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摄影:远方的林等

出镜:若水

文篇创设:夜海独行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良辰美景奈何天,

便赏心乐事谁家院?

朝飞暮卷,

云霞翠轩,

雨丝风片,

烟波画船。

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牡丹亭》(代题记)




*




每个人的心目中,都有一个江南。

而我心中的江南是留在久远的童年,明晰记得是那吱呀吱呀作响的小船,是那穿着蓝布衫唱着歌儿的船娘……

许多年过去,过往的一切仍在眼前。



*




今天巧遇这一袭青花罗衫,于是把我的思绪拉扯得很远很远:

曾经散发着零食香味儿的那些个青石板的小街小巷;

曾经濯水玩耍的那些个清澈见底的池塘……



*




这个旧的门槛,当时可是要我踮着脚尖才能够勉强坐下的。

傍晚时分总是借着夕阳,托着腮帮,等待着辛劳一天的爹娘归家。

今天我又坐在这里,迷离中却是他们老去的背影。



*




邻家花园的花墙,当时显得是那么那么高啊!

与童年的小伙伴们,经常在这里捉迷藏,淘气的玩耍乐不思归,经常要等到妈妈一次又一次叫喊催促着才回家。

根本感觉不到被蚊虫叮咬出的大包,内心里总是美滋滋的。



*




隔着花窗,闻到饭菜的香味飘散袭来,就知道是有人家又在宴客了。

于是和小伙伴们一起,爬上摇摆作响的阁楼扶梯,围观着这不经常有的热闹。

这个肯定是新娘啊,那新郎又在哪里呢?



*




没等到这个疑惑解开,一阵羞红却热热地爬上了我自己的脸庞。

看到别人的席终人散,怎么自己的心里顿时升出一种怪怪的失落感?

而妈妈的竹尺这个时候追过来了,怎么着也要把我赶回到书桌旁。



*




记忆中童年的读书时光,是我数着光影变化的窗棂格子,一天一天、一年一年地数着过来的。

仿佛特别特别漫长。

面前摆着书本,而心却随着竹林沙沙作响不知去向了何方……



*




坐在屋里的书桌前,抬头望着屋檐的雨滴,心或早已随着一柄油纸伞,漫步在悠长悠长的雨巷。

却见那人突然回头,怎么竟会是我的模样?

心中一阵狂跳不止,又被漫天飘飘洒洒的雨雾淹没了下来。



*




或是会莫名其妙地惦记着东墙下面,属于我的那些花儿。

她们就在那里,默默地以顽强的生命静静生长,我甚至叫不出他们的名字。

但正是她们以无声的美丽,伴随和充满着我年幼时狭小局促的几乎全部时空。



*




感谢她们那卑微中的灿烂陪伴,给了我幼小心灵以春天的梦想。

又回到东墙下,我亲手种下的那花儿依然生机勃发、藤蔓绵长,散发着曾经令我熟悉和陶醉的芳香。

那时的我一直在遥想的是:墙外的那个世界,究竟会是什么样?




*




如今我游历四方,又回到这里了。

引导我来到这东墙下的,却是一曲凄凉哀婉的《皂罗袍》。

童年时耳熟能详却不解其意的这一段歌词,不由让今天的我心生感叹:人生短暂,去日不再,“良辰美景奈何天!”



*




走过熟悉中的陌生,我的江南已是另一个模样。

被岁月的沧桑侵蚀,工业化遗存斑驳陆离,已然难寻儿时的记忆。

也难得再遇见漫天的雨丝,拉扯着那些纵横交错、仿佛永远也走不出的阡陌小巷。



*




你在哪里?我儿时记忆中那位轻歌曼语的船娘。

你们又在哪里?我旧日一同嬉戏耍闹的那些个伙伴。

那场梦一般迷离的往事,有没有可能重来一次?



*




如果假以时光,我真会期待那简单、质朴、纯真无邪的童年倒流而至。

即使它清贫而粗陋。

它也是仙美如同梦幻,曼妙如青花一般闪耀着这个民族独有的无与伦比的光泽。



*




其实,没有什么值得遗憾的。

我的遥想和怀念正如同这青花,穿越时光来自内心最深处的那份爱与依恋。

只要我选择快乐向前,她们将同这小河、这苑囿、这街道、这软语、这竹林、这清风一起,时时刻刻,与我同在。




【后记】


在这岭南街市游走中,不期路遇一个江南老宅子,流连忘返在它的后花园,却激发了我的江南一梦。

一切遥远却似曾相识,来自我的童年。


那天我正好身着一件青花旗袍。

莫不是冥冥之中的巧安排?


本篇音乐《醉红颜》。

感谢伙伴们冒着39度高温的一路陪伴,和摄影师的辛苦!

感谢夜海独行老师提供的江南图片,和作品的绝妙创意!

谢谢你们,谢谢你们的辛苦付出!

期待再见你,我的江南……




——若水,己亥盛夏于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