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光是太阳风暴吹来的高能带电粒子在地球磁场的作用下与地球高空大气层中的原子和分子高速碰撞所激发的辉光现象。

这种大气层发光现象常见于地球南北极地区,分别被称之为南极光和北极光。

在我们的直觉中,极光应分别集中发生在地球的南北磁极点上空,但事实却不是这样,因为根据现代科学家们的研究推测,磁极点是由地球内部的地核与地幔相对运动所形成的,其真正的磁极点在深深的地幔之下,其磁场产生的相对较密集的磁力线在两极的地壳表面及上空已发散为一个巨大的漏斗状,因此当外太空的高能带电粒子沿着这种磁场分布冲入地球大气层时不是分别集中于地球表面的南北磁极点上,而是分别集中在以地表南北磁纬67度(不等同于地理纬度)附近的环状区域内。如果在极光频发期从太空观察地球就可看到在其两极分别存在着一个大体以地表磁极点为圆心,直径约为4000千米左右的闪烁飘忽的极光环。在这个光环围绕的区域内,极光出现的机会反而少得多。

在北半球,北极光区域大体经过阿拉斯加、北加拿大、西伯利亚、格陵兰、冰岛、挪威北海岸等地;在南半球,南极光区域大体经过南极州大陆腹地与新西兰南端之间的海域。

加拿大西北地区的耶鲁奈夫(Yellowknife汉语意译为"黄刀")座落于该国第二大淡水湖---大奴湖北岸,该城市中心的地理坐标为北纬62度30分、西经114度29分,正好处在北极光区域带内,加上周边地势平坦视野开阔,每年平均有200天左右可能出现北极光(这其中包括了极昼、多云、阴雨、风雪天气,因此人们实际能见极光的天数要少于这个天数),被誉之为"北美极光之都"。

(注:该幅图片为转载网络上的太空拍摄极光图片。在本美篇中除该图片外的所有图片均为作者所摄。)

我们为一睹北极光的神秘芳容,在一个隆冬季节,从温哥华乘四个多小时的飞机直奔耶鲁奈夫(以下均简称为耶镇)。

图为从空中俯瞰冰雪覆盖的极地大平原针叶林地貌。

俯瞰冰封的大奴湖。

飞机降落于耶镇极地机场。在温市出发前,我们自以为对极地的严寒已作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和物资准备,但当我们一走出机舱门,立即感到我们太小看了极地严寒的厉害,我们裸露的脸上像针刺,身上穿的厚厚的羽绒服单薄得就像件单衣!

该机场的候机楼很袖珍,只相当于我国内地的一个长途汽车站的规模。

图为耶镇沿大奴湖畔的一部分。耶镇常居市民19000多人,镇内主要街道步行约半小时可走完。该镇与外界的交通方式主要是公路和空运,在夏季可通湖面航运。

耶镇虽小但地位很重要,它是加国西北地区的行政首府所在地,是加国落基山脉以东大平原的国家公路网的最北端点,是加国北极地区诸多军事设施和科考站点的人员物资的重要集散地。

该地主要产业有湖区渔业、多种矿产、极地运输、极地旅游、金融保险等,其中该地开采的钻石年产量已占全世界钻石年产量的五分之一,因此又被誉之为"北美钻石之都"。

耶镇中心广场。

耶镇的民居。

本地开采的黄金矿石。

本地开采的锑矿石和铁矿石。

本地开采的粉色水晶石。

本地开采的包含有钻石原石的金伯利岩。

雪地摩托,这是很受青年人喜欢的雪地交通工具。

图为当地的雪橇犬。它们是阿拉斯加雪橇犬和德国牧羊犬的混血种,兼备了听训守纪、忠实勇敢和力大持久的优良素质。十几条这种雪橇犬拖着七八百千克的载重雪撬,在崎岖不平的林间小道上,可以平均十五公里的时速连续奔跑一小时左右。主人为保持它们的强壮体力,喂给的日常狗粮居然是从大奴湖中捕捞的商业价值不大的新鲜杂鱼。这些狗拉雪橇主要承担着在没有公路的极地雪原上的零担运输任务。尽管现在已有雪地摩托和雪地载重汽车,但在被厚厚的的冰雪所覆盖的复杂地形上,这些雪橇犬凭借本能可有效迴避自然界的险境和害兽的袭击,其安全性和经济性相对显得更突出一些。

晚间我们就是乘坐这类的狗拉雪橇,在朦胧的星光下,穿行于雪地丛林间,奔赴远离城市灯火的无人旷野,去寻找我们心中向往的北极光。这种雪撬可沒有什么减震系统,一路上经过硬软不一高低不平的冰雪路面,颠得我们屁股生痛!那时最耽心是娇气的相机,只得将它紧紧地抱在怀中,生怕它被颠傻了!

