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同是北京的符号,最能体现古老北京的风格。别看我北京生北京长,可只能算半个北京人,所知甚少。这次和老同学约着去东四胡同博物馆,也想逛逛东四这片的老胡同。可天气太热,快晒晕了,只逛了一小段,算是“管中一窥”,略品东四胡同味儿。


我们约在美术馆附近的东四四条77号的胡同博物馆碰面,对这一带我不算陌生。早到了会儿,往北多走了几条胡同,有心去看看东四七条。因为七条79号曾是八一厂的一处宿舍,厂里有些熟识的叔叔阿姨家在那里,80年左右我去找过儿时好友小妮,对那个规整的四进四合院杂院及她家门前的小假山和院里的游廊印象很深,几十年过去了,仍然很有点儿情节。

乘6号地铁到东四站,一出来就看到东四北大街路西,隆福寺街的牌坊。


隆福寺街,以前热闹,商店铺子挺多,在国棉二厂上班的那几年常常和小姐妹们来隆福寺逛逛铺子,尝小吃。听说后来着过一次大火就再没热闹起来,现在靠大街一侧拆空了一大片,不知要盖什么。

东四头条6号,看起来这个大院维护的不错,不是群居的杂院。
沿着东四北大街东侧向北走
看到东四北大街上的”红都“,这可是个老店。前身是1956年由上海迁京的波纬、造寸、蓝天、雷蒙、鸿霞、万国、金泰7家服装店和中央办公厅附属加工厂合并组成的北京红都时装公司。
从东四四条西口向里看
东四五条口上这个大院的牌子是“北京市东城区人民防空办公室”
这也是个老店,在海外长大的孩子们从中文课本里都知道老北京的“馄饨候,年糕张,盛锡福的帽子......“
北京城现在也开始垃圾分类,试点厨余垃圾收取啦!这是生态经济、循环经济专业的大女儿每次回来很感兴趣的事情。
来到东西七条西口
要赶着和同学会面,没时间往里走了,留点念想,下次再来。

八一厂宿舍就是这个院!


网上查查,东四七条79号院是标准的四进四合院,有东、中、西三路。曾是大清朝辅国公载灿府和辅国公溥钊府;民国时,被阎锡山花重金买下,做了他的行宫;解放后成为八一电影制片厂宿舍。


问过曾住在这院多年的发小,他说:“现在归民政部,八十年代八一厂清退的那里的宿舍,在职职工搬回厂里,但还有几户当时已经退休的原八一厂职工住在那里,没有搬。我住在那里的时候小院很规整,标准的四进四合院,就是六十年代末挖防空洞也没有给小院的建筑带来什么破坏。1976年地震后,各家占地搭抗震棚,把院子的规制完全破坏,现在像一个迷宫一样。“

掉头往回走,到东四四条77号胡同博物馆和同学会和。
四条胡同西口的这栋二层小楼,应该有点故事。门上沿四个大字“恒昌瑞記”,下面一行可看到“照相 洋货”的字样,早年间应该是一家洋货行外带照相馆,现在里面住着多户人家。
东四四条西口83号,有块牌子“宝泉局东作厂”回来查查这是清代造币厂。那些“康熙通宝,乾隆通宝”等等清代铜币,就是从这个院子铸造出来的吧?
胡同的墙面和院门,显然是近期维修过了。
东四四条77号,东四胡同博物馆,是个三进四合院儿,据说这里之前是东四派出所所在地。
大门里的影壁, 通第一进院落的月亮门。
通过现代多媒体手段还原东四胡同市井生活动态,表现胡同里的四季景色交替。想法还不错。
一道亮晶晶的半弧跨越二门,从一进院到二进院,显得突兀,难理解这现代元素的意思。

透明瓦片,也是现代元素。原意是伴随传统音乐声起,让人们感觉进入历史回廊。还是看不懂。

第二进院落
隔壁院子挂果的石榴枝子爬过墙来
院子里的核桃、枣子、石榴树......
我这老同学的爷爷奶奶家就是个四合院,我们上大学时还去过,她到这里一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吧!
第三进院里放了个闪亮亮的球,和老四合院有啥关系?
我不太理解院子中这些亮晶晶的现代装饰,也许立意是好的,但让人觉得不伦不类。
东四居民捐赠的老物件,旧时的砖雕、木雕......
博物馆东厢房还有一位居民捐赠的三进四合院的模型
哈,久违的凤凰、永久自行车。
我家就有这么一辆永久牌二八加重自行车,当年还骑去过插队的大兴鹿圈常庄子村。
墙上的标语有年头了
从二门向里一直看到第三进院子尽头

老北京记忆中的东四牌楼,元代叫“十字街", 1954年东四牌楼被彻底拆除。


“以前,牌楼是北京的名胜景观,有东四牌楼、西四牌楼,还有坐落在前门箭楼南面的五牌楼。东四牌楼与西四牌楼一样,是由东西南北四座牌楼组成的,这四座牌楼在十字路口形成一个“口”字,现在说的东四,应该是东四牌楼的简称。当时房屋矮小,牌楼就显得巍峨高大。每个牌楼有三个出入口,中间走汽车、电车;两边走洋车、自行车,在四牌楼附近有许多大商号,显得非常热闹...... "

人艺老演员的演出 - 老胡同里的叫卖声,视频是85年的版本,1983年的春晚上演出过。随着老人家们离我们远去,只留下影像的记忆喽!


这次只走了东四一小段,听说除了东四北大街一带的东四胡同博物馆,还有东四南大街一带的史家胡同博物馆,北京的胡同里的故事多多,下次回来再到那里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