因不过以下几种:


1. 玩具。这小东西如何产生严肃的摄影作品?严肃的作品一定要出自严肃的器材,专业摄影师是一定是披挂整齐的。


2. 抖动。小小的无人机不断在抖动,图像都虚掉了。我连手持拍摄都觉得很不专业,何况是用一个抖动的平台?给三岁小孩玩玩还行。


3. 画质。那个小小的相机能有什么好画质?我平时对最新的索尼四千两百万像素全幅相机都不屑一顾,何况这玩具?只能贴个哈苏的标签给自己壮胆。


这些可能都是正确的理由,但是无人机摄影的批评者却往往忘记了一个我在摄影范谈第24讲《摄影的价值》中提到过的一个最基本的道理:读者赋予摄影作品的价值往往和技术与画质无关,否则那张三寸的《比利小子》早就应该扔进垃圾箱里去。昂贵的器材并不一定产生有价值的作品,是作者的艺术构思与相机所记录的人物/景象的独特性决定了一幅作品的价值。画质与技术无疑是摄影的要素之一,但是今天摄影的商业化却让它的重要性提升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那么无人机摄影有什么独特之处呢?


1. 高。不管你如何强词夺理,没有飞机你如何把相机升到天上去拍?除非你有一百米高的三脚架,即便如此,我敢保证它的抖动幅度不比无人机小。你的选择只有在地面上拍摄。岂不知世界的空间是三维的,放弃了一个维度(高度)就是放弃了无穷多的视角,更何况这都是日常不熟悉的新奇视角。


2. 便携。我用直升机,带着最高端的器材去拍摄才叫专业,这小儿科的玩意算什么。这样的看法也有它一定的道理。但是对不起,除非直升机是你家的,飞行员也是你家的奴隶,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因此你失去了绝大多数的拍摄机会。


我的第一架无人机是大疆Phantom 4 Pro,不久便换成了大疆“御”Mavic 2 Pro,原因就是便携性。现在的无人机只有相机大小,与我的相机在同一个背包里和平共处,可以带上乘坐任何班机去旅行。我可以完全根据构图的需要,随时决定相机的高度:是在地上或者天上拍摄,连半夜里醒来心血来潮也能去飞。带在身边的相机才永远是最好的相机。你能随身带个直升机吗?除非你是国家主席。


我在科罗拉多拍摄秋色。色彩很美,光色也很美。但我注意到湖上的波纹很特别,于是产生了创作灵感,拿出无人机居高临下地拍摄。这样的便利是任何手段都无法替代的。即便是直升机,也无法在不破坏水面纹理的情况下接近湖面。

3. 费用。一架载三个乘客的直升机飞行一小时的费用将近三千美元,人均一千,够每人买一架不太贵的无人机。这里的时间还包括飞去景点和返回的时间,真正的拍摄时间恐怕只有半小时。除非你是土豪,或者有土豪帮你支付,你注定是玩不起的。仅仅最近一次的冰岛之行,我的无人机飞行不下四十小时,靠直升机将是无法想象的费用。

4. 低。与直升机相比,无人机飞行高度有限制。美国航空管理局将无人机的飞行高度限制在120米,这样的高度与直升机无法相比。在某些拍摄条件下,比如野生动物摄影,需要一定的飞行高度才不会惊扰动物。但是低不一定全是缺点,比如无人机可以在10米的高度拍摄地面的细节,你用直升机去试试看?即使飞行员技术高超,直升机扬起的尘土就会马上把你淹没。

我来到冰岛著名的钻石海滩。这里游人如织,已经被人拍得烂不可烂。我没有丝毫拿出相机的愿望,唯有拿出无人机寻找新的视角。用了三块电池,飞行一个半小时之后我看到了一阵心型的浪花。于是我在十几米的飞行高度上,等到恰当的浪花按下快门。我想象不出还有什么手段能让我肆无忌惮、不计成本地细细寻找、慢慢等待,并且毫无被海浪卷走的危险。

