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镜:安然

文字:清风


当夜晚降临时,风悄然拂起,“数片残红到槛前”,捡拾起,不觉间浓了多少微雨情怀?

想来,这红尘里,光阴尽是催促,而人之情感,总会有深深浅浅,或搁浅。或掩埋。

那情愫,那曾经,犹如这十月盛开的青梅,醉香迷人;又如这烟雨,打湿了一帘幽梦,淡淡薄烟萦绕在那亭阁水榭间。有谁知,就这么一笔,惊艳了无限的年华,又锁伤了她的一枕胭脂泪。

浅浅辗转间,那些碎碎的念,总会被不小心吹落在院深处,轻轻的掩埋;青石板的小径,刻画着依稀过往,纵使无缘似也无悔。回眸处,那笔下的风景已漫过心房,刚好,多了几分浓浓诗意的缱绻。

光阴静处,独饮一杯千年的孤寂;深宫遗梦,道不尽的醉人相思。那延伸在气息间的片片孤清,随风,傲立成一枝疏影横斜,悄然无声的立于尘陌间。任岁月风蚀,任这世间的繁华笙歌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