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二伏头天,酷暑当道,闷热难耐, 蝉噪人愈烦,眼前不由浮现出新滨公园“一池荷叶,菡萏娇红,杨柳青青”的旖旎风光,心略静,凉意顿生,可谓心静自然凉。于是查看相册,越看越喜欢,昔日拍照所经所感涌现脑海……今早起念,决定制作一关于荷花的美篇,希望打开时,能给自己带来一丝清凉,唤起一份美好。

6月21日,彼时荷花多含苞待放,点缀于田田荷叶间,浑浊的池水在红菏翠盖绿柳的映衬下竟然给人一种碧波微漾的感觉,新滨公园也因了那一池水才灵动起来。

  6月27日清早,一时兴起,便骑赴新滨公园,荷风送爽,荷香隐隐,十分惬意。

荷花已开了许多,各有各的姿态,我看看这朵很美,看看那朵也很美,索性绕池趁兴而行,任自己迷失其中。

图6充满俏皮的动感,两个花瓣像两只舞动的玉手,见之不禁伸出双手比划一番。图7则如两个粉红佳人,温和清静,所谓花开见佛性,大抵如是吧。

  7月6日上午,雨中,一个人,一池荷,看雨,赏荷,发呆……时光静谧而美好。

  荷花袅娜多姿,盈水凝珠,娇艳欲语,如刚出浴的美人,真正的出水芙蓉!

  都道荷花美,谁知芳心苦?

  最喜池荷跳雨,急雨敲打荷叶,雨珠跳上跳下,犹如断了线的珍珠,恍然有种“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的美妙。

雨水初落荷叶上,先碎成小粒的珍珠,继而又聚成一颗大的,聚聚散散,越来越大,碧绿的叶心犹如汇聚了一窝水银。当风吹过,或荷叶无法承受雨珠的重量,微微一倾斜,水珠就倏地泻入池中。有时还会欣赏到微型二跌瀑,甚或三跌瀑的景象。

  红荷从挨挨挤挤的碧叶中冒出来,透着一丝可爱。

  伞下荷叶,光影魔力。

  7月6日晚因忧心想念儿子而失眠,夜里下起了雨,心情随着雨敲窗的声音起起伏伏,听雨,念物,思人……次日临晨三点左右才入睡。睡梦中见到了母亲,她还是年轻时的模样,笑意盈盈地跟我唠家常,告诉我要好好生活,而我则躺在母亲的怀里,贪婪地吸着母亲好闻的体香,像个孩子般睡着了……醒来后,感觉身上依然留有母亲的温度,母亲真的来过……

因为母亲,心情好转,雨停后,寻花至滨州学院。荷花零星地开着几朵,别样娇红。

  柳色池中绿,荷花镜里香。

  水墨倒影

  风过,吹皱一池水,荷叶凌波飘动,荷花随风摇曳,好似凌波仙子翩翩舞,美得令人窒息,全然忘记了周遭的一切,回去后看视频,还奇怪里面的嘶鸣声是什么?却原来是蝉鸣,细听,还间有鸟声,正是:“荷叶萦波红蕖鲜,荷风送香人陶醉。蝉鸣嘶嘶浑不觉,隔屏暗问何其似。喜闻鸟鸣间其中,恍悟已是画中人。”

  7月11日早,在新滨公园遇到多位摄影大咖,长枪短炮齐上阵,我以为爱荷者众,走近才知有几位专为拍鸟而来。等待鸟儿临幸的确是件辛苦事,有时半天,甚至一天都未必能等着,需要极大的耐心,个人认为拍鸟爱好者除了对拍鸟有浓厚的兴趣外,还得对天气、鸟的习性等有所了解,当然摄影技术必须是过硬的。

  今日大暑,早上下了一阵雨,送孩子后转道新滨公园。十日不见,荷叶见枯,莲蓬已然多于荷花了,不由感叹:人情正苦暑,物怎已惊秋?

  蜻蜓上下鱼东西,蜂儿穿花恋娇蕊。

  人们多赞美荷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高洁品格,赞美荷叶默默奉献的精神,而我却更喜欢荷花“香远益清”的温和恬淡,以及“卷舒开合任天真”的纯粹自在,看着荷花绿肥、红肥,心里不觉就会滋生一份宁静和坦然。

  

  新滨公园的池荷没有“十里荷花”的旷远,却不失“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蓬勃;不能扁舟荷下采莲蓬,却可移步观曲岸风荷,赏“池花对影落”……七月,赏荷最佳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