这是当地时间上午十一点四十分的太阳,整个白天太阳离地平线的最高高度仅限于这个水平。因空气中弥漫着大量细微的冰晶,在太阳两边出现了一对幻日。

外界通往耶镇的公路,路面已被厚厚的冰雪覆盖。

近观被冰雪覆盖的极地针叶林。

冰封的大奴湖湖面,这时的湖面上可以直接行驶十五吨左右的载重汽车。

在冰封的湖面上滑雪健身的人们。

湖畔小屋,右边那个圆锥状的兽皮毡房是特意保留下来的本地因纽特人曾经的生活住房,它的顶部是可以打开的,便于屋内生火时浓烟的排放。因纽特人是生活在北美极地区域的爱斯基摩人,在人类学分类上属蒙古人种,具有东亚民族的外貌和肤色特征。

因纽特渔民手持工具开始了冰上捕鱼作业。

这时的气温是零下三十六摄氏度,从冰窟隆里网上来的活鱼只几秒种就被冻僵硬了。

这位女士手捧的一条鱼离水不过几分钟,已冻得硬邦邦的。她脸上像白胡须样的东西是呼出的热气凝结在几根长发上所形成的霜。

这位男士将一杯热水洒向空中,瞬间变成了细微的冰碴飘落地面。

这位来自台湾的女士,不知低温环境的厉害,为了在镜头中留下完美的身影,居然不听旁人劝告,当场脱去了外穿防寒服,前后总共不到两分钟时间,她脸和手就被冻伤,浑身被冻得生痛,不得不赶紧送到当地医院进行医治!

这是本美篇作者身著全套的极地专业防寒行头在户外进行拍摄作业。

耶镇街道的夜景。

观看极光一般安排在当地时间晚间九点至凌晨三点这个时段,这也是一天中极地气温最低的时段,我们在耶镇的那段时间,晚间的气温低达零下四十六摄氏度!

极光一般出现在离地面100千米至500千米的高度范围内,也有的甚至会出现在1000千米左右的高度。

极光的其基本形态约为五大类:一是底边整齐微微弯曲的圆弧状极光;二是有弯曲折皱的飘带状极光;三是如云朵般的块片状极光;四是如面纱般的帐幔状极光;五是沿地磁力线方向的射线状极光。这五大类型的不同组合形成了远超人们想象的千恣百态。

极光的亮度变化相当大,弱时仅仅为银河般的亮度,强时几乎可达满月的亮度。

极光的颜色多种多样,一般呈绿、红、黄、白、蓝、紫等。

极光的幅员广狭不定,时而在地平线附近如丝如缕、如云如烟,时而布满天穹如龙蛇腾跃、如旌旗漫卷。

当极光出现时其形态隐显、亮度变化、颜色组合、幅员大小都处于不断变化中,其速率快则以秒计,慢则以分计这种在深蓝的天幕下展现出的恢宏、神秘、妖艳、诡异、震撼的宇宙电光秀,将令所有的文字行容都显得苍白无力!

下列图片是作者择其当时所摄图片中有限的几幅,由于本作者水平有限,极可能相对于现场实景是挂一漏万,敬请见谅。

图为极光初显之时。

如同林间升腾的巨大绿色火焰。

有情的极光变幻成了充满天际的"心"。

多彩的极光。

轻纱漫舞。

绿色旋风。

为了随时捕捉随时出现的北极光镜头,作者有次在酷寒的户外连续守候和拍摄了五十分钟左右的时间,不得不暂回附近温暖的小木屋内休息一会,想不到一时间竟冻得说不出一句话完整的话了!直到吃了一大块巧克力并喝下一碗加热的肉汤后才开始缓过劲来。

图为作者刚从室外进入小木屋时的窘态。

在随后的时间里,摄友们协商釆取了在户外轮流值守的方式,每次只派一人在户外,每次在户外连续值守的时间尽量不超过二十分钟,一旦发现极光出现的迹象,立即告知在室内暂歇的其他摄友出来拍摄,如此这般,才有效地保证了大伙在接连几个晚间的拍摄活动顺利进行。

如梦如幻。

无题⋯⋯

想不到在凌晨两点时分,还有一辆大货车亮着大灯从这路边经过,这时我的相机正对夜空进行长时间曝光,幸好当时是背向车灯,否则这张照片就立马废了,事后一看,这片灯光竟为全图增添了一丝难得的暖意!


我们在耶镇活动了四天三夜,有两个夜晚亲眼看到了北极光,据当地人介绍,英国的查尔斯王子曾在耶镇视察了一周,也无缘与极光见一次面,看来我们比高贵的王子更有眼福了! 我们满怀着的冰雪极地的深刻印象告别了耶镇!

我明知时光不能倒流,但不妨碍记忆的回放!

我希望这如梦如幻的时光不仅限于己所独享,于是试作了这部美篇,希望给各位友人带来愉悦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