5. 航程。直升机或者固定翼飞机可以飞很远,而无人机只能飞八公里,这往往是一个局限。但是这样的比较往往也不合逻辑:载人飞机一定要从机场加油起飞,而无人机则永远是从我身边起飞。难道我会蠢到只会去机场边上放无人机?更不用说那是违法的勾当。无人机摄影者早已经身处景点了。

6. 没有飞行员。往往飞行员就是导游。直升机的飞行员会直接带你去景点,事半功倍。无人机的“飞行员”就是摄影师本人,很可能要自己去找景点,费事。难道这对摄影创作是件坏事?当然也有让导游带到景点去飞无人机的摄影师,那就另当别论。直升机一定会有导游,无人机则让你有甩开导游的自由。没有自由的创作是自欺欺人。

我走过一片荒寂的河滩。别说导游,连只绵羊都不会来。我放起无人机,观察地面的纹理。半小时后,一条被矿物质染得金黄的水流吸引了我,于是我在十几米的高度,边飞边拍,以四张图片拼接成最终作品《上帝的丹青》。

下面谈谈画质,这是无人机摄影反对者最充分的理由。单从相机来说,无人机上配置的两千万像素的相机比起几代前高档单反相机的画质更加优越。难道人类的摄影史只有最近这几年?博物馆里的图片都是怎么产生的?今天最高档的相机过十年也是垃圾,是不是我们今天就应该放弃摄影呢?很多荒唐的逻辑在商业化的洪荒中被炒作得让很多摄影者觉得不再荒唐,变成了摄影创作的障碍,这是摄影的悲哀。最新的无人机在便携性和画质上已经达到了一个临界点,已经可以开始满足严肃的摄影创作需要了。

无人机摄影需要克服的大问题是动态模糊。无人机(还有任何飞机)是个动态的平台,它的抖动会造成动态模糊,这也是我们平时要用三脚架的主要原因。动态模糊是一个技术问题,需要技术去解决。那么我们如何去克服,至少去减弱它呢?

1. 防抖云台。今天摄影用的无人机都配备防抖云台,大大降低抖动而造成的模糊。大疆Mavic 2 Pro具有三轴机械防抖云台。虽说不是最尖端的防抖技术,但是在便携式的无人机上目前还没有更好的选择。要等防抖技术完全解决就像等待相机自动帮你摄影一样,会让你失去摄影的所有理由和乐趣。

这是我2018年在冰岛用大疆Phantom 4 Pro拍摄的一张图片,飞行高度几十米,风速30公里/小时左右。

注意地面作为栏杆的绳索,在1:1的放大的截图中依然清晰可见。

2. 增加快门速度。我一般使用的快门速度不会低于1/100秒。在没有防抖功能的情况下,手持相机拍摄的快门速度应该不低于1/焦距。大疆Mavic 2 Pro上28毫米的相机理论上用来手持的话,1/28秒的快门速度即可。用1/100秒的速度,加上防抖云台的作用,抖动的影响已经比较小了。

3. 尽量避免大风中飞行。我的座右铭是如果人都站不稳的话无人机一定不会稳,而且很可能被风吹得一去而不复返。该放弃的时候还是要知道放弃。

4. 后期处理。后期的锐化当然可以增加锐度,但是锐化过度会让画面变得生硬而不自然。然而今天的人工智能技术采取完全不同的方式,它通过对画面纹理的判断,将失去的细节根据它学到的知识“猜“出来、再补上去,而不是不分青红皂白地去锐化。对一张相机在三脚架上拍摄的高清晰度的图片来说,它的影响不大。但是对无人机经过动态模糊的图片来说,它的作用却可能是天壤之别。我常年利用人工智能技术作医学图像中人体器官的辨别,这两年我又经过很多实践用它来作摄影图像的处理,现在所有的作品都在某种程度上经过人工智能的后期处理。有些体会已经写在了新作《摄影范谈集》之中。在以后的写作中也会找机会逐渐讲解。

同样一张图片,1:1的局部截图,经过人工智能软件的锐化处理,绳索的清晰度又大大提高,地面的石子也清晰可见。今天即使将单反相机装在坚固的三脚架上,用24毫米的广角镜头,在30公里/小时的大风中去拍摄几十米之外的一根绳索,清晰度会高多少?

