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中的旗袍女子属于民国摇拽的女子,上海不失风情的女子,落英,缤纷,水墨,兰花瓷,花间……各色的布料,还有古典盘扣,制作成雅致,精美的旗袍,静逸的长款,温婉的短款,穿着起来每每一件都成为一件艺术品。 旗袍女子在烟雨蒙蒙的江南 ,走在青石巷中,打一把油伞 ,看雨水沿着伞滑落的样子,感受滴答滴答雨水玉盘的脆响,走走停停,怀揣着少女的 心事 ,迷离的眼神,被烟雨氤氲着。 或许是在阳光暮暮,水悠悠的四月,桃花正是逃之夭夭灼灼,灼灼其华的样子,拿一把古典手工扇,婷婷袅袅漫步在桃花园,精致的妆容,美丽的发髻,合体的旗袍,含羞带笑的回眸,惊醒了前世的杯樽,孤单了行程,优雅了千年的历史。 或许是在午后的书房,点了淡淡的紫丁花香,古色古香的桌椅,雕花的窗棂,暗合了旗袍女子的心境,打开线装的唐诗宋词…… 优雅的走出前年历史,这朵旧世的琼花,是在徐徐绽放,还是被抖落在历史的衣橱,简化了身体的起伏,坐下来百媚丛生,站起来亭亭玉立。 当经历了尘世的喧闹,绽放的嫣然,恢复了田园风光,是否还记得如花的精致