与其浪费时间去数毛,不如张开双臂,拥抱这个新的时代。我们这个时代永远不会完善,因为不等到它完善的时刻便已经是下一个不完善的时代,我们已经变得与时代毫无关系。不完善的无人机已经毫无疑问地可以成为一个严肃的摄影师的创作工具之一。那么无人机摄影还需要注意什么?


1. 无人机摄影也是摄影,不是玩物。它和其它摄影的区别仅仅在于“三脚架”的高度。没有光色,瞬间,构图的独特性,飞得再高还是高处拍的废片。往往见到摄影师在光色好时用单反架在三脚架上认认真真地拍,光色全无没事干时就放起无人机继续拍。三流的光色怎么产生一流的作品?


阴沉沉的天空是冰岛的家常便饭。要等日出日落的红云十有八九是枉费心机。这天晚上又是阴森森的乌云压顶,还是早早地休息吧。也许是上天有意的恩赐,半夜一觉醒来发觉天边竟有一抹红霞。急匆匆出去拍了一张,觉得构图不满意。为了不影响别人的休息,又走到离营地更远之处放起无人机,俯瞰整个山谷。等到半小时后电池费尽,光也正好消失。前后只有不到45分钟的光色。无人机的便利让我有机会拍摄这样壮丽的场景。

在这样的光比下,我为了不过曝而减曝一档,后期暗部至少提亮两到三档。用24张无人机图片拼接成两亿像素全景大图。

有人一定会嘀咕两亿像素没什么,图像全是虚的完全白搭!就让我们看看画面中部远处几公里处一小块的1:1截图。有多少三脚架上装的单反机能够把几公里远的景物拍得更清晰?

2. 无人机不是用来偷懒用的,它不可能替代摄影师身临其境对场景的感受,和由此而产生的创作灵感。见了景就飞过去只能让你拍到了,而不能拍好了。


3. 我在《风光摄影机位的优劣》中提到,对一个特定的场景,高机位不一定是最佳的选择。航拍(包括直升机和无人机)在有些场景可能是构图上最糟糕的选择。比如我们去航拍一座高耸的山峰,很可能因为缺乏前景而把它拍得平淡而缺乏纵深感,完全劳民伤财。还是老老实实地脚踏实地吧。相反一个空旷而没有起伏的地貌,站在地上放眼看去只是一条地平线。用无人机俯视则可能拍摄出很多大地的纹理。任何相机都是工具之一,而不是唯一的工具。


再平白无奇的水流,换一个视角,能让你看见上帝的手笔。难怪这叫“上帝的视角”。

4. 最后要强调的是关于无人机飞行各国有各国的法律,对高度限制,禁飞区需要搞清楚。为一张很可能是废片的片子去做牢可是不值得的。人多之处尽量避免在别人头顶上飞,徒增别人对摄影师的反感。




《摄影范谈》目录

 《摄影范谈》专栏目录

范朝亮,英文名John Fan,旅美自然风光摄影师。作品在国际摄影界屡获殊荣, 频繁发表在国内外出版物,在多个国际展览中展出,并被多家图片社收藏。他同时又是国际顶级在线摄影艺术画廊1x.com的策展人,美国摄影学会(PSA) PID 副主席,以及世界顶尖摄影创作团队 - 四光圈创始人之一。他的全部摄影作品收集在其个人网站:

 John Fan Photography

范朝亮著作【摄影范谈集】三周改变你的摄影观,2019年出版。

范朝亮著作【理性的灵动 - 大自然的摄影语言】叙述作者在摄影作品背后理性的思考和灵性的感知,于2017年元旦出版,入选2017年1月百道好书榜。第二版于2019年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